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代理被指集團式呃舖呃公司,同黨疑包括教會高層,苦主反被索償

左起為Jay、Donic、Larry

左起為Jay、Donic、Larry

 

上月「流浪貓公館」被指「呃貓義工」事件中,本網發現店主陳凱俊(Jay Chan)買入cafe一年仍未完成會所牌照轉名手續,本網再取得一批文件及對話紀錄,Jay一行人被指曾在多次交易中,有拖延轉名、遲交舖、突然加租等問題,令受害人賣出生意後仍承擔法律責任,亦有人稱損失金錢、財物。事件涉及的地產公司董事為路德會錫安堂董事胡立偉,他及Jay都否認所有指控。

 

按提供資料人士要求,以下事主名稱以苦主A、苦主B、苦主C代替。

據悉苦主A原本為兩人合伙一間名為Leader Goal Limited(俊誌有限公司)的公司,並用該公司名義租用葵涌廣場一個舖位經營雪糕店,去年三月欲停止業務,於是找人頂手,一名叫Donic的男子以地產公司上御國際有限公司名義接觸他們,指Star Planner International Limited負責人陳詠駿(Larry Chan)有意接手,雙方於3月4日簽署合約將舖位租約及公司轉手。

 

苦主A與Star Planner International Limited就轉讓租約及Leader Goal Limited(俊誌有限公司)訂立租約。

苦主A與Star Planner International Limited就轉讓租約及Leader Goal Limited(俊誌有限公司)訂立租約。

 

可是苦主A將公司厘印及舖位交予對方後,一直無法約Larry出來處理租約及公司註冊轉名手續,有兩次約到出來,但因Larry忘記帶文件而無法完成,又拖欠四月租金。4月16日雙方再會面,商量後簽署租約,苦主A以三房東身份將舖位租給Larry,但很快又意見不合,同日又簽署退租書,需於4月30日將舖位及公司還給苦主A。

可是4月20日Donic向苦主A傳送雪糕店相片,指雪糕店剛裝修完,想繼續租下去,後來又指苦主A沒有將租約轉給Larry,以違約為由要求賠償,指退租書只是推翻4月16日的租約,三月的合約仍有效,苦主A則堅持要在4月30日晚上收回舖位,最後報警處理,5月1日凌晨Larry拿著一疊現金要求繼續租舖,苦主A考慮到如不答應便沒錢交租予二房東,選擇繼續租出舖位。

 

Leader Goal Limited兩名前合伙人與Donic Whatsapp對話,顯示他們三月期間催促Donic盡快處理手續,到四月尾Donic指他們違約並揚言報警。

Leader Goal Limited兩名前合伙人與Donic Whatsapp對話,顯示他們三月期間催促Donic盡快處理手續,到四月尾Donic指他們違約並揚言報警。

 

於是,苦主B進入雪糕店經營。事源Larry從苦主A取得舖位後一直想再找人頂手,苦主B在網上看見廣告,跟Donic聯絡後,於4月24日簽署與Larry的頂手約及與Star Planner的租約(但當時Larry未與苦主A處理轉名事宜,舖位是由苦主A向二房東租用),繳付頂手費、租金、按金、代理佣金等十多萬元,定於5月1日交舖。

5月1日凌晨,Donic向苦主B表示「業主同租客都傾唔掂」,要延至5月4日交舖,但苦主A指Donic及Larry連二房東都不認識,更不可能認識業主。苦主B要求14日免租期,Donic先後表示就此可多加三日免租期及退回一個月訂金予苦主B,但都沒有兌現。

 

苦主B簽署的頂手約及租約,當中懷疑該租約根本無效,因為Star Planner並非舖位業主。

苦主B簽署的頂手約及租約,當中懷疑該租約根本無效,因為Star Planner並非舖位業主。

 

Doinc於原定交舖日子的凌晨才告訴苦主B未能交舖。

Donic於原定交舖日子的凌晨才告訴苦主B未能交舖。

 

苦主B取得舖位經營雪糕店後,苦主C到來表示店內雪糕機屬於他,要求苦主B歸還機器或付錢購買。據悉苦主C之前在元朗經營雪糕店,4月與上御有關人等合作後將機器搬到葵涌廣場舖位經營,退場後無法取回機器,向他們追討不果後轉而向苦主B追討並報警,苦主B指他繳付的頂手費已包括機器,苦主C又無法證明機器屬於他,因此作罷。

六月中苦主A與苦主B接觸,苦主B才知道舖位不屬於Star Planner,早前簽署的租約很可能無效,加上早前苦主C的事情,他認為Donic等人很有問題,決定七月離場,餘下一個月的租金不交給Donic,直接交給二房東。7月1日Donic向他追討租金,說不交就找人過來收數封舖,後來苦主B收到律師信,向他追討至下一年的租金逾三十萬。

 

苦主B轉為向二房東直接交租後,Donic向他追交租,苦主B指已知道Star Planner不是業主,租約無效。

苦主B轉為向二房東直接交租後,Donic向他追交租,苦主B指已知道Star Planner不是業主,租約無效。

 

苦主B指事件令他損失約二十萬元,到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Jay及胡立偉代表上御國際有限公司出席聆訊,但審裁處無權裁定合約是否有效,需要到更上級法院,考慮到費用可能比損失金額還要高,決定取消申索,及後他又收到律師信,Jay及胡立偉要求賠償因出席聆訊而損失的交通費及人工。

 

上御國際有限公司發律師信要求苦主B賠償胡立偉及陳凱俊之人工及交通費。

上御國際有限公司發律師信要求苦主B賠償胡立偉及陳凱俊之人工及交通費。

 

