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局已變成三體運動般難以預測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 社會運動

 

2016年的選舉混戰,使我聯想到天體物理學上有一個未解難題,就是「三體問題」,它纏繞人類百年,至今依然沒有正確的推導。

搜尋維基條目,三題問題解釋如下:

「找出已知初始位置、速度和質量的多個物體在經典力學情況下的後續運動。」

簡單點說,數學家和物理學家希望找出三個物體在某一時間中,在各自的重力影響之下,三者的速度及位置。牛頓的經典力學及微積分,已經準確預測雙體運動的結果。若果預科有讀過物理的朋友,都會引識引力公式,它可以計算地球與月球的引力關係。

但如果多加添一個物體,例如太陽、地球、月球三者的相互作用,情況就會變得極度複雜,窮盡歐拉、龐加來、拉格朗日等多位數學家的努力,與及現今電腦科技的加持,三體問題仍然未能攻克,我們仍未能準確預計三件物件的動量。即使我們只能將三體問題簡化,例如將三體的運動限制了一個二維的平面,減少計算中之變量;又或者假設第三件物體的質量遠比其餘兩者為少,減少第三物體對整個三體系統重力牆的影響,都未能求出合理的解。

 

本土自決就是第三體

2014年前,香港政局就是雙體運動系統,很容易預計:政府發球,建制二傳,泛民用示威遊行反制,之後再於議會內象徵式反對,周而復始。反正非政制性問題,只要取得立法會通過都可以通過,北京根本不著急,著急的只是香港市民大眾,因為五十年不變的期限一天一天的倒數著;對建制系統而言,泛民的抗爭是隔靴搔癢,沒有打中要點,更沒有令到建制利益有損,難說是「階段性勝利」。王光亞主任已明言泛民亦都可以是建制一部分,反證中央深明這一群老對手之套路,凡可控的,是錢、是權,皆可控之。雙體運動,操盤者自然能夠運籌帷幄。

港獨、民族自決、城邦建國、歸英這類的主張我先歸納為自決陣營。2016年前新東補選之前,大眾覺得這群人痴人說夢,是社會中的小眾。但當梁天崎與本民前團隊一舉攻下6萬6千票,大家才如夢初醒,驚覺這群人並非一個可忽略的質量,中大民調亦指17% 受訪市民心認為自決前途是香港未來的唯一出路。2016年立法會選舉,自決陣營取得三個議席,三分天下局面逐漸成形。

 

本民前於2016年新東補選平地一聲雷,本土陣營從此成為香港政壇第三勢力

本民前於2016年新東補選平地一聲雷,本土陣營從此成為香港政壇第三勢力

 

與朋友笑談,現時的政局是三分天下前夕,本土自決陣營的情況,有點似劉備被曹操追殺於新野博望坡。東吳就是泛民陣營,無論它們是否願意,都要拯救劉備,否則若荊州要衝落入曹軍之手,縱有長江天險,被突破也只是時間問題。未來四年,會否出現如赤壁之戰般精彩的好戲?就真要看看泛民及自決陣營有沒有老六、老六及老七般的軍師大腦。

 

是鬼?非鬼?

陰謀論者認為,第三股政治勢力是鬼,他們是中共扶植,主要作用是用來牽利泛民,並在選舉之中偷走大量選票,利益角度而論,是有可能;但從廣大戰略而言,筆者覺得可能性不太大。

 

今次選舉出現泛民退選潮、雷動計劃、威脅恐嚇等,令到往屆可以坐定粒六早收工的建制派助選團都要拉票至晚上十點半至選舉結束。

今次選舉出現泛民退選潮、雷動計劃、威脅恐嚇等,令到往屆可以坐定粒六早收工的建制派助選團都要拉票至晚上十點半至選舉結束。

 

建制內部要樹立敵人,目的是為了要打仗。有敵人,就可以問上頭拿錢維穩,有錢就自然通神。萬變不離其中,都是錢作怪。中國大陸有地方官員不希望反政府人士離開國土,是留著藉口可以向中央取錢。守著一個異見人士,政府就需要動員人力物力去「照顧」他,當中有多少利益被中飽私囊,大家都心知肚明。不過若果將尺度抽離一下,將香港放於國際政治關係裡推演的話,若果有人真的藉建立港獨來鞏固自己的官位或者財路,一是智將,一是智障,此舉乃兵行險著,風險極大,隨時玩火自焚。

香港是南中國的門戶,遠比中國任何一個海港城市來得自由開放,不單是政治自由,而是人才、資金、物流、情報、資訊上的自由。加上中共在最近南海博奕徹底失利,她絕不會容許沿南海之濱的城市再有任何大變卦,即使香港不是軍港,也沒有險可守,但卻是資訊高度集中的要點,是一個node、一個hub,如果 hub 被攻陷,又或者她脫離指揮中心掌控,等於是盲人上戰場,這是極致命的打擊。

退一百步來說,扶植主張獨立的「臥底」組織,用來收集敵方情報,即使組織內部全是自己人,但你很難控制民間的輿論,弄假成真的可能性是一定存在。香港不是大陸,沒有敏感信息會被屏閉,這種惹火、激進思潮在網上極易傳播。一石激起千重浪,江山從此多事,民間自會有同樣理念的人建立相似的政治組織。現在學校都開始有學生建立香港自決或港獨關注組織。只要思潮一被點起,要煞停近幾不可能。

獨立的呼聲不止於香港,在廣東、台灣、新疆、西藏也會形成類似的思潮,出現骨排式脫離中央獨立或「命途自決」,如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初「蘇東波」浪潮的蘇共崩毀,那才是中共最大的夢魘。

 

「香港是本難讀的書」

中共對香港又愛又恨。若果北京左獨上腦,單方面毀約取消一國兩制承諾及基本法,其實是左毒上腦,也是自絕財路。什麼X 港通可以全部玩完,共幹也沒有了安全的避風港能夠放金錢。看看近來成報評論,可見樓上有多少人借山高皇帝遠的香港來謀財謀權。

所以中共最高匹必需要小心維持這個平衡,太左的話,幾十年投資一下泡湯;太鬆,則可能江山不保。回歸十九年來,中共一直都想學港英時代以買辦治港,橘越淮而枳,只能學其形,不能習得神髓,反正是越治越亂。

筆者在學時曾經問過一位國際關係學教授,他對五十年不變基本法的看法。他指出五十年不變是一個相當精巧的設計,試想有世上有那個國家可以行兩種法制?北京可以將自己法律框架不能做的工作「外判」給香港,而香港又可以作為仲裁中心,為中國爭取最大利益。(因為大家都知中共的法制都是得啖笑)維持香港獨立自主,對香港及中國來說都有裨益。不過要中共嚴守法律,也真是緣木求魚。

香港是個小環境,小環境也難可以擾動大氣候。中美日韓俄在亞太的互動、南海爭議、中台關係,以至TPP、一帶一路等國家級戰略組織,香港都有其身影,它們對香港政治的影響力,其實遠比地區議題來得巨大深遠。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結束,真正的政治大時代旋即開展,2017年特首選戰相信是香港有史來最錯縱複雜的選戰風雲。

 

原文刊於筆者博客

 

作者:WL

返工好天,放假落雨,喜歡遊山玩水的人就最易明白。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2248
Date: 2016-09-13 20:58:12
Generated at: 2021-10-27 11:16:1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9/13/142248/香港政局已變成三體運動般難以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