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後攝影師自資出相集重述旺角騷亂,批主流媒體忽略事實

九十後社會紀實攝影師文豪

90後社會紀實攝影師文豪

 

由兩名九十後組成的「90後社會紀實」自資出版紀錄旺角騷亂的相集《年初一紀事》,任職攝影師的文豪及就讀創意媒體的Kaiser KS表示,主流媒體報導扭曲、忽略事實,希望透過順時序展示相片及以最少的文字,不偏頗地重新陳述,讓讀者重組及思考當晚發生的事。

 

警方處理失當令衝突加劇

Kaiser KS指對比起雨傘運動有大量相關書籍出版,沒有人出書講述年初一事件,「可能年初一接近本土派嘅人多,本土人比較集中互聯網,但互聯網嘅嘢好快過,書都係一種好傳訊工具,係書先會永遠留在心中。」

Kaiser KS指有主流媒體將當晚事件扭曲成暴徒反中亂港,希望藉相集無偏頗地重新陳述,「當日好多訊息唔流通,想畀客觀相片,畀人喺腦內重組故事,唔係TVB話掟磚,就『係呀,掟磚呀』。」可是當晚的確有人掟磚,「掟磚」不是事實嗎?「主流媒體話旺角暴徒掟磚攻擊警察,好firm地話對警察。其實未必針對警察,可能掟自己友、掟空氣。」

電視台片段亦攝得有警察被磚頭擊中頭破血流,這怎麼說?文豪說︰「佢影咗個警察流血,但冇影到點解流血,經過剪接之後就話係示威者掟。」Kaiser KS指出當晚有警員都有份掟磚,受傷警員亦有可能是被同僚掟傷,「有得斟酌。」

文豪認為是警方處理失當才造成當晚局面,但主流傳媒的報導法都忽略或刻意隱瞞這個原因,「警察不合理地包圍小販,先造成同本民前嘅衝突,本來衝突可以隨住黃台仰閃人、梁天琦被捕而完結,但警方開槍,不合理動用大規模警力,刺激市民情緒。」

是這樣嗎?Kaiser KS敍述,他當晚到達砵蘭街現場時警民正在對峙,小販繼續擺賣,他自己也買了一串魚蛋吃,之後警方衝向人群並未有舉旗警告下施放胡椒噴霧,衝突時起時停,直到本土民主前線以梁天琦為立法會候選人為由,聲稱進行合法遊行,不獲警方開路後持盾衝向防線,警方將人群擊退至亞皆老街街口。

這時他看見最不合理的情況出現了,人群退到亞皆老街街口,原本可轉入亞皆老街或沿砵蘭街向北散去,但有六名交通警阻止,要求人們向南退回剛發生衝擊的一段砵蘭街,「嗰邊有full gear差佬趕我哋出來,你叫我哋走返入去?」於是人們開始向交通警掟雜物,開頭掟水樽,繼而掟卡板、垃圾桶,沒有防護裝備的交通警難以抵擋,其中一人向天開兩槍。

他形容當時四周的人都十分驚恐,群眾情緒激動,「呢代香港人冇聞過硝煙味。掟嘢聲都好細聲,但嗰兩下槍聲好大聲,啲人『仆街啦!』『有火藥味!』『咩事?』」然後他看到開槍的警員立即被其同僚按住,帶上警車。

文豪表示,就他親眼所見,真正參與衝突的人不多,「後來因呢件事被捕嘅人,多過有參與嘅人。」他又指媒體以「暴動」形容是誇大,「又冇人去銀行搶劫,嗰陣六七暴動係扔炸彈、殺人。」

 

現場黑暗混亂,思考工序留給讀者

相集每張相片都註有日期時間及文字描述,「主流媒體只有大約時間,我哋mark埋分鐘。」相集開頭有描述警方何時舉旗、作出什麼呼籲,哪些政黨人物出現、在做什麼,發生衝擊、衝突暫停小販繼續擺檔等,但到了2016年2月9日02:00一名交通警開槍,該警員被護送登上警車,然後02:20一批全副裝備的防暴警察到場增援後,之後的相片描述都沒有形容相中在發生什麼事,只有時間及地點。

「後來唔係好識形容。」Kaiser KS遲疑地說,「留返空間畀人諗,好過話哂畀人聽,去到後期,有啲嘢好難用文字交代。」他坦言,在較早時段按下快門前還有一兩秒思考發生什麼事,但開槍後完全沒有時間思考,「剩係攝影、攝影、攝影,思考工序留返畀讀者去做吧。」

