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旺角騷亂「武器庫」四名被捕人士——究竟環保倉有咩危險品?

1

 

警方2月11日聲稱搗破懷疑為年初一旺角騷亂提供武器的倉庫,以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作非法用途拘捕四人,隨即有環保人士聲稱該處為環保倉庫,警方撿走之證物為回收物品及天然製品如清潔用酵素,半年後警方終撤銷控罪並發還物品。本網專訪四名被捕人士,親述被捕經歷,及解釋每件「武器」為何物。

 

程小姐︰番梘可以再造,擔心同焦慮錢賠唔返

倉庫借用人之一程小姐為第一名接觸警察的被捕人士,平時使用單位存放未轉送他人的回收物品及製作手工產品如番梘、清潔劑,她講述2月10日晚上,她走出單位外抽煙,有警察到來表示懷疑倉內有爆炸品,要求入屋搜查,當時倉主何先生外出看電影,程小姐說「我唔係負責人」,意圖拖延到何先生回來,但不成功,便衣及軍裝警員共約三十人,帶同一隻警犬進入單位搜查。

警方要求程小姐聯絡何先生,程指有女警態度惡劣,質疑她為何用電話這麼久都找不到何先生,程說︰「睇戲係要熄電話嘛!」對方回道︰「小姐,你唔好咁嘅語氣同我講嘢!」又提出「不如我幫你打」,企圖拿去程的電話,程堅持不交出電話,對方便要求她關掉電話,否則沒收。

她指警方沒有發現危險品,收隊離去,但到翌日中午,她與何先生在倉裡執拾物品時,另一隊約三十人的警察上門拘捕他們,他們趕緊發短訊通知朋友被捕,但來不及打身份證號碼給朋友,便被警方沒收電話,警方在單位內搜查達六小時,有爆炸品處理課人員用儀器檢測,及鑑證科套取指模。除電話及八達通,最後撿走屬於程小姐的物品包括︰

 

氫氧化鈉

2

程小姐製作手工梘的原料。

 

辣椒酵素

3

程指有驅蟲作用,可用於種植,亦可用來清潔家居如拖地。

 

洗潔精

4

為程用小梳打自製。

 

清潔用酵素

5

程自製,啡色那瓶可用於洗地、一般清潔,但白色那瓶太酸,適合洗廁所。

 

洗衣液

6

程用椰子油、茶樹精油加上氫氧化鉀自製,但被存放在警署期間時溫度太低,已凝固。

 

雜酵

7

就是「雜不甩」酵素,材料包括橙、柑等。

 

提子酵素半製成品

8

程製作中的提子酵素,未加入糖就被帶到警署存放半年,所以已經「衰咗」,若是完成品可當護髮素用。

 

一部攪拌機

9

程製作番梘時用來混合材料。

 

花泥

10

程早前種植馬鈴薯而購入,準備轉送網友,暫存於倉庫。

 

程表示,不少製品或半成品因被存放在警署半年沒人處理,環境又不合適,或已變質、失去原本作用,但損失最多的是時間及期間的無助感,「梘可以再造過,但嗰種擔心同焦慮,錢係賠唔返,新年流流被人拉、黑布蒙頭,話我同旺角暴動有關。我完全冇參與,係無妄之災,玩慣社運嘅人就知(被拘捕時)點做,但普通市民唔知。」

她覺得事件完全不明不白,「無端端被人咁搞,可以冇證冇據砌生豬肉都得,好奇怪。」她指出,警方帶走部分刀、鐵枝、木棍作為證物,但倉內仍有很多同類物品沒有被帶走,而且很多危險性更大的物品如大鐵錘、鋸等沒有被帶作證物。

 

何先生︰條街真係好多嘢執,係唔信我可以用咁多錢租倉

倉主何先生當天早上在倉裡執拾物品,約中午時聽到程小姐叫「有差人搵你」,之後就有警員內進「問呢問路」,他任職繪圖員,警員問他單位內的圖則是什麼,他表示那些是公眾付錢即可查閱的資料。六小時後警方帶走大量物品,包括︰

 

社運組織「新青年」物資

11

 

包括一幅橫額、一本月刊、一個大聲公、一件T-shirt、一疊卡片及一疊傳單,「新青年」為一個已停止運作的社運組織,於2008年至2011年期間活躍,主要為宣傳民主自由理念,動員成員參與示威如七一遊行、反政改、反財政預算案,售賣六四紀念品及派發月刊。何先生曾是成員之一,這批是以前遺留的物資,「擺咗喺度冇理,唔係呢次搜出來我都唔記得有呢堆嘢。」

他指被帶返警署途中,警員在車上問他「新青年」是什麼,他說是「名存實亡嘅組織」、「以前啲嘢」。他估計是次被捕與曾參與「新青年」無關,因為組織數年來都再沒行動,已沒有人知道是什麼。

