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塵渺渺 段段塵緣

 

 

達明一派最紅的時候,我應該是六歲吧?何東廣東那些舞伴,現在是否在跳?

如果現在他們仍在PP、仍在Volar,他們會怎麼樣?

會有明哥那麼淡定,有達哥那麼出世嗎?

達明一派二人再走在一起,為演唱會做訪問。到我手上,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他們的宣傳人員V小姐說:「我都不知道做了幾多個了吧?你應是第二十多個了。」

其實大家都知道達明一派的重聚將會很好看,大家都聽到《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2012》……「還有我們還會有一首新歌,應是一首single,會派台的。但應不會發唱片了。」明哥說。

絲絲點點計算, 兜兜轉轉,化作段段塵緣。香港現在紛紛擾擾,真真假假。那麼,不如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談吧。

 

美好|新世界

是尖沙咀。這年頭的尖沙咀……「現在尖沙咀,已經完全不同了。」明哥說。

我曾經在訪問的時候說過,我覺得尖沙咀好像一個高不成低不就的地區,要打個比喻,有點像Shine、梁烈唯、now 電視台,或一切一切有一點知名度但不會引起別人任何感覺的公眾人物、頻道。

「以前的尖沙咀是很前衛的。我們有好幾首歌,都是寫尖沙咀的。《美好新世界》、《馬路天使》……當時有很多人都不願意回家,就流連在尖沙咀。還有《美好新世界》談的,都是那些最入時的品牌,British Colony、還有其他日本牌子,那時候的東西都是最入時的。」明哥說

「那時候……我是一星期幾乎每日都會去尖沙咀的disco。」達哥說。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你蒲這麼多的。哈。」明哥回話。

「那時候,如果我沒有工作,一星期幾乎每天都去尖沙咀,當時有一家叫Canton的地方。」我是沒有去過的。

「對啊,那時候就會去Canton溝女,之後就去一家叫DD的,之後……之後就不知道自己去了那兒。」達哥說。

一切都俱往矣。

 

時代|跨時代

達明那個時代,去蒲,是某一種「生活態度」的體現。

聽一些前輩說,不論是文藝界,電影界或是音樂圈,蒲是一種必要的生活態度。現在,如果我叫大學生多「蒲」一點(事實上我在教寫作班的時候,我的嘉賓講者也真的說過同樣的話),我相信不少人會覺得我「教壞細路」,甚至學生自己也覺得好像有點「不知所以然」。時代不同了,連同音樂製作也有不同了。我很悲觀,我想世界真的不同了。

「其實,事實上,生意wise(從生意的角度看),其實是不太好的。但現在的狀況的確也不是太差。」明哥說。

達哥的話雖然慢,但思路是清楚的:「其實現在也很好,不一定是你想那麼差,上網真的可以看到太多東西。」

「行業,玩音樂的人,是比以前更有趣的。即是,除了主流音樂以外,即是以前只有梅艷芳、張國榮、譚詠麟等等,現在是有更多不同的東西,如樂隊,有rock……我們玩的是電子音樂,現在可以選的東西是多了。我們有singer-songwriter(唱作人)、又有urban folk、hiphop等等。只是行業的turnover(轉型)有點跟不上……」明哥說。

「這陣子因為要做訪問,做宣傳,我看多了一點電視。我以前是不看電視的。現在看回電視,都會看到很多藝人。現在的藝人,沒有了『根』。」什麼根?

達哥說:「『根源』的根。好多東西都是表面化,沒有了『裏面果舊野』。以前我們玩電子音樂,都是聽西方的英倫音樂,那時候(英倫電子音樂)是全世界盛行的……但現在的年輕人,有太多東西(可以參考),他們不知道如何選擇,如何選擇用那些東西去影響自己。即使是電子音樂,都可以有art rock……有new romantic……也可以是hardcore……我們以前……以前呢……就比較容易找一些,集中一些,可以找到東西去影響自己,放在自己身上。」

 

葛俄切|葛柯切

現在的達明一派,有點像兩種不同的人了。兩者不同的感覺,實在太強烈。有點像活於兩個不同的星球,在人生不同的場域。就連工作人員叫他們的方法,一個會叫明哥,是戈壁沙漠的「戈」,向上的,是「葛俄切」。另一個叫達哥,這「哥」是另一個變調,向下的,是「葛柯切」。

兩者實在太不同了。如果要他們想像,「如果我是劉以達/黃耀明」,如果他們會交換身份,他們怎麼樣?

「只是想像……唔……」明哥說:「如果我是劉以達,我會做多一點的音樂。因為他有一段時間沒有做音樂,但現在再聽回他做的音樂,我都覺得是好有質素,比以前還要好的。」

達哥想了想:「我的生活比較鄉下,我平日喜歡行山。(我想如果我是黃耀明)我會把人山人海放進深山,會起一個studio,是三層的村屋。而且要僭建!一定要僭建,而且是(僭)建得剛剛好的,剛剛好不需要被罰的。之後有一半是落地玻璃的,是三層的studio(錄音室)……就叫基爵(音樂人梁基爵)他們去做音樂……」

他們會去嗎?

