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人做雞有好多方法(六)

 

炸子雞

 

食左塊雞肉之後,我郁都無郁過。

阿頭就問:「點呀,好唔好食呀?究竟好唔好食啫?」

但係其實,我已經聽唔到佢講既野。佢既聲音好似已經係遠方既世界傳來一樣,慢慢變慢,拖長,愈拉愈遠,我根本上只係見到佢既影像係我前面搖黎搖去。

無錯,因為我懷疑,呢一刻我既個身體既細胞只係識得集中精神去感覺舊雞究竟有幾好味,其他一切既感覺,已經唔重要,通通都已經企埋一邊。

辟拍一聲,應聲一響,對木筷子都丟埋落地下。我不自覺地留下左眼淚。阿頭大驚:「喂,你無事呀嘛,駛唔駛突然食食下喊呀,男人老狗。」

我只係搖搖頭,唔識反應,阿頭就質問良哥:「點會咁架?」

「哼,佢既反應咪算好囉。曾經有一個人食完我既炸子雞,激動到自己衝出馬路,俾車撞到入醫院添啦。不過佢入左醫院都一樣打電話俾我,話多謝佢教曉左咩係活著,點解生命咁寶貴,撞一次車完全值得。」

聽到呢到,我又突然間回復番知覺,於是,真係激動地高叫係上黎,自己完全控制唔到自己既情緒,雖然我都唔知點解會係咁,但係只係覺得心裡面有一股源源不絕既血,不斷湧上黎,令我呢一刻不吐不快:

「無錯!佢講得真係一D都無錯,食左咁既雞,我甚至唔敢奢望食第二塊!!」

「點解呀!」阿頭問。

「因為實在太好食,呢個層次,呢個味道,已經唔係世間應該有既食物。我唔奢求有第二件,否則我可能真係會折壽。」我再猛力搖一搖頭,抹去自己既眼淚:

「我真係低智低B,無藥可救,只係諗住睇得多高登既叫雞故,睇到壞左腦,以為真係咁爽爽爽自己都想爽一份。但係原來我既人生,一直都同呢D故一樣,虛構同空洞到無人有。好彩,呢碟雞,重拾我既鬥志,亦都重拾我既人生。」

「我為自己既愚不可及道歉,我真係有眼不識泰山。我真係……」我已經唔知應該講咩好,好彩良哥氣定神閒,大力拍左我一下膊頭:

「後生仔,做錯事,唔緊要,食左我隻雞之後,積極面對人生!!」

「好,好,」我連連點頭。「但係你可唔可以話俾我知一樣野。」

良哥十分爽快:「咩??」「究竟點解可以整到隻炸子雞,咁香,咁軟,咁滑,甘香鬆化,美味可口,達致巔峰?你個皮真係脆到好似極薄薯片果種質感!」

良哥轟然大笑:「我教識左你咪聽執笠──講笑渣。其實都無咩特別,只係之前醃既醬料俾左好多心機,不斷調製不斷嘗試,而且茶皮果陣要一層一層咁不斷茶不斷隔一陣再重覆。最緊要最緊要都係個風乾既步驟。」

「只要風乾做得好,隻雞一定會好食。當然,點炸都要講經驗啦,但係呢個唔係重點所在。最緊要為客人做好每一碟雞!明唔明白!後生仔!!」

「我知道啦。我以後真係會生生性性做人。」

「咁就最好啦。阿頭,同佢走啦,我仲有其他要搞架!!」

「嘩,良哥,你都唔俾我食左幾件雞先呀,唔好咁大徙呀嘛。」

「咁你自便啦。」正當以為事情要圓滿解決之際,竟然廚房門外傳來一陣轟笑聲。來者帶住一班手下,徐徐走入。此人頭戴墨鏡,搖頭擺腦,都甚為囂張,幾乎就好似依家個陳山聰一樣。牛高馬大,但無黎貴格。

「哈哈哈,咁都叫做天下第一雞呀?咪笑死人啦!你呢D邊叫雞呀,摺埋啦!」說罷,竟即刻將成碟雞打翻在地。

「文少好野!」「文少!做得好!!」佢既手下不斷叫好,佢──似乎叫文少──個樣亦十分得意。阿頭同良哥都未發作,但係我唔知邊度黎既勇氣,已經即刻十分激動咁搶係佢面前,大聲疾呼:

「你依家咩事呀?帶人黎搗亂呀?你知唔知呢個雞係藝術品黎架?你唔食都算啦,仲要打黎落去?你呢D咩Hi hi 黎架?咁Hi hi 既!?」

「哼,細佬,呢度幾時輪到你講野呀?我地唔係黎找你晦氣既,行開!!」文少一下子推開我,佢既手下亦都照做,結果將我推晒去後面。文少走到良哥面前,篤眼篤鼻:

「我今次黎,就係要挑戰你既天下第一雞。」

良哥愕然,但係聽罷,都係轟笑起上黎:

「廢柴文,你又想挑戰我既天下第一雞?你唔好發夢啦?帶埋你班靚,返屋企訓下覺好過啦?」良哥真係豪氣干雲,面對住一大班好似係江湖既小混混,一樣係毫無懼色。

文少,或者良哥所叫既廢柴文,激得塊面即刻紅一陣灰一陣,但係佢都即刻粗紅左條頸,大聲叫:「我唔理,總之今日,我一定要奪回中西區天下第一雞呢個稱號!」佢高舉拳頭,果然,佢班手下,亦都一齊高舉拳頭,叫喊口號。一時之間喊聲震天。

良哥亦發起怒上黎,亦都係非同小可,只見佢暴喝一聲,如擲春雷,一下子就將呢堆不知所謂既叫聲壓左落去:「你地依家叫咩呀?反國教呀?反國教就去政府總部啦?仲嘈嘈嘈?廢柴文,好快D叫你班垃圾子弟收聲!」

於是佢地兩個人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咁針鋒相對。我一疊聲叫苦,因為佢地阻住晒門口,我根本無辦法可以出到去叫真雞架。你地要拍都市閒情既,要做飲食節目既,唔該讓一讓,俾我行一行先啦……

但係兩派絲毫無退讓既意思。我好生無奈,只得轉向阿頭,問佢:「佢地做咩要咁在意天下第一雞呢個名號?呢個名號聽起黎就同天下第一武術會一樣咁Out同埋不入流喎,駛唔駛仲咁在意呀。」

阿頭就係我身邊指手劃腳咁講:「你唔知架啦。呢條街兩邊都係食肆,本來就有兩家賣雞既都好出名,一家就係良哥阿爸既,一家就係依家廢柴文個老豆既。天下第一雞其實係兩隊其實之前參加既一個廚藝比賽,本來係文老贏,而良哥爸則係第二。」

「不過,良哥爸無氣餒,將家業傳俾良哥之後,將畢生廚藝傾囊相授,結果良哥成功古法新造,煮出極其好味既當姐炸子雞,即係你岩岩食果隻。至於廢柴 文,你聽個名都知咩事啦,去左行蠱惑,一直都無將阿爸放在眼內。但最近佢老豆香左,佢先識得回頭是岸,但想振興家業,當然唔可能。」

「佢一直想挑戰阿良,但係每次都失敗。好快,良哥都開始對廢柴文避而不見,幾乎要係後門走咁滯。點知今次一時之間,佢又黎找晦氣喇。」

 

(待續)

廣東人做雞有好多方法

 

作者: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9184
Date: 2016-07-29 03:20:12
Generated at: 2021-11-27 16:04:1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7/29/139184/廣東人做雞有好多方法(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