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本地獨立樂隊SEESAW︰不簽廠牌靠自己出碟,中國巡演宣揚愛護動物

1

左起為低音結他手阿輝、鼓手大樂、主唱細樂、結他手阿世、結他手阿軒

 

香港獨立nu-metal樂隊SEESAW成軍七年堅持不簽廠牌,靠自己及朋友互助,今年三月推出首張EP《約束 No Cruelty》,五月至六月以「尊重生命,反對虐殺」為主題完成中國巡演,不懼中港矛盾及內地審查機制,用自己方法將愛護動物、平等自由及各種社會議題的訊息帶給各地觀眾,希望引領人們思考問題。

 

鼓手大樂與主唱細樂兩兄弟一直熱愛音樂,特別喜歡nu-metal,十多年前已和朋友夾租band房,「當時冇諗過有自己一隊band、有乜理念,只係cover下舒發下情緒。」到2008年,朋友們有的想發展不同音樂路線,有的成家立室不再夾band,只剩下兩兄弟,面臨是否續租band房的抉擇。

但大樂的鼓總要有個地方擺放,於是他決定︰「一係賣哂佢,一係玩鑊金!」他們重新於網上招募隊友,寫明專玩nu-metal,不再從身邊的朋友入手,「朋友有架子,會留一線,但直接講最緊要。」2010年他們加入結他手阿世及阿軒、低音結他手阿輝為完整陣容,命名為SEESAW。

重整旗鼓後大半年他們致力寫歌編曲並開始錄音,過程並不順利,細樂形容︰「不停炒粉,錄出來自己都過唔到自己嗰關。」原本五首歌,最終只留下一首《定局》沒有被棄掉,又花了一年半時間重新寫歌,但阿軒仍慶幸有這經歷,「以前冇由聽眾角度諗點好聽嘅概念,咁樣先搵到方向點樣寫。」

2012年十二月,他們終於第一次踩上台板,參與「3中見」音樂會於Hidden Agenda演出,其後又到廣州演出,到參演台灣「春天納喊」音樂祭,當中認識到的內地朋友再介紹他們到不同城市,並認識了廣州廠牌及音樂節搞手「狂瀾」團隊。這樣機緣巧合下認識到愈來愈多內地朋友,「狂瀾」亦每季舉行音樂會,他們決定先專攻大陸。「抌兩年上去,不計成本,當學嘢當經驗都好。」

幾年來到中港各城市演出,到今年完成CD發布,並聯同北京樂隊邏輯失控完成中國巡演,從深圳、廣州一路北上到長沙、武漢、石家莊、北京、內蒙,都超出他們預期的成就。阿軒憶述︰「好記得入去時個狀態、諗法完全唔同,細樂同我講有得踩台板已經好滿足,我入來時冇諗過會比想像中做咁多嘢。」

 

平等互動,拒小圈子文化

SEESAW的意思是希望樂隊和觀眾關係像玩蹺蹺板一樣,平等地一起互動,一齊彈跳一齊玩。大樂指他們每次演出後都開會,研究如何令觀眾更有反應,早期曾面對一個「指針問題」︰要彈得動聽、彈得準確,還是要玩、要跳、有壓台感呢?當時決定暫放下前者,先做好後者。雖然有觀眾說過SEESAW現場演出偶爾有彈錯、節奏不準確的情況,但無容置疑覺得他們很有壓台感,不過阿軒笑說︰「今時今日應該兩樣都要。」

講起壓台感,觀眾最有印象的是,比起很多樂手會踩住監聽喇叭借力,細樂會自備一張鋁梯,而且幾乎每次都將之踩斷,「好多人問係咪表演環節,但真係唔係,因為一張都五六百蚊……但我唔想成日踩人哋啲喇叭。」於是他至今已記不清換過第六還是第七張鋁梯,平均每張使用三四次便開始崩壞。

 

中國巡演香港站在Hidden Agenda舉行,可見左下角的鋁梯已開始彎曲。(相片來源︰SEESAW Facebook)

中國巡演香港站在Hidden Agenda舉行,可見左下角的鋁梯已開始彎曲。(相片來源︰SEESAW Facebook)

 

人脈、經驗都有了,他們探討更深層次的問題,在與內地認識的朋友傾談過程中學習如何夾band,大樂很記得一位內地搞手問他︰「天下云云隊band,你覺得邊隊band主題係乜?」那時他們的歌詞都已經有意思,但沒有特別標榜,這次令他們開始思量應如何夾band、想透過音樂表達什麼訊息。

