香港眾志的政治智慧

螢幕快照 2016-04-15 上午6.06.24

 

香港眾志成立以來,大小風波不斷。作為一名普遍市民,只感到這個政黨比民主黨更離地,比新思維更「中間」。

我必須承認,因為曾經把錢「撥過出去」,以及把幾包檸檬茶「撥過出去」,而對香港眾志是有點期望的。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峰說過,他們去年七月就已經開始「埋班」。而Demosisto.hk早已於今年二月註冊。前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也直言:「諗下都知唔會冇reg網站啦。」顯然,他們並不在乎 .com 及 .com.hk 兩個域名。當有其他人把這兩個域名註冊後,黃之峰卻直指有人冒認他們開網站。本來小事一樁,自由市場之下,想買回域名便直接去跟擁有者洽談。結果,網民吃足一星期花生後,卻走出兩名自告奮勇的「前學民」和「非香港眾志黨員」代表香港眾志洽談,臨門一腳更以超乎常人所能理解之方式及惡劣態度破壞了這單早已談好,價值港幣300元之商業交易。

今年三月,香港眾志副主席黎汶洛回應網絡名人「高登天后 King Jer」批評其語文水平時,曾指出「至於能否勝任立法會議員的問題,我希望大家明白,假若未來我有幸進入議會,我不是只有一個人,而是選民把一整支新世代隊伍送進去了。」

然而,這支「新世代隊伍」的創黨宣言一出,其語文能力之低下,即引來大眾嘩然。當中一句「雨傘過後」更不單是語文能力問題,「革命」他們當然不敢說,「運動」是黃之峰等人一向的說法。究竟是少寫兩個字會顯得比較高尚?還是現在連「運動」也不敢說?

香港眾志於四月十一日發表一篇《創黨記者會 提問小補充》,當中一句「香港眾志有信心可以重新構築『希望政治』的抗爭文化」更令人摸不著頭腦,構築一詞是日文漢字,雖然在中文詞典也能查到,但在香港一直比較少用,這也是小事。我才疏學淺,「『希望政治』的抗爭文化」究竟是什麼?

作為一名普通市民,為了向羅黎黃周等人學習,我只能求問google。結果,「希望政治」一詞只在一篇國際評論文章出現過,我只能憑空猜測是「希望政治」是politics of despair(絕望政治)的反義。

政治文宣,我一直以為是要簡明精確,容易入屋。原來拋書包顯得有型有理想才是正道。

敢問香港眾志:

你城的politics of hope / politics of despair跟英國有何可比之處?(抱歉,我的家是香港,不叫我城,城城城你老_咩?你究竟城邦定係建國?一係叫我省或者我特區啦?哦,我知,十年後公投嘛,咁我如果有命,到時再問你啦!)

「希望政治」的抗爭文化跟「絕望政治」的抗爭文化如何界定?兩者又有何不同?香港今天的抗爭文化有可不何或不足,而需要被你們重新建構?

高唱今天我是否「希望政治」的抗爭文化的一種?

「誠信」是香港眾志常掛在嘴邊的二個字。然而,一個四月正式成立的政黨,其副主席卻於2月28日舉行之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極其高調為公民黨楊岳橋助選,更不停踮腳入鏡搏上報,我倒懷疑此人誠信何在。香港眾志是公民黨的梯隊?搏上鏡就是唯一目的?還是一句個人身份就能解釋一切?

於創黨記者會,叫政壇前輩及名人拿著黎汶洛肖像拍照很有趣嗎?真心的說,我對於這種個人崇拜感到非常噁心。不過,黎生覺得High 就好‧‧‧(誤)

反思過後,我倒是覺得自己對一個稱呼中共政權為「天朝」之政黨期望過高。究竟是大陸潮語寫入創黨宣言之中是很有型的一件事,抑或這是你們對中共政府的真正敬意?

不過,寫錯黨員名字、處事粗疏、學歷不高、語文能力低劣、不懂Paypal設定之政黨政客在香港政壇俯拾皆是,更是大多數。所以,我依然深信香港眾志發展下去,在9月之立法會選舉必能大勝,五席不是夢。曾經,他們是被時代選中的細路;今天,也許他們只是打回原形的成人(或者政_)。

 

作者:甘頤

自私的香港人,選你你幫我搞掂哂最好。可惜,幾十歲人依然唔化。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1352
Date: 2016-04-15 06:08:58
Generated at: 2019-09-18 10:06:0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4/15/131352/香港眾志的政治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