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我見過中大counsellor,我真係見過

 

今年一單單學生自殺嘅新聞,令我城再添幾分鬱悶嘅愁緒。
作為一個中大老鬼,見到一個又一個師弟妹了結生命,我唔知自己可以做d乜。
但係古語有云:「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或者我可以做嘅,就係分享(唔係「捐」)自己嘅故事。一個平凡人嘅故事。
篇野長到一個點,無心機溫書做paper就睇下啦。

Year 3嘅某個下晝,我因為壓力瀕臨爆煲,終於走咗上Franklin二樓,約見中大嘅counsellor…

 

小時了了

故事應該由細個講起。
由小學到中學,我年年都係精英班,次次考試全級10名以內。
中學入到間Band 1英中,算係地區名校。每年結業禮總會出現我個名,唔係全級頭三名就係學科獎。當時,我係全校老師公認嘅品學兼優生(我自己都覺得係)。

中四五嗰陣,無話特別努力,會考都係隨遇而安,點知考完出黎,原來咁就5A1B,只差一點點就做到人人稱羨嘅典型高登仔。
唔係串,只係考過就知,CE其實真係好鬼易 /__\

上到Form 6,7,以為自己好醒,去勻3大global business嘅admission talk。但係讀完中化「人生的意義」,漸漸唔明自己做緊乜,個人好迷失,讀書越來越無心機。但係自信心仍然離地,覺得AL考天才都過到骨。
結果A level喺冇操過一份past paper,近乎裸考嘅情況下,我就全科降兩個grade地,揸住2C3D碌入咗中大四大chur系(當時唔知中伏sosad)之一嘅…Computer Science。

好喇,利申完。
然後,我嘅惡夢才剛剛開始…

 

大未必佳

講真,喺JUPAS改choice之前,CS都唔係我嘅A1。
但係Form 4, 5讀過CIT,所有校內試由頭帶到落尾,會考輕鬆奪A,咁咪諗住讀CS無死囉。 AL咁嘅grade都無咩科好揀啦。

Year 1都叫做handle到,但係一上到Year 2,我就即刻露底了。
讀CS嘅都知,Year 2有幾科出名chur到核爆兼絕對會kill人嘅major required。
Week 1講嘅野,我已經完全追唔上。同時,我發覺CS對我越來越無意義。
我無辦法好似其他同學咁,將雙手當作自己嘅老婆,日夜喺個mon面前燃燒青春。 (i mean 佢地dup code dup到天昏地暗)
我唔想寫program寫一世。

後來,心諗「既然都聽唔明啦」,所以上親lecture都揀後排角位,一坐低就搵周公。
雖然ERB LT都幾好訓,但我嘅思路好快由「聽書不如訓覺」進化到「既然要訓點解唔返宿訓」嘅地步。
於是我嘅地獄式瘋狂走堂生涯正式開始,喪走所有major堂,free-ride所有project,甚至自製咗個week off…
Final去到試場,打開份卷,我發覺我唔係唔知個答案,而係,我根本唔知條問題問乜…d terms 個個火星文,彷彿自己攞錯隔離系份卷咁。

結果sem 1,我讀15 cred,三科major,我炒咗兩個。亦都因為咁,我嘅GPA跌破新低點,得到比爆4更難攞嘅…可憐的1.46。

知唔知GPA低過1.5會發生咩事?首先,你喺CUSIS嘅academic standing 終於唔係good,而係probation(相信解答咗好多人嘅疑問)。然後,中大會靜雞雞趁你住hall直接寄封warning letter去你屋企,差d釀成家變。仲有,你自動變為「試讀生」,下sem最多只可讀15 cred,如果GPA再低過1.5,你就離被quit u不遠了。

講真,我諗過quit u。但係,堂堂一個有為青年,quit u點對得住江東父老,而且我覺得quit u就係認輸。我唔想認輸。
trans就更加無可能,d grade爛到咁。唯有繼續頂硬上。

Sem 2我立定心志改過自新,開始逼自己摺lib、摺進學,都叫有d成果。但係當final臨近,我又開始好驚。好驚考試又肥佬、好驚又要retake、好驚要quit u。
考完某科major,自覺考得好差,心情低落到一個人走咗去沙田食壽司。

通常我唔開心嗰陣,都會自己一個人走去沙田食壽司。嗰一年,我成日都去。雖然食完都係唔開心,仲好肉赤添。
我喺度諗,以前考試從來未試過咁擔心,係咪我有d問題呢?同friend講又好似好樣衰,不如去見下counsellor開解下我?
不過諗多兩諗,我又唔係sad到就黎跳樓嘅地步,使乜搵counsellor喎。面矇矇走上去又係好樣衰。
過咗幾日,心情好似好返d,於是就無咗件事lu。

 

物極必反

Sem 2成績出咗,雖然都係爛grade,GPA總算高過1.5,暫時唔使驚要quit u。但由於我4個sem只係pass咗60 cred,意味住我Year 3要讀39 cred先可以如期畢業。你無睇錯,係三十九cred。