 

十六把刀、兩把鉸剪

12

何指全為廚房用具,這批是倉庫存量的一半,為過去環保活動中收集得來,較好的留為自用,損壞的打算丟棄,其餘將會轉贈他人。他表示︰「一間屋企菜刀、肉刀、生果刀……坐底五六把刀,有啲師奶超市儲印花又換成set刀。」但他指人們搬家時,很多時都將刀具拋棄。

 

七百多個口罩

13

何指由樓下的巴基斯坦裔人士送贈,對方也是撿拾其他單位扔出來的口罩,並指工廈裡經常有各種物品被人丟棄。

 

數罐油漆

14

他指有的由他人搬家時拋棄,有的為街上撿拾,有的為自己用剩。

 

天拿水

15

「有油漆就有天拿水啦!」

 

機油

16

何在街上發現一桶機油被棄,用膠桶盛走一部分。

 

兩個對講機

17

何在街上撿回來「自己玩」。

 

勞工手套

18

何撿拾他人丟棄的手套,留來給環保義工使用。

 

一疊《熱血少年》

19

何曾購買數期《熱血少年》閱讀,後來放棄追看。

 

鐵枝、木棍

20

何指為撿拾用剩的建築材料而來。

 

電腦主機

21

「電腦係架生,收咗就冇得用。」何唯有向朋友借電腦。

 

一把氣槍

22

「玩具,有幾奇?」

 

一個鐵筒

23

「唓,一個鐵筒可以犯法咩?仲有兩個紙皮箱都係證物添。」

 

何總結︰「呢堆嘢唔洗錢,係奇怪,但真係好多嘢執,有緣、勤力巡街就好多嘢執。」他指有人不相信他租得起倉庫,但其實只是一萬多元月租,「有啲人唔信人係可以用咁多錢做一樣嘢。」他對事件最大的感受是麻煩到另外三位朋友,覺得不好意思,又覺得自己純粹是被利用,「唔好彩做咗棋子。」他稱半年間定期要到警署報到,令他損失工錢,會考慮追討。

他指被捕及調查過程中警方沒有向他表明過與旺角騷亂有關,被押返家中搜查時記者圍影,初時感到奇怪,「其實好細單,點會有記者影?見到記者影,同啲警察間言語先估到有關。」他指警察略有提起初一,問他當日去過哪兒,他表示自己沒去旺角。

 

陳小姐︰警方用咗六個鐘先諗到帶走咩物品

任職售貨員的陳小姐為何先生在環保活動認識的朋友,管有倉庫鎖匙,平日會上去幫忙執拾及照顧貓隻,當日帶著兩桶廚餘,打算到倉庫取酵素及木凳,帶到新界給一位耕種的朋友,來到門口就被警察截住,「問我邊個,想來做咩,我話上來攞酵素,喺度係朋友。又問我有冇望到裡面間隔、裡面有咩,我話我唔會睇裡面有咩。」

然後警察問她有沒有單位鎖匙,「我又好天真地畀咗鎖匙,就塔埋我。」她被帶到後樓梯搜查身上物品,但警察發現是廚餘後便沒有深究,再帶到單位內撿走她的手提電腦,又撿走她的電話及八達通。

她又指,雖然在警署落口供時都是針對證物問話,但警員常在閒談間「chok嘢」,例如問她初一去過哪裡,她回答「喺屋企」,其餘大部份時間都對警察「扮死狗」。她認為事件荒謬,「拎住啲廚餘畀佢哋初一?」又批評警方故意堆砌,「睇佢哋拎走乜,點可能拎呢啲搭車去旺角?呢啲嘢都冇喺(旺角)現場用過。佢哋用咗六個鐘,先諗到攞邊啲物品。」

她指自己非社運人士,只有十一年前出席過反世貿示威及每年的七一、六四活動,無參與任何政治組織,當時在門外被一班警察圍住,感到不安,「普通市民唔expect面對咁多警察,唔知有咩事會發生喺自己身上。以前細個聽過警察老屈,覺得同自己遙遠,都係朋友嘅朋友,原來隨時會發生喺自己身上。」

她指事件令她需另找電話、買儲值卡及八達通,並需重新加入所有Whatsapp群組,影響工作,幸好老闆體諒她,並相信她不涉及騷亂。

 

唐先生︰如果示威都叫有前科,七一幾十萬人都有前科

最後一位被捕的唐先生現為工程人員,曾與何先生合伙經營零售生意,故警方在商業登記冊上找到他的名字,亦將他拘捕。

唐先生憶述當晚約九時,他吃完晚飯看電視,「就睇到新聞佢哋三個畀人拉咗,我仲喺度恥笑。」他未為友人感到擔心,覺得不會告得入,誰知未幾就有警察拍門,「五六個警察入來,我仲諗緊係咪搵我。一個一手揸住張搜查令,另一個就搶咗我部電話。」

