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毛台慶:就問大家甚麼叫電視節目

三個腦細,睇住一個舞台。
……毛毛表示:做緊嘢無得睇……

公平咩?

Posted by 100毛 on Wednesday, May 11, 2016

 

今天,我用了新的日本髮泥。我知道,我一定要洗頭,要不然我一定會甩頭髮。

但同時,我知道這些說話我不打出來,我今天晚上也不會睡得著,所以我還是先打字。

把時間調到幾個月前。因為我認識100毛的人,所以我的同事都會覺得我可以直達天庭,隨時跟他們的話事人對話。那件事,大概是他們出了一條面書,一些關於政治的訊息,資料有誤。換轉若是我在電台節目說出來,也許有人會投訴,去廣管局也好,打去商台公關部亦得。只是,他們是網媒,發覺有誤,就刪帖道歉了事就可。提醒我的同事說:「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他們如果真的要抽政治水,資料準確是最重要的。」這一點我同意。但我沒有跟他們說。因為我知道,就算說,都不一定做得到。

 

在香港,當東西越做越大,看的人越來越多,就只會發展到一種狀態:爭議。

喜歡你的人和不喜歡你的人在爭論。有時候你都不明白他們在吵什麼。不過是一個網域的一點娛樂而已,若是發牌機構,喜歡站在道德高地乘涼的人還可以說:「你在佔用公用資源,理應負責。」但網路的事,人人可做。他們做到了,有人看了,有人喜歡了,就會有人覺得寫一些反對的論調,也同時可以得到注目。狀況就好像罵毛記只會依附傳統媒體的人,罵的時候也是依附著100毛及毛記。更可惜的是,那些罵或讚,就如網友M於511早上所言:根本就是那幾條套路:二次創作不能久做,做出來的東西不夠好,不能回應社會期望,他們代表的本土是假本土。而讚的大概也是幾條套路:年輕人燃燒青春做點事,推動社會,理應支持。盤菜瑩子唱功超好。Dickson好好笑。趙學而最後跑出來,一個不算艷麗的妝容唱著電視的輓歌我還是有點動容……大概都是那些套路。

我在現場,我的朋友一直在提我:你的表情,也留意一點。攝影機會拍到你。幸好毛記的手足們把最常拍到的觀眾席給了我的小帥哥朋友,而我就坐在熟一點的王宗堯前面。整個晚上,我都在一個Resting bitch face(你可以說是西面)。因為,我在思考。是不是所有網媒投向傳統世界的時候,都要面對這麼多的批評呢?一開始根本沒有人覺得他們會成功,甚至有人跑出來說:他們都只是霎眼嬌。蔣議員鐵口親批:睇你幾時釘。老實說,我也覺得隨時隨地,我也會釘。網路時代,人人專家,人人評論,人人有口,人人會留,人人會走。今天說很喜歡你的人,明天就會唾棄你。而事實上,當越來越多人認識毛記,越來越多人的生活跟這個網路有關,自然而然就會有競爭者搶他們的套路,或陰騖者想他們死。

 

我在台下,一直在問很多問題:

究竟他們想做什麼?
一直二次創作下去嗎?
還是做一些他們的幽默呢?
還是,最後他們都有核心思想的:勁曲金曲是談什麼叫頒獎典禮。這次台慶,就想大家問,什麼叫電視節目。這次比分獎禮難,因為那些改歌,都是我們的時代,河國榮王宗堯盧海鵬也是熟口熟面的人。
我的家人看了三十分鐘電視,都在問:為什麼東方昇要包住頭?那個叫黃慘瑩的人是什麼人?網路是小眾還是大眾?至於什麼本土不本土,是不是霸佔了本土的話語權,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我沒有意見。

因為,我只是一個觀眾。

我看了一些我的朋友演出,有笑,有哭。是業餘,絕對可以做得更好。如,太多表演的表演者,唱跳給他們mine嘴就好了,反正觀眾不會在乎。唱甩跳甩,自然會令人覺得有點失望。正因為,太多人對他們有期望,就像某些學生組織轉化至政黨,大眾的期望不同了,自然會有不同的評語。

至於,會不會有下次,市場會決定。畢竟,大家都接收得無盡的免費娛樂,《康熙》沒了,我還是可以看SMAP 和嵐。或許很快,你就會不記得,你最愛看的毛記電視,有沒有給你真正驚嚇或娛樂。毛記不過是一個網媒。你看過他們的辦公室,你知道他們幾多人在做幾多事,而改變了幾多事情……我還是會樂觀地看,他們會一次又一次給我驚喜。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3404
Date: 2016-05-12 02:03:04
Generated at: 2019-03-25 19:01: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5/12/133404/100毛台慶:就問大家甚麼叫電視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