他們很快便推出歌曲《圈》,為第一首上載Youtube的demo,阿軒指這首歌完成得很快,只用了一星期,「對小圈子反感好大,好想真係要爆。」無論是夾band還是生活,小圈子都無處不在,「一個廠牌搞嘅show,來來去去都係嗰幾隊band。」細樂又說︰「唔係睇能力,係睇馬到咩人。有啲band勁咩?係識個搞手。」大樂指工作上也充斥小圈子︰「公司都係,老屎忽一堆,𡃁仔一堆……應該要有同理心、關懷多啲。」

他們認為樂隊間應多互相邀請演出及介紹對方給搞手認識,幫助其他樂隊找「窿路」到國外演出,「唔係我剩係熟你,就次次搵你。」打破小圈子就如蹺蹺板定律,「唔係一個人做到,每隊band要維繫,唔係自己做完算。我哋會同唔同band一齊做,例如啲搞手搵我哋出show,就算我哋去唔到都會介紹其他band去。」

 

 

音樂人動保組織互助撐領養,拒賽馬、海洋館

這次CD發布及中國巡演都以愛護動物為主題,主打歌《約束/虐畜》講述人類貪圖物慾而殘殺大量動物。大樂表示︰「見人食好多肉、用皮革產品,但香港好少band棟哂旗講呢樣嘢,想大家聽歌之餘有反思。」CD發布會上播放了動物被虐殺的影片, Youtube上的歌詞MV則是動畫,他說因為真實的影片太血腥、太令人不安了,擔心人們不願在Youtube翻播歌曲。

 

 

他希望身體力行幫助動物之餘,獨立音樂及領養動物組織能透過彼此的圈子互相宣傳,於是詢問獸醫診所的朋友哪些機構較需要幫助,與希望貓狗天地及愛領養動物中心合作舉行CD發佈會,於場內設置捐款箱及宣傳品,音樂會收益亦全數捐予狗場。「我哋分享嘅唔止係錢,有認同我哋嘅朋友,好多唔係band圈嘅人來撐我哋。」

不少香港人都有「土地問題」,阿軒大力推介助養動物,即使不能將動物領回家,也可以月捐形式支持機構飼養被遺棄動物,直到牠們被領養或終老,「好似助養小朋友咁,我啱啱助養咗一隻貓、一隻狗,百零蚊一個月,幾餐飯就呢個價,但好少人留意。」

不過各成員都坦言,生活習慣難以一時三刻改變,未能完全做素食者,但阿世已戒吃牛肉,阿軒拒用皮革製品,並盡量少吃肉,菜色中有肉也絕不吃剩,不讓動物白白犠牲,早餐以荳奶取代牛奶。連牛奶都不應喝?大樂說︰「每杯牛奶裡面都有好多怨念!」他指生產牛奶是極殘忍的過程,母牛不斷被打種,懷孕產子後立即再懷孕產子,生出來的雌性小牛亦受同樣遭遇,而且人喝牛奶本來就不對,「牛奶係畀牛飲!啲廣告洗你腦,如果好嘅嘢就唔洗好似M記咁要賣廣告啦。」

他反對一切以動物作競技、賭博、展覽、表演的活動,包括賽馬、動物園、海洋館、馬戲團等,因為動物飼主飼養的大批動物中,只有一小部分最美觀、最活潑的被選出來作比賽、表演,很多飼主都不會花錢繼續養餘下的動物,牠們都難逃被人道毀滅的命運。

他表示,不能立即改變人們的行為,但更重要是現在開始灌輸概念,「同班叔父講唔好賭馬佢哋實屌柒你,係同新一代開始講。」他指即使內地仍有狗肉節,新一代的內地人已不吃狗肉,「等班叔父死哂就冇人食。」

 

內地觀眾有質素,搞手默契值香港借鏡

有本地音樂人杯葛內地,指責北上演出的香港樂隊是為賺錢而投共,細樂說︰「今次都係蝕,話搵人仔,真係唔明。」他認為反對中國也應搞清楚自己反對什麼,「係唔鍾意政府,唔係唔鍾意人民,好多大陸後生仔都好過香港。」大樂認為香港人對內地人的印象或受來港購物的旅客影響,以為整個中國的人都是這樣,阿軒指與內地人爭搭車時都會「起桿」保護自己,但認識更多後便明白每個地方都有好人壞人,「要搞清楚係針對種族,定係針對質素低嘅人,定係某啲行為。」

他們發現內地觀眾往往比香港更高質素︰內地人一入場就很投入、熱情,甚至一場長達六小時的音樂會中由頭到尾精力充沛地跳,香港人會撳電話、跑到不知哪兒去、叫極都不動,mosh撞到人會被「習」;內地人一去音樂會就全部演出看畢,香港人只追看其中一兩隊樂隊。

內地都有南北分化的現象,他們認為能與邏輯失控一起巡演既是緣份也是推廣南北共和,大讚對方友善真摰,大樂說︰「玩咗十三年嘅老前輩一啲架子都冇!」阿世續說︰「我哋演出時,佢哋仲幫我哋拍片。」大樂指巡演中有幸遇到的內地樂隊都沒有架子,阿軒則說︰「喺香港有啲名氣大啲就唔同你打招呼,可以睇到某啲人態度。」