「我想他們不會去的。」達哥說。

對啊,他們那麼城市人。「他們一定不會慣,他們是那種一定要Whatsapp,一定要用iPhone做很多東西的人。」

鄉郊對城市,入世和出世,不同就是不同。

在達哥沒有做音樂的日子,他拍了很多電影。我記得他的,都是電影。不論是《食神》中的夢遺大師,或是《大內密探零零發》的「保龍一族情報人員」,都令很多人記得他。那時候,他花了很多時間做很多跟音樂沒有關係的東西。

「回想那時候,我不會說後悔。但的確是為了生活拍了很多電影。那時候算是迷失的時候……我知道如果我不拍電影,我去繼續做音樂,我會有可能要做一些我不喜歡……或是更commercial(商業味)的音樂。我自己就不想做那些音樂,於是……在那個時候,我覺得(拍電影)是gift,是在我轉接期之間的禮物。」達哥說。

 

感召|介入:中國是一個不可避免課題

這兩個太不同的人。可以走在一起的原因,大抵是因為「社會」吧。當達哥拍照的時候,我問明哥,他玩微博,他玩Facebook。「大部份時候,(微博和Facebook)都是我自己去update的。」明哥說。

他那麼介入社會,不會怕影響自己在中國發展的機遇嗎?這是香港幾乎所有藝人都面對(或心裏害怕)的問題啊。

「其實我知道的。(中國)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課題。」明哥說:「我是公眾人物,我是明白每做一件事的後果。有很多事情,是沒有辦法計算的。」

關於一些中國的、社會性的課題,明哥說他是關注的。而他其中一件關注的課題,是香港。

「我比較緊張,香港沒有了自己的身份和性格。香港要重新找方法去塑造自己的身份、性格。」

有什麼方法?

「如果我有一個具體計劃,我就立即做了。」明哥說:「的確,香港現在不論是在文化、經濟或是政治層面,都是被邊緣化的。大陸才是一個我們必需要考慮的課題。但我們要考慮一下,要找回我們現在where we stand。」

你有機會跟你年輕的藝人,如Ellen(盧凱彤)或黃靖談談這問題嗎?我問。

「首先我不是有太多機會跟他們談天。或許我會相信,我現在做的事情是可以改變一點的……」明哥說,他覺得黃偉文的演唱會有一點「重塑香港人價值」的功效:「我不知道Wyman(黃偉文)有幾多的自覺性,但我覺得他在他的演唱會中,是在呈現一些東西,他的字,他的歌詞,是比林夕、周耀輝的更香港的。而他做演唱會的方法,那種用時尚、時裝和流行音樂加起來的呈現,做得這樣渾然天成,那種聰明、力度,是一個『香港仔』的做法。要是在香港養出來的Wyman才可以做成的。」

但這樣子的介入,不會令自己很辛苦嗎?我自己只是一星期做一次左右的時評節目《光明頂》,都會覺得有點疲憊,難以釋懷。

「如果你知道(時事)是生活的一部份,These are the facts of life,你就不會take it personal。」明哥說:「就像一個社會工作者,你面對一些個案,你不會把這些個案帶回家的,從而睡覺的時候也睡不著。你只要知道,你做了自己那一份,就不要想太多,或是想去改變現實。你覺得你不能釋懷,是因為你以為你做的事,一定會改變不到。從而感到沮喪,但你總會可以改變一點點的……」

「就像去年,我也去了國內做巡演,一些你以為不可以唱的歌,我都在國內有唱過。所以,只可以不斷去試。」

 

分開|對倒: 對啊,人類是很恐怖的

到明哥拍照,達哥回來了,達嫂餵他喝可樂,都是黑色可樂。達哥化了妝,全身嘴唇也是金色的粉底,達嫂服侍他,把飲管餵到達哥嘴邊。坊間流傳,達哥和達嫂很恩愛。現場所見,倒是千聞百聞不如一見。

「其實今次,我們走在一起,我們做了很多宣傳……除了是聚舊之外,其實我是感覺到……我……我有點power。是有些事情可以做的。是兩個人的力量總比一個人大。如果現在有機會做,而不做……那又等什麼時候再做呢?」達哥,你是以前就這樣的口條不順嗎?

「以前比較好一點的。其實最近都好一點的,但今天真的有點累。之前已做了一個很長的訪問了。」達哥說。

「人大了,始終都要……其實我們兩人(他和明哥),都不是完全兩種人。都是時候走在一起,看看(這次合作)會不會再令整件事再大一點。」

「其實今年很奇怪。也許是整個社會風氣,令我們再走在一起。是上天安排的,要我們做一點事,要搞一點東西。你說是為社會、為人民、為人心又好……其實我們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做這樣的東西,都是那麼(貼近社會)的。」

「其實達明的image一直也是很關心社會的。」達哥說:「看到電視,你看到阿乜先生物先生在電視,真的很煩,看得到厭了,說這些事情,或許會影響我們的演出自由,但你不說,人家都會說。沒有辦法預計這麼多……不如由我們說好了。」