他舉例指拍得物品燃燒的相片,若以新聞角度記者或會寫「示威者焚燒雜物」,但他自己只寫「彌敦道」,「畀返個空間人諗,點解班人要燒垃圾咁激?」他又指出相集裡其中一頁,04:40山東街攝得有小販檔擺賣,05:01彌敦道攝得有人雙手提玻璃樽前行,「一街之隔,四點四十分有人食緊魚蛋,五點有人掟嘢,係咩事呢?」文豪則一句總結︰「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

「一街之隔,四點四十分有人食緊魚蛋,五點有人掟嘢,係咩事呢?」

「一街之隔,四點四十分有人食緊魚蛋,五點有人掟嘢,係咩事呢?」

 

有人看到相集後表示,相片畫質粗糙而且相當暗,很多地方看不清楚,Kaiser KS說更能反映在現場的切身感受,他自己在混亂中都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只是不停按快門拍下再算,事後看相片才知道是怎樣。「如果旺角黑夜好似新人結婚相咁,有清楚面貌、背景,就冇現場感。我想人好似喺現場咁,好黑好亂。」他以防暴警與示威者交鋒的相片為例,除雙方碰撞的位置較光亮,四周相當漆黑,「當時係剩係見到衝突,睇唔到周圍。」

 

「好黑好亂,剩係見到衝突,唔知周圍咩事。」

「好黑好亂,剩係見到衝突,唔知周圍咩事。」

 

有立場,沒偏頗?

那一晚感覺如何?Kaiser KS說︰「好撚驚,好撚攰,但我哋一定要繼續。」文豪最深刻都是開槍一刻,「非常震驚,擔心有人傷亡。」

Kaiser KS表示,相片陰暗、色彩少,除了設計上比較美觀,也為營造絕望感、暴力感,「生活喺呢個環境見唔到咩色彩,見唔到將來,只有灰暗嘅人生,配合返當晚都好絕望。」相集封底內頁是電影《2046》曾引用的劉以鬯名句︰「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Kaiser KS指眼淚、血水令記憶潮濕,而《2046》也是一部很絕望的電影。

相集封面是小販檔食物的特寫,封底是落閘關閉的旺角地鐵站出口,他說這也是他們該晚經歷的開頭和結尾,「開頭我去到篤咗串魚蛋,最後地鐵封站,我哋都搭唔到地鐵走。」他指年初二早上無法乘地鐵離去,又怕遭警察驅趕,「速龍隊發癲咁趕人走,我哋都怯。」他與文豪繞路到另一區吃早餐,太餓太累了,「成晚冇食過嘢,係食咗好多胡椒同濃煙。」

兩人批評警方處理失當,又說感到絕望,這樣不是有立場嗎?還算沒有偏頗嗎?文豪回答︰「主觀判斷係基於客觀事實。」他指主流媒體連客觀事實都扭曲或沒有講出。Kaiser KS指當晚很多主流媒體記者表現不專業,「啲記者講『快啲返去瞓』、『唔好阻住我收工』,紀錄者唔可以走㗎嘛!」

文豪負責出資,Kaiser KS負責設計、發行、物流,過程中最大的困難都是錢,「主要印書問題,香港印刷好貴,大陸印$1.2一本,香港要$25。」但他希望支持本土工藝,並選用較環保的再造紙及大豆油墨,「香港係有印刷廠而係質素高,大陸嗰啲都唔知咩墨水。」

此外,他欠缺製作書本經驗,花了大量時間修改稿件,更一度連書脊都忘了做。然後就是售賣的問題,「做咗個好柒嘅決定,PM接受面交。」他們亦接受本地及海外網上訂購再郵寄,於是花大量時間寫地址、貼郵票,幸好亦洽得小店及書局寄賣,部分收益按小店要求捐助流浪動物。而Kaiser KS正籌備拍攝講述香港未來的獨立電影《2047》,希望將賣書利潤用作資金,相集初版發行一千本,他指若有人提供資金,會再加印。

 

 

(如喜歡我的文章,歡迎follow Facebook)

作者: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3105
Date: 2016-10-01 19:14:00
Generated at: 2019-11-22 14:14:3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0/01/143105/九十後攝影師自資出相集重述旺角騷亂,批主流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