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精英的落日黃昏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on oropeza)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on oropeza)

 

在北歐神話裏,當漫長冬天降臨,因食物短缺以及各人互相猜忌,所以人們放棄了體諒互助、開始互相攻伐、手足相殘,世上的所有秩序亦因此崩壞,以往被囚禁的邪魔惡神統統打破枷鎖、破壞日月。他們與衆神開展了一場末日之戰,最後兩敗俱傷,幾乎無人幸免於死,此謂「諸神的黃昏」,這是命數也是因果。

2008年的經濟寒冬仿佛預示着自由派精英的諸神黃昏。從當今歐洲右翼(尤其是一些極右翼)的政團開始抬頭,甚至已經在國家建制内掌握權力,到特朗普等用着排外語言政客的上位,我們可以看到全球政局一致地向了右傾。2008年後本針對跨國財閥的左翼呼喊逐漸在各國轉化成更左翼(如二戰前大蕭條後共產主義的興起)的訴求,又或者轉變爲右傾的浪潮。選民因所謂的中間派系未能解決經濟以及國家積弱(或者自己未能在所謂的經濟發展中受益,但卻在經濟衰退中受害)的問題而轉投他營,特別會轉投提出激烈變更的政綱、立場較爲極端的政黨政客。在這走向極左或極右的浪潮之中,首當其衝的就是一群自由派的精英。

這群自由派精英大約位處政治光譜的中間偏左,想起他們就會同時想起人權、大愛、平等自由等字。而與右派精英相比,這些自由派也許會顯得比較沒那麽金錢至上,他們在認同自由市場的同時多會表述自己對於在市場上被剝削的人的關懷以及批判大財團漠視小生意、小市民利益的營商手段。然而在全球政局極端化的當下,自由派精英的處境比右派精英更爲尷尬。因爲在各處本土主義甚至極端思潮浮現之時,右派受到的僅是針對他們建制身份的攻擊,他們僅需一個低頭、鞠個躬、一個華麗轉身走向極端就能趁着右傾勢頭繼續他們的事業(當然也有一些有原則的政治家如共和黨中一些大佬不願加持特朗普,所以連大會都不會出席)。但是在此處境之下,自由派精英遇上的反抗不僅是針對他們精英身份還是衝着他們所堅持、所珍視的價值。

在香港有人會開始稱這些自由派精英爲「離地左膠」、「大愛L」,每當在歐洲有難民施行恐怖襲擊時,香港為數不少的網上言論就開始用上述用語諷刺一些提倡包容的人士。而香港不是孤例,從歐洲右翼政黨的論述到特朗普反對政治正確的言詞,我們都看到這些針對着自由派精英堅守的價值所發起的攻勢。面臨時局如此,有些(其實爲數不少)自由派精英還是不明白爲什麽他們說一些仿似一定是正確的價值(如包容互愛、體諒難民處境等)會受到如此的攻訐。

其實問題主要有二:

(1) 自由派精英傾向按下人性中醜惡一面不表
(2) 缺乏替代新自由主義的經濟藍圖

在過往當自由派精英講述自己的價值立場時多會回避了人性中醜惡一面,堅信人類已經進步到僅需聽一聽一些亮麗口號就能反躬自省,他們不理解或者説是不願意直視面對人性中恐懼、想自己先於他人、害怕與自己不同的事物的一面。他們並沒有嘗試解決「如果眼前僅剩一塊麵包,肚子餓的你會讓給另一個人嗎?如果處於一個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爭鬥中,你會放棄你的生命去成就他人嗎?」等類似的問題,因爲很多時候他們都知道在那個情況下他們也是會循着人類的本能行事,而這就是他們正正不願意承認以及面對的一事。

可能你會說現在的情況還不是這樣啊或者這些僅是一些極端例子,但是你去問問一些參與歐洲右翼政黨、特朗普集會以及英國公投脫歐的人士,他們都會跟你說他們的感覺就是如此,特別是在歐洲接連受到恐怖襲擊之後,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感覺只會有增無減。Anarchy is what States make of it。感覺是塑造我們如何感知、判斷這個世界爲何的一個重要因素。而自由派人士卻有點夜郎自大地認爲他們口中所説的普世價值能夠僅憑口號感化世人,而不需任何實際行動讓大衆感受到其口號能確切轉化爲對他們現實生活有利的政策,這也就讓人感覺離地之因。

