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與雲霧(下)

上在此

 

G明明說她是灰姑娘,每晚十二點前一定回家睡覺,但今晚卻看到她在中環街頭與一個男人買醉。C看着自己一身染有垃圾臭味的制服,推着如山那樣高的垃圾手推車,他沒有打算向G打招呼,而是戴上口罩,低下頭來,在G和那個男人面前,默默地推着手推車緩緩而過。

後來他掙到足夠金錢,到名店買下那個G很喜歡的G字頭手袋。他嘗試約G出來,說是有驚喜給她。

她沒有抗拒,或者是消氣了,見面時還笑盈盈的,看着C的臉對他說:「你怎麼瘦了又黑了,而且整個人沒有精神的?」原來G是關心C的。

C把準備好了的G字頭手袋送給她,她看到後沒有C想像的訝異和快樂,只是淡淡的說:「這個手袋我不要了,你送給其他女孩吧!」

C若有所思的看着G那漂亮的臉,再下意識地看看她此刻拿着的手袋,原來她拿着的是H字頭的亮面名貴款式,比起G字頭那個,價錢還要貴十倍以上。

被G拒絕後,C沒有氣餒,他對G說:「這個H字頭的手袋算不了甚麼,我一定會送你更名貴更漂亮的手袋,到時你一定會快樂地對我笑!」大概這就是走火入魔,G一臉狐疑地看着C,又再轉身走了。

那夜凌晨,C照常推着垃圾手推車在中環工作,他仍舊戴着口罩,今次還加了一頂鴨嘴帽,生怕被G撞見。不知怎地,他想像G又會再次出現。

出乎意料,聲稱十二點前一定回家的G,又再被同一個男人摟着腰,從一家夜店步出。這一次,C看清那男人的臉,是常在雜誌出現的Z公子,臭名遠播的富二代,惟不斷有漂亮女人主動送上門讓他把玩。

G今次不但被Z掐屁股,Z以為四野無人,竟伸手進G的短裙內有所動作,此時G不能忍受他那樣無禮,用力推開他。豈料Z即時翻臉,狠狠地摑了G一巴,力度之大令G跌在地上,並扭傷了腳。

看到整個過程的C怒不可遏,他拿了一個空的垃圾膠袋衝上前,一下子套在Z的頭上,把他推到地上,不由分說亂拳揮打,Z痛得怪叫起來,但他愈叫,C就打得愈用力。

坐在地上按着臉的G看到Z被人打,但自己的臉和腳令她痛到眼淚直流,她大聲叫:「用力打,替我將那個仆街的腳打斷!」C也是第一次聽見G說粗口,但他依照G的指示,用力踩踏Z的小腿,讓他繼續怪叫。

洩憤行動持續了大約五分鐘,街頭仍舊無人。C不顧染有垃圾臭味的制服會否被G嫌棄,蹲下來抱起她,沿着電車路一直往灣仔方向狂奔着。

C把G抱回自己的家,把她放到梳化上,看着她漂亮的臉紅了一片,頓時心痛起來。他溫柔地問她:「臉還痛嗎?家裡有冰,替你敷一下好嗎?」

G一陣子沒有說話,原來剛才救她那個戴着鴨嘴帽和口罩的清潔工是C,她一直沒有看清他的臉。看着C家裡破舊的擺設,漸漸嗅到一股濃烈的垃圾臭味,這是她第一次來到C的家。

C走去雪櫃拿了一些冰,用乾淨的毛巾包着,也換了那套髒亂的清潔制服,然後再走回客廳,準備替臉和腳都受了傷的G敷冰。

他離遠看着穿着低胸短裙晚裝的G,回想剛才抱她回家時,手臂貼着她大腿的溫度,只想永遠地擁有她,保護她。

C拿着毛巾蹲下來,準備溫柔地替G敷一下臉的時候,G就冷不防地用右手掌摑了C一巴,力度之大令C一臉愕然。

還未等C回過神來,G就用手撐着梳化,勉強站了起來,然後一拐一拐地走向大門。

C此時捉着她,生怕她因腳傷會跌倒。

但她回首用左手再給C一記耳光。

這一下之後,她推開大門,一聲不響地離開了。

 

 

作者:藍兼併

喜歡將身邊的人和事,寫成小說或網誌。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8971
Date: 2016-07-26 04:39:39
Generated at: 2021-12-09 05:41:4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7/26/138971/觀音與雲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