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君書曰:圍爐誤國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ntoni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ntonio)

 

實不相瞞,我又真係冇幾何睇得晒一本古書。可以話,唯一睇得晒嘅古書係《商君書》,如果睇完序文都叫睇晒本嘢嘅,咁咪加多本《詩品》囉。

根據《漢書·藝文志》載,法家十家,其中有《商君》二十九篇。叫得「商君」,當然係同商鞅1有關,不過又唔一定係商鞅所著。依後人考證,《商君書》中有數篇言及商君身後之事,故應為商君門徒整理商君遺文,再增補後來學說發展而成。《商君書》今傳五卷二十六篇,中有《刑約》篇有目無文、第二十一篇篇目亦亡,即存二十四篇。又,為便於討論,下文姑將作者群(商君以及其後學)統稱為商君。

《商君書》今傳二十四篇中,第一篇《更法》為總論,以秦孝公前商君、甘龍、杜摯討論變法故事為始,先論證「治世不一道」,再論商君一脈法家「重法輕仁」、、「重農抑商」、「民弱國強」等觀點,部分篇章如《墾令》、《境內》可能為變法時期之立法草案。

不過,今日想講嘅係《慎法》。此篇前半部極論朋黨形成之原由及禍害,亦配合「治世不一道」一大總論,力陳賢者治國之論,如何因為圍爐而成黨,繼續禍患國家。

先旨聲明,古人論政,限於時代,必然論及君王,甚至好似法家者言咁,以君王為主體。我哋睇先秦古籍嘅時候,唔應該囿於該章節係論君王,就棄而不顧。其實,就以以下為段為例,「君主」唔一定要係一個人,反而可以指一個集體嘅概念,例如置換成「香港」咁去睇。以下為《慎法》前半篇原文:

凡世莫不以其所以亂者治。故小治而小亂,大治而大亂。
人主莫能世治其民,世無不亂之國。

奚謂以其所以亂者治?夫舉賢能,世之所以治也;
而治之所以亂。世之所謂賢者,言正2也;所以為善正者,黨也。
聽其言也,則以為能;問其黨以為然。
故貴之,不待其有功;誅之,不待其有罪也。

此其勢,正使污吏有資而成其姦險,小人有資而施其巧詐。
初假吏民姦詐之本,而求端愨其末,
禹不能以使十人之眾,庸主安能以御一國之民?

彼而黨與人者,不待我而有成事者也。
上舉一與民,民倍主位而嚮私交。
民倍主位而嚮私交,則君弱而臣彊。
君人者不察也,非侵於諸侯,必劫於百姓。

彼言說之勢,愚智同學之。士學於言說之人,則民釋實事而誦虛詞。
民釋實事而誦虛詞,則力少而非3多。
君人者不察也,以戰必損其將,以守必賣其城。

以上為原文,簡譯如下:

世上各國致治嘅原因,其實同樣係致亂之源。因此小治就會出小亂,大治之後就大亂。唔會有一直都唔會亂嘅國家。

點解話以致治即係致亂之源?世上係以任用賢人致治。咩叫賢者?就係一批所謂嘅好人,呢啲好人,人人都話佢好,慢慢又會形成黨羽,更加形成一種人人都支持佢嘅輿論。以致於明明佢冇咩功績地位都會提高,反對佢嘅人明明冇做錯都有罪被誅殺。

呢種輿論之勢,令污吏小人有機會從中巧施其計以獲取利益。呢種情況再去求治,其實係要以姦詐為根本,但又要求結果端正。咁搞法,聖主名君都使唔郁十個人,何況一般平庸之主呢?根本冇法治國。

呢啲結黨之人亦唔需要有國君都搵到食。君王只要提拔一個呢啲人,下面就唔會再理君主,只係埋首於私交,結果就係君弱臣彊。君王一唔小心,唔係會畀外敵有機可乘,就係畀臣下騎劫主位牽住走。

呢啲人善於輿論,人人都想學佢咁做。人人都走去學呢啲宣傳技倆,就人人都唔去做實事,而只顧講埋啲冇用嘅虛言。個個係咁,做嘢出力少之餘,仲會大把是非。君主一唔小心,用佢哋臨戰只會折將,用佢哋守城,連城都賣埋畀人

 


 

民運人士、支聯會又好、泛民又好、左翼又好,呢二三十年佢哋嘅行徑,用商君呢一說去分析,其實都通。曾幾何時,佢哋係中國民主嘅象徵、香港民主嘅先聲。不過,時日過去,呢班人只不過因為佢哋掛住「民主人士」呢個招牌,圍住個爐,圍得夠大,就自然會有人嚟叫好叫座,年年捐錢養住。漸漸,佢哋已經唔係當年爭取進步嘅學生,而係寄生於輿論,仰食於黨羽嘅人。由此出發去為香港爭取「民主」?正如商君所講,本心不良,你有聖主名君都搞唔掂。

而且,又畀商君講中,呢批人其實唔需要有「國君」──即係香港──都搵到食。佢哋唔需要理會香港好唔好,只要香港仲可以畀佢哋搵錢就得。結果係點?外敵有機可乘,中共可乘機而進;香港嘅民主進程亦被佢哋騎劫,講到好似冇支聯六四泛民左翼就唔會有民主咁。

呢條水咁好食,其後又出現咗想學佢哋搵食嘅人。左膠又好、中箭又好,其實都一直想圍起自己個爐,將自己包裝成賢人嚟搵食。結果,呢班人日日沉醉於自己張社運CV,實事一概不理。有更甚者,臨戰就損將(呢點熱狗受害至深)、守城就賣城(左膠點開城門畀新移民入亦睇得多)。點解會做得出?講到尾就係,佢哋只係為自己嘅私利工作,但係包裝到好似好幫香港咁。既然係為私利,篤下灰、賣下港,又有咩所謂?

講咗咁耐(成兩千字喇),到底咩係圍爐誤國?商君當然冇寫啦。但商書所言致亂嘅重點,係由「黨羽」同「輿論」開始:一班人認為一套治國之策係好,就開始讚揚、吹捧,逢人就講佢掂,到得咗勢,只要認同佢哋就得享尊榮,唔認同就「往死裡打」;以致於有人因為一言不合,就走去篤灰報串。成件事,可以話根本就係由「圍爐」開始(有更甚者,有人認為商君此語,根本就係連「賢人」本身都否定埋,認為所謂嘅「賢人」由一開始就係圍爐圍出嚟,根本就冇實學)。

由此又呼應商君書首篇「治世不一道」之說。其實一種治國之說根本就冇可能係萬年適用,中間必定有所更動,以迎合時代。有人勉強要眛於時代,夾硬用過時之說,其實已經好有可能係要獨尊此說,以便「黨羽謀私」;即使冇此居心,亦係不利時世嘅誤國之人。

今時今日,香港網上網下圍爐處處,不同派系可謂壁壘分明。有幾多個爐係已經係要「為咗個爐、賣咗香港」呢?圍爐可以誤港,小心為上,不可不察也。

 

 

  1. 商君,名鞅,衞國庶孽公子,初事魏相公叔痤。痤卒而入秦,秦變法而強。因河西功而封商十五邑,號為商君,下文以商君尊稱之。 []
  2. 高亨曰:當作善正。 []
  3. 此處作「誹」解。 []

作者:薰華

薰華
塵世中一件無名廢青,除咗偏見同口水就冇嘢多。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5187
Date: 2016-06-04 03:31:06
Generated at: 2022-07-06 08:47:5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6/04/135187/商君書曰:圍爐誤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