同時當你提倡包容的時候,你能否包容一些反對自己、甚至在你眼中偏激的意見。這就是在學界經常討論的究竟Hate Speech應否包容在言論自由的範疇内等爭議。同時這也造就了大衆對於自由派精英持雙重標準的感覺,基層市民會覺得自由派精英在談論包容時,爲何沒有主次先後,爲何會不包容他們而卻包容「外人」。我明白他者的建立會製造對立,但是自由派精英正正是回避了這個人性本如此的問題而不去拆解應對。在承平時期,這仍舊不算是什麽問題,但一旦到了政局混亂如此的當下,不願面對的東西仍是會歸來甚至會放大。

除此之外,當我們在批判新自由主義打壓本土企業,導致本地就業機會流失並造就具極大影響力的跨國企業的出現,自由派以及左翼人士需要提出一個能適應全球一體化這一現實的經濟藍圖去取代新自由主義。然而正如之前英國衛報一篇署名文章所指出,當新自由主義體系在2008年證明未能爲世界帶來一個可持續並公平的經濟增長時,左翼並未能提出一套在可供替換的經濟理論。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2008年後,新自由主義死而不僵,它所造成的分配不均以及其後衍生的對全球化、普世價值的逆反情緒充斥全球。

在諸神的黃昏過後,仍然生存的神祇帶領存活的人類在經過海水净化的茂盛新大地上建立起了充滿希望的新世界。我一直相信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亦必分,政治大局總像一個鐘擺,時而擺向右邊,又會在力盡之時轉向。當世界因互相猜忌、過度維護自己利益而打得不可開交時,人總會在某個時間覺悟合作、說法律人權才是共存最好的方法,從而擁抱自由派價值。我們除了期望在過程中不至於生靈塗炭外,自由派精英們亦需深思自己的論述,直面面對人性、解決經濟體系的根本問題,以圖在將來鐘擺循環之期,減少倒向極端的機會。是衝突還是合作、是落日黃昏還是涅盤重生,這是命數也是因果。

 

 

作者:辨法論政

辨法論政
一個熱愛研究法律、政治及歷史的無聊人,心中思緒想法萬般,欲借此平臺,抒心中之意,與各路志士交流看法。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BNT-020】為保住工作的女生注射了疫苗 by 柚希
    她解開襯衫最上的兩粒鈕扣,輕輕的向左邊拉下襯衫露出少部分的黑色胸罩跟小麥色的肌膚,教男護士呑了呑口水。「消毒完喇,會有少少痛,忍一忍吓。」「嗯。」Jess緊閉眼睛,憶起工作上的瑣碎事情嘗試分散注意力。「打完架喇,小姐你去休息區坐到紙仔上嘅時…
  • 【遊戲介紹】開放世界生存動作 《V Rising》多人連線與好友重建吸血鬼王國 by 五木
      「我不做人啦!JoJo!」呢句名台詞令人類開始嚮往做吸血鬼,早排進行搶先體驗嘅新作《V Risi […]…
  • 18年後再次見到中國人,佢露出巨龍打招呼 by 薰華
    首先,我哋要了解下秦漢時嘅人係點坐嘅先。今日我哋會坐喺櫈上面,其實係胡人帶嚟嘅文化嚟,早期華人嘅正式坐姿,就係今日日本人嘅「正坐」,係坐喺地上面嘅,而呢種坐法,冇練過嘅話我真係寧願唔坐。…
  • 自己嚇自己事件簿 by 小盛女
    「架車有無開到左搖右擺先?車速如何?條路係咪好窄?呢度係咪交通黑點?要用理性去分析你擔心緊嘅事會發生嘅機率,然後你就會發現其實只係自己過份擔心,杞人憂天啫。」…
  • 老師話同性戀唔啱,應該點答返佢? by 外賣仔
    如果一個「老師」話同性戀唔啱,你哋拍拖係錯嘅,千祈唔好諗住抗衡話同性戀無嘢先,因為呢個「老師」已經預設咗呢條問題,佢啱,但你錯。呢個時候你要先更正佢條問題先,記住,係更正佢條問題先,因為你面對緊嘅對手其實係一個白痴同埋低能嚟嘅,根本對同性戀…
  • 《彼岸島》絕對是我人生中看的其中一套最令我無言的漫畫。 by 鵝鑾鼻燈塔
    如果你沒有看過,恭喜你,你的人生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失的。這種比狗血更狗血的劇情,永無休止又不斷無限loop的橋段,看了也想把自己雙眼也插盲。簡單來說,主角不論做了甚麼,也無法打死早已不死的吸血鬼之王,只能眼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有時甚…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8657
Date: 2016-07-21 04:27:07
Generated at: 2022-05-24 02:47:1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7/21/138657/自由派精英的落日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