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這夜我不到維園?

 

我是一個香港人,一個九十後的普通人。

二十七年前的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我是透過書本及紀錄片等等慢慢進入我腦海。

看著片段中一幕幕深刻的畫面,大家都知道一九八九年中共犯上不可饒恕的罪行。

以前我也會抱著大中華情意結,在維園跟隨大台呼叫「平反六四」,高唱《自由花》及《民主會戰勝歸來》。

但是經歷大大小小的抗爭以後。

我,

甚至這一代人都更認同自己是一個香港人,是屬於這個叫香港的地方。

八九民運令我反思到,我們沒有可能繼續屈服於一個如此無情的政權下。

但偏偏作為香港人,想守護自己的地方,卻要向深圳河以北的人擺尾求饒,乞求與生俱來的民主;

甚至會被灌輸,要先建立中國的民主,才可建立香港的民主。

最可恥是一班泛民政客的偽善。

一方面,每年牽頭高呼「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云云;

另一方面,向中聯辦伸手擺尾、乞求利益,甚至在密室談判出賣選民。

然後在每年六四及七一的春秋二祭繼續「CAP水 」。

某些泛民中堅人士可以說出「有心悼念六四的人應該到維園」或者說「用燭光控訴中共政權開槍」。

我心想燭光何時變成了大砲 可以炸毀一個殺人政權?

其實我最不明白是,為什麼團結一定代表要在同一個地方做同一件事情?

當有人發起其他形式集會論壇時,竟然被指責忘記歷史。

不悼念不代表會忘記,而且不是出席某團體某大會的晚會才代表你沒有忘記一段歷史。

今日。

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

我們有自由去選擇做什麼及到哪裡。

 

 

作者: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因報導六四的契機而於1989年成立,是香港大學學生會中一個由學生主導的影音傳媒,志在為全體學生會會員服務,並以同學的利益為大前提。成立以來,校園電視一直以「傳遞訊息,拉近距離」為宗旨,履行着傳媒的責任,為同學傳遞最新最準確的資訊。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kucampustv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5284
Date: 2016-06-04 19:01:20
Generated at: 2022-12-05 12:17:2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6/04/135284/為何這夜我不到維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