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花生」喪盡香港傳媒道德與良知

13417568_1033684926727380_488259559564948727_n (1)

 

老實說,看到「香港花生」這份無力的反駁,足以反映在這次抹黑事件中他們已被迫入牆角。我原來以為「香港花生」的作家敢於挑評議會機,是因為他們「夠料做」、「有內線」,只待孫曉嵐一否認,他們就會如《蘋果》般以「擠牙膏」的方式將猛料陸續放出,直接不得不道歉認衰為止。誰料到原來由一開始他們最大的「皇牌」就經已是一個道聽塗說回來的「鬼故」、他們所謂「消息來源」很快就與「香港花生」劃清界線之餘,還倒過來批判採訪的專業失德;而原來以為會「挺身而出」指證的國事學會亦集體潛水不知去了那裡。

當《明報》的報導已確認評議會並無如文章中抹黑的方式處理事件、就「香港花生」最後的幾點質疑打上棺材釘後,然後?然後就再沒有然後了。

正如我已說過一百萬次,「香港花生」假若如芒向報、義德生活般只是一個憑空杜撰的小說網,其實問題不大,最多也只是讓你自己支持的社民連丟架而已,但若有很多人以網媒層面檢視,那就不是它們自己格調的問題,而是牽涉到整個新媒體平台有關「公信力」的損害了。

在早前的「跳針」事件,「香港花生」巧妙地運用了「投稿文章」以及「純粹惡搞」來規避了所有傳媒守則。問題是即使傳統傳媒水平日漸低下,好歹他們也會在廣告、讀者來涵等稿件的當眼地方列明其性質,而若圖片標題或任何資訊有誤導之嫌,也至少會以「設計對白」、「此圖純粹惡搞,與現實無關」讓讀者區分真假。但這些功夫,「香港花生」一律欠奉之餘,更嘗試利用這種誤導,對指定的攻擊對象作毫無事實根據進行抹黑。

可笑的是有部份左膠以「一睇就知係膠POST」為由來護短,須知道新聞與假新聞之分,從來不是以是否「一眼就睇倒」作分別,因為你能一眼看出不代表別人就能,尤其現在又不是愚人節,有誰會知道你會突然生安白造一單假新聞?若這樣也能成為理由、將辨別新聞真假的責任全推給讀者,那以後還有人會相信傳媒嗎?單就當時的「跳針」事件,引起大量昧於事實的群眾瘋狂向孫曉嵐進行各種人身攻擊,即已證實這種抹黑所造成的傷害是過份而無可挽回的。

可是「香港花生」並沒有汲取教訓,還沾沾自喜的擺出一副「唔妥你咪告我誹謗囉」的態度,明顯就是欺壓學生哥沒錢和你打官司。然後很快,又出現了第二次抹黑的「無名火」事件。和「跳針」事件不同,似乎「香港花生」是收到了一些有關評議會處理屬會聲明的一些流言,可是他們既沒時間、亦沒意欲去做嚴謹的新聞認證,於是又照辦煮碗,再次以「讀者投稿」方式規模傳媒對確認消息真偽的基本責任(然後還要偷了政敵的攝圖作為文章的標題圖,這種低級錯誤實在不能原諒)。

固然這種做法是相當無品,但退一萬步而言,就當這真是讀者來稿好了,當這篇「投稿」備受質疑之際,作為媒體不是應該負責任的把文章下架,以免其繼續誤導公眾,以及立刻要求「無名火」這位作者公開交待為何他寫的內容與現實各種證言相差這麼大嗎?更奇怪的是,從港大法律學會幹事會的證言所指,當這位「無名火」向他們查詢相關內容時,竟以「HONG KONG TEAM的楊姓記者」套料,這令我想起當年港大會長馮敬恩,好像也曾受到類似「假冒媒體記者」的騷擾,「香港花生」作為批準此文章刊登的媒體,不同樣有責任去查證供稿者是資料來源、甚至自稱身份是否屬實嗎?

