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洲只是冰山一角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行騙長官梁匪振英交代橫洲規劃嫌疑記者會,不出其優異往績所料,牠堅守三唔政策:唔知道、唔清楚、唔係我,香港人別被牠那些不知所云的「粒粒皆辛苦」廢噏轉移焦點,橫洲之亂,只看以下三點。

 

1)公屋數量乃稻草人

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和姚松炎一直以橫洲萬七公屋變四千去追殺梁匪政府,整件醜聞由小貓三四隻變政治漩渦固然教人樂觀其成,但就算萬四單位他朝成真,對不起,左翼議員亦只是為他們的潛在票源——單程證 aka 新殖民作嫁衣裳。

一天百五人,一年五萬四,中共殖民香港十九年,塞給香港彈丸之地逾百萬新殖民人口,港共放軟手腳亦故意無計可施硬食,就算廣闊如橫洲一隅,插滿視覺污染公屋群,亦不過勉強消化新殖民一年之數,代議士不趁此飛來橫洲之機把握輿論壓力,猛砌港共刻意人滿之患陰謀,卻在公屋數字遊戲中糾纏,是本末倒置。

 

2)橫洲綠化帶,兵家必爭之地

港共敷衍港人那四千公屋位處橫洲綠化帶,那片綠油油之地雖然不受郊野公園條例保護,卻是新界西北最後一片處女地——南生圍的屏障,港共梁匪借打土豪名目,企圖染指南生圍側門,此惡例一開,港共連合地霸把新界西北東北及西貢一帶唾涎已久的豪宅綠地逐一夷平也不再是夢,在下重申多一次:香港當下缺的不是房屋,而是人太多,各位別被港共繼續擺稻草人誤導淪為天真嬌。

這亦回應第一點提及港人勿單單在公屋數字遊戲上消磨,橫洲綠化帶一失,港共借建公屋道德光環掩飾陽謀,由球證帶頭先破壞後偽保育,到時距南生圍成為歷史照片之期亦不遠矣,新科超級區議會票王鄺神俊宇當年借過帶頭守護南生圍的光環行動,未知鄺議員現在還記不記得初衷?

 

3)梁匪政府分崩離析只是假象

吃免費花生的確滋味,梁匪、品客財爺、林鄭振英近日上映政府三巨頭內閧,許多花生友自以為睇人仆街最開心,然而梁匪竊位任內刻意拉倒政改,來年所謂特首選舉再次淪為吮舉,其實我們只是阿寶.jpg,所謂民意和民怨,在即將開始的特首欽點戰跟前,我們只是太監打飛機而已。

2017便是香港折墮二十年國殤,每五年一次整個社會口水溝精液橫飛,沉淪在中共虛偽欽點鬧劇,這種劇情早已反證「一國兩制」這塊中共遮醜布早就該被港人起義撕毀,同一件蠢事做足廿年,當年胚胎今日都是大學生了,橫洲之亂引發港共閧牆,一眾政渣官渣謬事亦只是再次提醒港人:繼續跟着中共亂政胡混,香港和終囯除了攬炒,我看不到生路。

 

 

作者: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李怡先生,謝謝你 by 馬黑白
    自小媽媽便說,有空時要多聽李怡先生在香港電台的《一分鐘閱讀》,因為每日講一本書,每日說一道理,絕不簡單 。近年,媽媽因病離世。在媽媽人生中的最後數月,床頭總放著他的《閱讀人生一百篇》,她入住過幾間醫院,此書也是隨身攜帶。當時我會讀書給她聽,…
  • 【遊戲攻略】解鎖二三艘潛艇教學 《Monster Hunter Rise》刷國王獨角仙悶到瞓著 by 滅盡殺手
    早兩日我哋嘅一篇小知識技巧篇入面有提到要盡快解鎖收集道具必備嘅潛水艇,雖然做村任好快就會有第一隻潛水艇,但係要 […]…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Zopiclone——傳說中的安眠藥「白瓜子」 by 小小藥罐子
    Zopiclone,可以讓人入睡大約6至8個小時,所以,一般建議連續入睡至少8個小時,避免出現「宿醉(Hangover)」的機會。所謂「宿醉」,簡單說,透過安眠藥入睡後,如果睡眠的時間不夠長的話,醒來後,仍然可能會覺得睡意未散,頭昏腦脹,影…
  • 中咗Covid,我終於可以休息 by 小盛女
    平時好少人打電話嚟,但係同事開始知道我中咗之後就一日收幾個電話,關心嘅說話當然有,但重點都係公事…
  • 專訪「政見唔同就分手」Heather Yeung:「我係香港人囉!」 by 清君
    我就對「政見唔同就分手」的Heather更有印象和好感,於是膽粗粗邀請她做訪問,當時由於見到雲海的「東張西望inbox」post,我滔滔不絕的解釋澄清自己不是騙子,她也知道雲海那個post,於是莞爾,笑了。然後相約於北區某咖啡店等,可是作為…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2726
Date: 2016-09-22 03:47:15
Generated at: 2022-10-07 20:28: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9/22/142726/橫洲只是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