苦主B離場後,苦主A自行向二房東終止租約,才擺脫舖位事宜,但八月收到Star Planner的律師信,指他們沒有將租約及公司轉名是違約,要求賠償,到了十月又收到土地審裁署通知,指Leader Goal Limited欠交旺角貓cafe舖位租金,才知道對方不止沒有將公司註冊轉名,更用公司名義租下cafe,於是報警,對方解釋他們是忘記轉名。

 

Star Planner指苦主A違約沒有將雪糕店租約轉讓,發出侓師信索償。

Star Planner指苦主A違約沒有將雪糕店租約轉讓,發出侓師信索償。

 

八月關於公司註冊轉名事宜的律師信指苦主A「自行更改俊誌有限公司於公司註冊處之董事紀錄,轉換為閣下」,不過苦主A指董事紀錄一向都是他們的名字,三月至八月期間從沒更改過。

八月關於公司註冊轉名事宜的律師信指苦主A「自行更改俊誌有限公司於公司註冊處之董事紀錄,轉換為閣下」,不過苦主A指他們三月以來一直被對方拖延轉名手續,故董事紀錄一向都是他們的名字,從沒更改過。

 

Leader Goal Limited的公司註冊還未轉名,陳詠俊就用Leader Goal名義簽署租約。

Leader Goal Limited的公司註冊還未轉名,陳詠駿就用Leader Goal名義簽署租約。

 

苦主A於年尾透過會計公司得知,Leader Goal Limited的公司註冊被加入Star Planner International Limited,但兩名前董事的名字只刪去其中一位,於是多次尋求警方協助,但警方都指是民事案件,他們因律師費昂貴而放棄民事追討,至今其名字仍留在公司註冊上。

而根據地產代理監管局牌照目錄,Donic的地產代理牌照於去年6月2日生效,即同年三月至五月期間處理與苦主A及苦主B的交易時,他並未持有牌照,不過他亦沒有在書面文件或Whatsapp中聲稱自己是地產代理。

 

Donic的地產代理牌照去年6月2日才生效。

Donic的地產代理牌照去年6月2日才生效。

 

去年七月貓cafe舖位曾租予於同一大廈經營的另一間貓cafe「貓咪貓咪Home」,該店負責人表示, Jay以地產代理身份問他們有沒有興趣多租一個舖位,於是簽了兩個月租約,但一個月後對方大幅加租,他決定斷租。他指斷租及交匙太突然,店內很多擺設、裝飾、畫都來不及搬走,曾聯絡Jay取回物品不果,後來Jay就用上址自己開貓cafe,不排除對方故意用此手法方便模仿他們經營。

Jay回應指,事件已經完結,好快會把貓cafe的牌照轉給下一手,但至截稿前民政事務署資料顯示牌照仍屬於上手。他又指「貓咪貓咪Home」只是短租,單位內傢俱都屬於他,反問「貓咪Home覺得有啲咩係屬於佢?我都想了解下。」對於Leader Goal Limited轉名事宜,他表示他已再簽署文件,將公司轉回給上手,只是公司仍屬於他時曾用公司名義簽下貓cafe舖位的租約。

不過,貓cafe租約於去年六月簽署,苦主A指去年四月尾搞到報警後雙方沒再見過面,更沒有於六月或之後從對方手上取回公司,「點會咁笨柒要返間公司?」更一直透過會計公司試圖註銷公司,但由於現時公司由他與Star Planner共同擁有,遭Jay反對下無法註銷。

Jay又說「謠言止於智者」,對於拖延轉名手續、葵涌廣場雪糕店遲交舖、訛稱認識業主的指控,表示「由得佢講吧」。

 

現時Leader Goal Limited的公司註冊同時有苦主A的名字及Star Planner。

現時Leader Goal Limited的公司註冊同時有苦主A的名字及Star Planner。

 

上御國際有限公司已停止業務, 現時Donic以環球地產發展有限公司名義從事地產,但已改以用「Nick」作名字任代理人,因其電話號碼及牌照編號相同能確認為同一人。上御國際有限公司及環球地產發展有限公司董事同樣是胡立偉,胡在香港擁有十二間註冊公司,當中包括路德會錫安堂有限公司。香港路德會錫安堂證實,胡是堂會連續兩屆的義務執事。 

被問及拖延轉名事宜,胡立偉指與他無關,不清楚事件,上御的業務亦已結束,又否認葵涌廣場雪糕店交易中有延遲交舖予事主,「佢自己唔識做生意賺唔到錢咋嘛,佢想claim我哋錢,但claim唔到!」他又堅稱Donic不是上御的地產代理,說「另一個人來㗎」,再問上御曾否有一名叫Donic的員工,他說:「冇,冇,人講你又信。」

 

Jay及Donic曾以上御國際有限公司名義從事地產業務。

Jay及Donic曾以上御國際有限公司名義從事地產業務。

 

Donic改以Nick的名字於環球地產發展有限公司工作。

Donic改以Nick的名字於環球地產發展有限公司工作。

 

對於以上情況是否違法,大律師陸偉雄表示,目前只能說是可疑,是否涉及刑事需由警方深入調查,很難一概而論,「佢中間可以病、可以離開香港,做唔到唔等於拖欠。」他建議受害人找些「勁」的律師,將證據如文件、對話紀錄進行「隔渣」,勾出哪些部分是民事、哪些部分是刑事,才將刑事情節告訴警察,「就咁報案話畀人呃,十個警察十個踢你走。」

 

(如喜歡我的文章,歡迎follow Facebook)

 

作者: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7213
Date: 2016-06-30 21:58:23
Generated at: 2020-02-17 02:53: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6/30/137213/地產代理被指集團式呃舖呃公司,同黨疑包括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