達哥說,他們在電視台演出新歌《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2012》後,電視台說要剪走,他是有心理準備的:「其實那次的……那些叫什麼?禁播!那次其實都預計了,一定會這樣子發生。現在的社會,沒有以前那麼自由,是事實。」

「自從有了宗教信仰之後,就有點不同了。你看到很多新聞,如果是以前,年輕的時候,都會動氣。但現在你會想,真的要寫一首歌出來嗎?你用什麼角度?你唱他,值得嗎?……有了信仰之後,我發覺我知道除了如何尋歡樂之餘,也要懂得分,(是不是事事也)需要動氣。」

「尤其是你看到新聞台,真的很悶,整天都是特首,之後又看到美國又有槍戰,你看到這些……你會覺得很『得意』。」

不會覺得人類是很恐怖的嗎?

「對啊,人類是很恐怖的。人類真的很喜歡『御膊』,什麼都交給天父爸爸。以前我會很容易有anger,如果不是有信仰,我想我也不知道在不在這兒了。」

想過自殺?

「有。五年前左右吧,那時候經紀人不是太好的狀態……不要說了,一切都已經過去。現在想開了,一切都很好。人人都期望有救世主,但你想深一層,人總是喜歡『御膊』,都你不知道你想御走的責任,你御到那個人身上,你這樣對那些人會有什麼一生的影響……一切一切都是很難搞的。」

二人再次要合照,我也拖到最後一秒,要回到直播室做那天的直播了。

 

兜兜轉轉|段段塵緣

那天晚上,我們還談了很多:黑金政治、黑社會、特首選舉、江湖飯局、音樂、生意、市場、at17的分開或將來的可能性、天父爸爸、男人的感慨……一切一切,塵世的妄言妄語,電光幻影。在人心虛怯的時代,我們需要很多可以鎮靜人心的東西,哥哥、梅姐走了,剩下的或許是麥兜,幸好還有達明。

只是,前方仍然大霧,兜兜轉轉,化作段段塵緣,即使我們或許仍然停在這裏。即使有多少人說達明一派是老一輩的上一代的,我也希望這兩個在人生旅程中完全不相似的人,結集一起後散發一點一點的正能量,可以真的輕輕的移動一下這個紛紛擾擾、似虛如真,笑靨藏淚印的大千世界。

 

原文刊於 2012年4月號 號外雜誌,封面故事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新聞】新 PS Plus 訂閱服務推出 要補差價兼無訂閱期揀引起爭議 by 滅盡殺手
    有見微軟推出嘅 Xbox Game Pass 大受歡迎,Sony 亦都緊接推出自家嘅訂閱服務,亦即係今日正式上 […]…
  • 《彼岸島》絕對是我人生中看的其中一套最令我無言的漫畫。 by 鵝鑾鼻燈塔
    如果你沒有看過,恭喜你,你的人生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失的。這種比狗血更狗血的劇情,永無休止又不斷無限loop的橋段,看了也想把自己雙眼也插盲。簡單來說,主角不論做了甚麼,也無法打死早已不死的吸血鬼之王,只能眼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有時甚…
  • 【BNT-020】為保住工作的女生注射了疫苗 by 柚希
    她解開襯衫最上的兩粒鈕扣,輕輕的向左邊拉下襯衫露出少部分的黑色胸罩跟小麥色的肌膚,教男護士呑了呑口水。「消毒完喇,會有少少痛,忍一忍吓。」「嗯。」Jess緊閉眼睛,憶起工作上的瑣碎事情嘗試分散注意力。「打完架喇,小姐你去休息區坐到紙仔上嘅時…
  • 18年後再次見到中國人,佢露出巨龍打招呼 by 薰華
    首先,我哋要了解下秦漢時嘅人係點坐嘅先。今日我哋會坐喺櫈上面,其實係胡人帶嚟嘅文化嚟,早期華人嘅正式坐姿,就係今日日本人嘅「正坐」,係坐喺地上面嘅,而呢種坐法,冇練過嘅話我真係寧願唔坐。…
  • 老師話同性戀唔啱,應該點答返佢? by 外賣仔
    如果一個「老師」話同性戀唔啱,你哋拍拖係錯嘅,千祈唔好諗住抗衡話同性戀無嘢先,因為呢個「老師」已經預設咗呢條問題,佢啱,但你錯。呢個時候你要先更正佢條問題先,記住,係更正佢條問題先,因為你面對緊嘅對手其實係一個白痴同埋低能嚟嘅,根本對同性戀…
  • 【轉工適用】Reference Check 又黎料啦 by HR 扮工週記
    Reference check 一般會喺個 Candidate 拎咗 Offer 之後做,公司會跟據 Candidate 俾嘅資料,然後向以前嘅僱主查詢所提供資料係咪屬實。不過唔係所有公司都會做,一般某啲特定行業或者有少少規模嘅先會去做。其…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3715
Date: 2016-05-16 02:58:22
Generated at: 2022-05-26 06:08:4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5/16/133715/俗塵渺渺 段段塵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