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抹黑的校園事件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就由大家作判斷吧!

身邊有很多做教師的朋友,他們暗地裏告訴我,學校是一個很政治化的小社會。裏面的人際關係,帶著假面具的人,每一天都充斥著,有時工作累了並不是因為學生氣他們,有時是與同事之間的磨擦,更甚的是,校方的方針與處理手法,都令他們無法接受。身累,心更累。

昨天有一單新聞,關於我的母校新蒲崗聖公會李求恩紀念中學的校長以及一位老師涉及了傷人案件。及後校長帶同一眾老師開了個記招,不過在記招開始前禁止了蘋果記者的直播。很多人都說,為何要這樣做呢?既然要開記招澄清,直播不就是最好的公關手段(之一)嗎?

作為一個畢業多年的學生,本應與我無關。老實說,寫這篇文或許有風險,但是關係到我的母校,我還是決定寫。

事件發生後,我一直跟同學們在群組follow up這件事。從報道中看見校長的表情,想起他曾經對我老師做過的事—真的不知該如何形容那種心情。本來這間學校是很不錯的,雖然學校banding不高,但老師們都用心教學,至少我在高中時期才因此而獲得好成績能繼續學業。

因為理念、教育取向不同,我的老師不願意聽從那些無理要求,例如要老師遊說成績差的學生離校。那是「有教無類」的辦學精神嗎?結果是有愛心的老師一個又一個離開。最後,老師也忍受不了辭去教職。我難以忘記那段時間,在抗爭運動期間,坐在街頭拿起筆心痛地為老師辯護的情景。雖然我很清楚那短短的一封信根本起不了甚麼作用,但是我還是為老師發聲。縱使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再擲地有聲也無法捍衛正義與光明,但至少我為老師的尊嚴而做出了選擇。

後來還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例如,校長曾公開在教職員會議說「英文公開試成績不應該有零合格率,我可以接受英文老師的挑戰,你可選幾位英文老師上來,到律師樓簽名,任你選一組學生給我,如合格率交出是零的話,我即時辭職,如果不是零,就我任揀一個英文老師走。」(有人證的,不是捏造。)這樣跟老師進行一種對賭的手段,恕我孤陋寡聞,真的沒聽過。從來只有學生跟老師打賭,「你今次考試有進步我就獎勵吧」這種鼓勵的打賭手法,而這種要脅性的對賭實在無法令人接受。如此的行政手法,是教育界應用的嗎?是一位校長應說的嗎?這不是在侮辱老師?不是在拿學生的成績作非常失禮的要脅嗎?

在學校圈子以外的我,絕對沒想過一個位高權重的校長可以做到這種地步。或者說,有這種教育觀念的校長,有這種價值觀的上司,老師如何安心教學?老師真的會因此而更有教學熱誠嗎?校長所追求的到底是學校的名利,還是共同營造一個好的學習環境?司馬昭之心啊。

還有,學校裏有很多老師都相繼要看醫生,是心理醫生。或者很多人說老師工作壓力大,工時長,要看心理醫生很正常。但是在這裏,是多名老師都要看心理醫生,甚至離職後仍然需要治療。行為迫害永遠及不上思想迫害,這一點,作為一個香港人,都應該不難理解。

至於今次這單新聞,校長有沒有動手,我不會作任何評論。因為我只能透過報道去推測,而事件也正在處理,所以不宜作任何說法。上述我提及的都是過去發生的事。

我想再三重申的是:這是一間很不錯的學校,我在這裏認識到很多好朋友,還有願意用心教學的老師,只是這位校長過去的行為,我實在無法苟同。為了有心教學的老師,為了全校的學生,為了我的母校,因此才決定收集這些資料,代筆寫下這個真實的「故事」。

 

作者:無名呀!

所有作者不願透露姓名,連筆名都不願提供,而同時又令總編認為可以刊登的文章都用呢個名,要找晦氣直接搵容樂其。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5826
Date: 2016-06-11 03:09:36
Generated at: 2020-08-15 10:16:3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6/11/135826/沒有抹黑的校園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