In case 你唔明,一般CS Final Year 每個sem只會讀12-13 cred,已包4 cred 但所需時間心力可能係40 cred嘅FYP。而我因為唔想defer繼續被CS折磨,決定破斧沉舟,兩個sem 19+20 cred,同時兼顧major elective, retake, UG同埋FYP。總之,就是一直在玩命。只要我有任何一科 fail,我就肯定要defer,「順利畢業」成為我嘅動力同壓力一大來源。

Year 3開始,我就好似希臘神話嘅西西弗斯咁,每日過住永無止境嘅贖罪生活。通頂已經成為家常便飯: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寫program、趕assignment,有時通頂通到分唔清一日係有24小時定48小時。
為咗提高工作效率,我有意無意地ignore 自己嘅情緒,唔想俾佢影響到我。因為我好驚只要當我有一刻懷疑自己,我就會頂唔順而瞬間collapse。

只不過,人嘅忍耐力始終有個限度。
嗰個星期,我有一個program要趕,但做極都有bug,心情已經好沮喪好驚我又會fail然後畢唔到業要defer。
更加虐心嘅係,我早兩日偶然發現我暗戀緊嘅女神竟然出咗pool,而我事前係完 · 全 · 唔 · 覺。

當所有野加加埋埋,呢一刻,小毒男終於…終於…無辦法再忍。要崩潰了。

星期日返到屋企,呀媽見到我就話:「你係咪好大壓力呀?」而佢從來無問過我呢個問題。
訓落張床,望住黑漆漆嘅天花板,我知我好攰,但係個腦不停地loop負面嘅野,根本訓唔著。

第二日,我同一個friend講起而家嘅情況(圖中嘅whatsapp對話)。而家睇返,真係自己都嚇一跳。
我知道再拖再唔理自己嘅情緒只會更worse。
返到中大,我終於把心一橫,決定走上Franklin二樓,約見中大嘅counsellor。

填張申請表,約好個時間,過兩日就有得見。其實幾有效率。

入到輔導室,起初係淆底嘅。
不過講下講下就發覺,原來對住一個完全唔識嘅人,反而可以放低所有包袱,表達自己真正嘅感受。
個counsellor無俾咩solution我,反而係問問題幫我認識自己。
有d位,的確係點醒咗我。亦都讓我諗返自己嘅信仰如何幫助我走出困境。(輔導處會幫你match返個有共同信仰嘅counsellor,好似係)
兩個鐘後,走返出黎,我真心覺得舒暢咗,好多。

 

否極泰來

當然故事結局並唔係我即刻變返積極向上,充滿正能量。

其實,咁大篇野,我想講嘅係,其實我地身邊任何人都可能有depression,即使睇落好正常。
負面嘅情緒思想唔係一朝一夕咁變出黎。
讀書壓力問題、感情問題、家庭問題…呢d都只係表象。
有人話,”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但我會話,如果有更底層更核心嘅野未處理,最終只會係”What doesn’t kill you today will kill you later”

對我黎講,真正核心嘅原因係,自從A-Level之後,我以前嘅自信心幾乎全被拆毀。
呢個係價值觀、自我形象嘅問題。
以前嘅我將自己嘅價值建基喺學業成績上面。
曾經以為自己係天之驕子,但上到大學,我發現我竟然只係一個nobody。
我接受唔到自己。我接受唔到自己嘅失敗。
亦都因為咁,我一開始並唔係好想搵人傾。

我以前覺得,只有就黎跳樓嘅人先需要搵counsellor。
而家諗返,其實就黎跳樓嘅人根本已經唔會有動力搵人幫手。
所以喺critical moment搵到支援,真係一種恩典。

所以,「人一世物一世」,咪趁畢業前試下見counsellor睇下會點囉。反正又免費嘅,就算唔啱聽都無損失。
呢個就係我嘅「覺悟」。

 

後話

考retake嗰科final嘅日子,我入到試場,d負面思緒又開始出黎。
我記得我當時係不斷祈禱求神打救我。
當我打開雙眼,眼前嘅人竟然係…當日面談嘅counsellor。我o咗嘴。
原來佢係黎做監考。
嗰刻我覺得佢簡直係我嘅小天使,信心當堂返晒黎。

最後,我總算低空掠過,third hon畢業。
然後又搵到份發唔到達上唔到樓但係自己覺得有意義嘅工作。

人生總會有迷失嘅時候。而且仍然會有。
呢d時候,總會有一兩句說話時常在腦海出現,勉勵我唔好輕言放棄。

「尋找,就尋見。」
生命仍然有盼望嘅。
互勉。

 

伸延閱讀: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輔導及發展組

 

作者:蘇豬

擇善固執,不平則鳴。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2364
Date: 2016-04-29 05:43:14
Generated at: 2022-08-20 10:45:4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4/29/132364/【真人真事】我見過中大counsellor,我真係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