大樂又指內地值得香港借鏡的是搞手間較有聯繫,定每場show日子前都會互相知會,避免撞期,反觀香港搞手之間欠溝通,不時有巧合情況出現,爭奪同一堆觀眾結果「攬炒」。

 

SEESAW與北京樂隊邏輯失控聯合走訪中國各城市演出。(相片內源︰SEESAW Facebook)

SEESAW與北京樂隊邏輯失控聯合走訪中國各城市演出。(相片內源︰SEESAW Facebook)

 

到內地演出當然會有審查問題,但他們有一些竅妙位,「唔好pinpoint講一樣嘢,唔好指住佢話『你好柒!』,而係講『你係咪好柒?』將角度拉闊啲、多好多嘢。」例如歌曲《輿論自由》的「輿」字就順利通過審查,細樂也說這首歌未必是講政府,「工作老細話事,係咪老細話就絕對呢?可能新來三個月個同事諗出來個plan好多你,如果連討論空間都冇,唔好講言論自由。香港好多人持住『我識得多,我已經諗咗,你唔洗再講』。」

這樣會影響直接表達嗎?他們認為應用另一種方法令歌曲上到大陸,能繼續表達又能產生效果。「唔好諗到觀眾咁冇腦,」阿軒說,「玩show為紀念某日而玩,我哋會照講,但用第二個方法講。」大樂說︰「如果帶到碟上去,識聽嘅人會明,」他不贊成有勇無謀地直接說某些話,「死嘅唔係我哋,係個場、livehouse、搞手,甚至即刻公安入來封場,觀眾都會受牽連。」

細樂舉例指邏輯失控的《失樂園》描述人們因「建設」而被奪去家園痛哭,影片是遭強拆的北京胡同居民訪問,當時也有人質疑邏輯失控能否上載歌曲到網上,但他們還是做到了。

 

 

獨立保創作演出自由,朋友合作得著更大

當然他們認同香港也有高質素的觀眾、樂隊及搞手,特別尊敬冒著隨時蝕到入肉的風險,仍自己搞show的樂隊,如Parallel Horizons。而SEESAW至今堅持不簽任何廠牌,到今年推出CD及舉行多場演出,依然蝕多過賺。細樂說︰「戇尻好多,係我哋硬頸想保持獨立,發行、宣傳一手一腳自己做,但學到好多嘢。」

他們認為這樣創作更自由,作品能原汁原味不受干預,「指指點點,搵監製監你啲歌就唔係indie。」而且時間安排、宣傳策略、封套包裝、影音製作等都由自己決定,也有權自己接洽演出,不需廠牌經安排,主力負責對外事宜的大樂享受親自與搞手洽談,「如果你同我傾,我話『唔好同我講,同我秘書講』,你會點諗?屌你咪喺我面前囉!」

最重要的是他們希望擺低利害關係,以識朋友的心態合作,而非生意夥伴,得著更大。細樂說︰「廠牌係有捷徑,有方法炒熱隊band,我哋唔熟,靠自己撞出來。」如何靠自己撞?大樂說︰「宵夜、食飯、交流、識朋友,建立對市場認知。」他們慶幸過程中有很多無條件幫助的朋友,阿軒說︰「呢場show成效大唔大唔緊要,識到朋友就影響好大。」

但夾band多年,大樂發覺演出機會愈來愈少,「比我哋剛出道時機會少,搞親都蝕,搞開嘅都唔搞。」現在連Hidden Agenda都面臨被地政總署釘契,細樂批評政府自打嘴巴,「活化工廈唯一睇到係大酒店,創作小租戶係咪一切可以抹殺?對錄音室、livehouse嘅條例已過時,生存喺社會係要跟步伐,但有啲嘢係outdated。」

大樂希望將來更多樂隊自告奮勇搞show,「有主題性更好,宜家觀眾除咗睇line up仲會睇其他嘢。」最後SEESAW都是希望推廣獨立音樂,引領人們多思考及留意身邊事物,在社會生存不能只有一副空殼,細樂說︰「我哋啲歌全部都係一個個問題,《定局》講環保,《輿論自由》講我哋人生仲有冇機會發言,我哋上台係想大家思考問題,一個問題永遠冇合適答案,只會洐生更多問題,你聽到個訊息已經成功。」

 

 

(如喜歡我的文章,歡迎follow Facebook)

作者: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9883
Date: 2016-08-08 03:21:38
Generated at: 2020-02-22 00:04:4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8/08/139883/專訪本地獨立樂隊seesaw︰不簽廠牌靠自己出碟,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