但「香港花生」不但沒有這樣做,還要與「無名火」同流合污,多次在未有通知的情況下竄改稿件,至此,已很難不讓人相信兩者本為一伙。而若這就是「香港花生」採訪、報導新聞的方式的話,讓我再重申一次,它對香港網媒所造成公信力的破壞,以及讀者因此事對媒體所產生的不信任感,已非個別事件。

若當年蘋果自製的「陳健康」事件要受公眾譴責、《忽然1週》老作潘廸生患癌的新聞結果要炒人交待;我認為香港的媒體,尤其是反建制的網媒,實在沒理由不集合力量對「香港生花」進行譴責並與其割席,否則這種胡作非為的「報導文學」只會愈來愈多,而最終受害的,必然是整個香港社會。

 

====

 

延伸閱讀:〈從港大學生會架構分析「香港花生」作家無名火的無理指控〉

從來都話,「香港花生」唔係一個新聞,而係一個小說網站,佢嘅作用除咗幫社民連宣傳就係打擊社民連政敵,如果咁樣睇的話成個觀感就會fit哂──呢個亦係我從來唔會苛責「香港花生」嘅原因,因為當你真係用多少少做媒體嘅標準去檢視,做開傳媒嘅如果無激爆幾條血管,我只可以話你應該(老到)懵撚咗。

作為一個響讀書時期長期與學生會交手嘅「反動份子」,當一睇倒「香港花生」創作呢一篇「報導文學」時(報導唔撚似報導、文學唔撚似文學,唯有叫做報導文學),我已心知不妙、一定出事。我對此報導出錯有相當信心的原因並非因為對香港大學學生會有偏心,而是評議會與屬會本有某程度上的隸屬關係,但評議會成員卻不能代表所有屬會民意,衝突幾乎可說是必然,而兩者爭鬥亦非一朝一夕之間,試問擁有豐富鬥爭經驗、尤其是對章則理應背得滾瓜爛熟的評議會成員,豈會在「玩章」的過程中賣出如此大的一個破綻給你大造文章?

就算真有屬會聲明與幹事會不一致,而評議會真的站在幹事會去「懲治」屬會,亦不可能如此赤裸裸說「立場相反」,而必定用更陰濕程序去搞正你,所以當看到內容描繪得這麼極端,都幾乎可以肯定是「受害人」太過代入被害角色而把整個過程以誇張失實的方式「重整」出來,再加上「香港花生」的作家加鹽加醋,演變成今天的版本。

其次,學生會評議會與學生會幹事會本來就不是兩個重疊的組織,我只粗略看過學生會評議會的構成,除了幹事會代表,它還包括了不屬任何屬會的民選代表、舍堂代表、院會代表及其他學生聯會代表。事實上各學生屬會、院會與幹事會都棣屬於評議會之下,本身的利益就各有分歧;而幹事會幹事在評議會代表人數上並不過半,我可以說,如果你認為學聯代表會、委員會與秘書處的架構經已相當「民主」,那學生會評議會的「民主成份」只會更多。所以當有人說要「拆學生會大台」的時候,我真想問問他們要拆的是評議會還是幹事會?

然後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原來「香港花生」作家所指控的「幹事會向屬會施壓」是子虛烏有:因為孫曉嵐自己根本就沒有出席會議,另一幹事會成員行政秘書唐銘濂亦至列席會議而無參與討論,何來「施壓」?「香港花生」將幹事會會長孫曉嵐而非評議會主席黃浩揚的照片製作成標題圖片,不就是一次插贓嫁禍嗎?難道幹事會與評議會真的「不用分得那麼細」?
既然會章有指屬會發表聲明必須於指定時間內和幹事會報備,那屬會自當遵從章則;而我亦很難理解,為何「香港花生」的作家會說幹事會將報備的條例延伸至若聲明與幹事會立場相反,幹事會有權懲處相關屬會?這種荒謬的解說難道在席的其他評議會委員會坐視不理嗎?

當然,我當年讀書的時候也嚐過了中大代表會的陰招,所以雖然整件事很大機會只是個別「被害妄想症」患者在情緒激動之下將事件誇大,然後再被「香港花生」作家創作成另一誹謗小說系列作;但我仍然對整件事保留一定懷疑。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找出那兩個始作俑者:作家無名火以及向他/她通報事件的法律學會外務副會長,要他們出面澄清整場事件的矛盾所在,或與當時有出席會議的各人當面對質,否則,以目前證據,「香港花生」的創作力量同幻想,的確會嚇你一跳,但如果還有人將「香港花生」視為為新聞媒體,那基本上是和白痴沒有分別。

 

作者: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6120
Date: 2016-06-15 14:37:21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4:4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6/15/136120/「香港花生」喪盡香港傳媒道德與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