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這些九十後仍然去維園燭光晚會?

 

今年有大學生、新一代政治組織提出要為悼念六四畫上句號、香港人沒有責任建設民主中國之際,支聯會在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晚會仍有年輕人參與,有街站工作人員,有普通參加者,有每年來的,有第一次來的,他們為何仍出席這個儀式?

 

抽一晚悼念不代表不救火

641

 

二十三歲街站義工Angel指「句號論」並不恰當,六四並未完結,有民運人士仍在獄中或受監控,丁子霖也在今年6月1日開始被軟禁。中國人還是香港人的身份對她並不重要,只是她在香港生活,這刻香港斬不開與大陸的關連,「六四影響香港人點睇民主、點睇中共,到雨傘運動都睇到,點解啲人覺得學生運動咁純潔,係因為香港人經歷過六四。」

她指抽一晚時間悼念六四,不代表不「救火」,「一般香港人、大部分本土派所謂『左膠』嘅團體,都係做緊香港民主運動嘅嘢,唔係抽一晚、一個鐘悼念,就做唔到民主運動。」她又指火始終會燒埋來,就算是台灣那樣的獨立政體及其他東南亞國家,經濟上都受大陸控制,「even你政治上獨立,唔代表佢冇辦法控制你。我唔反對獨立,係反對事不關己嘅態度。」

她指批評支聯會行禮如儀的人,舉行論壇也是同樣形式化,「如果佢激過支聯會,我唔反對,例如炸中聯辦、去深圳河起道牆。」當燭光晚會與論壇也是同樣級數的活動,她選擇去較多人的燭光晚會,「去燭光晚會坐一個鐘又係走,去討論會坐一個鐘又係走,燭光至少有相畀外媒睇到,傳返去丁子霖、維權人士度都係個安慰。」

 

港人不滿中共源於六四 

642

 

大學四年級的唐曉昕第五年參與晚會,在大專政關街站幫手,認為悼念六四的爭議不大,「八九民運對中國人、香港人係重要啟蒙,到呢一代因為身份認同而唔悼念係講唔通。香港都面對中共專政,學術自由、新聞自由受干預,亦都冇普選。」

對於香港人有無責任建設民主中國,她認為是個人選擇,她會爭取中國民主是人道、道義問題,而香港人推動民主時會影響內地人,就算要港獨也不可能不理中央,「點都要過中共呢關。我哋可以有想像,但要諗點面對頭上嗰把刀,六四激發對中共不滿,香港人不滿中共係源自六四。」

她第一年參加時已感到支聯會集會僵化,新一代與舊一代想法不同,但仍然是年青人的政治啟蒙,悼念六四與本土思潮無衝突,亦認同在其他地方舉行論壇都可以。

 

民主非一朝一夕,現在要集氣

643

 

大專二年級的譚小姐第一次去晚會,也沒有讓家人知道她出席,她希望先認識更多有關六四的事情,「我未算好了解成件事,想去最有代表性嘅維園參加集會。」被問及對「句號論」、「救火論」的看法,她看來沒什麼概念,只說︰「本土派覺得冇行動,但悼念都係表態,畀機會大家去認識、傳承。」

對於爭取中國民主前應先解決香港本地問題的言論,她反問︰「點解唔可以兩個都做?香港同大陸一定痴埋,好多嘢要問返大陸。」她對自決有保留,香港在軍事、經濟上很難做到,又指民主非一朝一夕可達到,「話悼念冇用,咁日日抗爭都唔係有用,我覺得宜家要集氣,等一日機會到就爆發。」

 

加強本土同時不忘六四

644

 

伍先生與女朋友出席晚會,認為維護本土利益與悼念六四是兩件事,可同步進行,應在本土議題上加強力度,同時不忘記六四,平反六四亦是知識分子應該做的事,「當年八九民運嘅都係大學生,面對同一個party。有冇成效一件事,但立場一定要有。」他又說人們與其批評集會形式化,不如加入支聯會,提出如何改變。

對於「救火論」,他質疑︰「件事冇錯,係咪冇能力就唔做?」他認同自己既是香港人又是中國人,「深信民主有用,應該搞掂香港,再帶返去大陸。」他指若「救火論」成立,其他國家發生天災亦不應捐款,集中資源給香港。他認為香港人仍未有台灣人那樣的民族情緒,不希望港獨。

 

人多聲音大啲

645

二十二歲的李小姐與父母一同出席,認為不應為六四畫上句號,因為中共仍未道歉,她希望維持一國兩制,不主張港獨,出席晚會都是支持民主的一種聲音,有助保護家鄉。「我唔覺得政府會聽本土派聲音。呢度(維園)特別多人、集中,聲音大啲。」

 

我是中國人,沒有理由

646

 

讀中學的彭氏姐弟每年都與父母一同出席晚會,分別十七及十四歲,姐姐認為每個人都有責任關心六四事件,「雖然香港同中國有唔同,但點都係中國一份子。」她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再問為何覺得自己是中國人,她表示沒有理由。她修讀中國歷史,認為六四始終要平反,集會喚醒人們對六四的關心,並非沒有用。問如何看自決、港獨思潮,她表示「唔識答」。

弟弟指其學校很支持學生出席晚會,也會在周會向學生解釋歷史,他認為六四事件影響人們對中國的整體印象,歷史需要承傳,不應停止悼念六四,為表示對在八九民運中犠牲的人的尊重,儀式也是必需。他認為香港仍是中國一部分,中國對香港息息相關,中國對香港也不是沒有任何幫助,不支持港獨。

 

 

(如喜歡我的文章,歡迎follow Facebook)

作者: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5293
Date: 2016-06-05 01:14:46
Generated at: 2020-02-25 09:29:3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6/05/135293/為甚麼這些九十後仍然去維園燭光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