他對警察說︰「你要武器,我好多喎。」警察到他的房間搜索,他便將他的「武器」逐件介紹,包括雕刻用的木棍、砌模型用的膠管,「最搞笑佢攞住把木工鋸問我係咩嚟,上面咪寫住囉。」他因個人喜好收藏一把軍刀,「我仲話佢聽個柄啱啱整完,畀相佢睇,問佢靚唔靚。」不過警察只對刀鋒有興趣,但判斷軍刀沒有開鋒。

最後警方沒有帶走屋內任何物品,只扣起唐先生的電話,雖有舊電話作備用,但他指最大影響是被扣電話內存有地盤相片,「工程進度相可以問上家claim錢,宜家claim錢黃金時間過咗,上兩個月已經做咗final account。」他估計損失十工日錢,未計物料約為一至兩萬元,日後會將工作相片上載雲端。

他與何先生數年前因參與「新青年」認識,他指警員曾問他「新青年」是甚麽,他回答是「已成為歷史嘅組織」,又因2011年於反財政預算案示威中被捕,被警員問「你好似五六年前中環被人拉咗,係做乜?」,他答「喺條街行行下食花生就被拉」,他在訪問中表示︰「嗰時真係食花生,不過企喺馬路中心。」又估計被捕與「新青年」無關,警方是到倉庫搜查後才知道存有組織物資。他當時右腳受傷未好,仍包著支架及使用拐杖,被警員問他初一到過哪兒,他展示腳傷反問︰「我可以去邊?」

這次被懷疑與騷亂有關,是否因為他有「前科」?他說︰「示威都叫前科,年年七一幾多十萬人,個個都有前科。」被捕人士獲義務律師協助,撤控當天有數名環保活動朋友幫忙搬運物品及應對傳媒,唐先生指在警署聽到有女警說他們是「實有人資助」、「一定有啲嘢」,他表示︰「啲人係唔信,但真係有義務律師,真係有朋友幫。」又說︰「無理拘捕,我唔係第一個,亦唔會係最後一個。」

 

撤控當天,多名做環保工作的朋友幫忙搬運獲發環的物品。

撤控當天,多名做環保工作的朋友幫忙搬運獲發環的物品。

 

(如喜歡我的文章,歡迎follow Facebook)

作者: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LEGO快訊】LEGO迷你兵團正式登場 by 阿九
    講左好耐嘅 LEGO 迷你兵團終於都喺紐約玩具展前席正式登場!暫時公佈嘅產品總共有 5 款咁多,而當中以 75 […]…
  • 【劏房生活實錄】連打飛機/捽碟都怕被鄰居聽到. . . . . . by 一百八十呎
    上次講過我同隔嚟屋只係一板之隔,夜晚瞓覺連人哋呼吸聲都會聽到。人哋屋企又有小朋友,可想而知,捽碟的話我一定要帶耳機。試過唔記得戴,一開就大大聲「澳門首家線上賭場上線啦」,嚇到我心都離一離,人哋唔知以為我沉迷毒海都唔好啦。…
  • 【引爆中國】(二):中國沒有不分裂的本錢 by 薰華
    上次講到葛劍雄《統一與分裂》提出,中共政治政確下嘅標準計,中國歷史上只係統一過81年,而依照傳統中國所講嘅統一嚟計,其實中國亦都只係統一過950年。咁即係話,無論你中意由夏后帝啟開始計、由成湯開始計、由周召共和開始計、由秦始皇開始計,定係由…
  • 【口罩知識】99% PFE 就等同 N95 口罩? by Tango Chan
    PFE(Particle Filtration Efficiency)則是顆粒過濾效率,以 3M 為例,他們會利用 0.1 μm 的微粒及 28 lpm 流速來測試外科手術口罩的過濾性能。而普遍來說,這項測試容許使用 0.1 – 5.0 μ…
  • 【引爆中國】(一):中國只係統一過81年? by 薰華
    「支爆」呢個term,筆者都聽咗好幾年,然而每次話支爆,結果都好似不了了之咁,直至今年武漢肺炎大爆發,有朋友就開始盤點下現時中共所面對嘅所有問題,發現係歷朝歷代滅亡前夕嘅事件嘅大集合。既然係咁,筆者亦都想講下到底歷代嘅統一同分裂,背後究竟係…
  • 【引爆中國】(三):統一之後…… by 薰華
    今日唔係想講秦漢之際喺中原發生嘅事,而係睇下喺我哋呢頭,嶺南一帶發生嘅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1558
Date: 2016-09-01 12:01:41
Generated at: 2020-02-24 17:13: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9/01/141558/專訪旺角騷亂「武器庫」四名被捕人士-究竟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