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無一用

藍皓 攝

藍皓 攝

 

遮打革命兩年多過去了,當日我也似逆先生般朝伏夜出,搭𨋢思考,乘車打字,不惜一己之力,祈望以筆尚武,砥礪人心,喚醒沈睡裝睡或者瞓唔醒的人,冀願拯救這片家鄉,然而天氣和腐敗往往不似預期,民主回歸固然一池春夢,大中華精神病亦似百千層陳腐紮腳布,把所謂大多數比羔羊更待宰的香港人綑綁,一場流產的革命,散渙了民意,也淡了許多顆熱心。

旺角是我每星期總會心癢癢去一兩次的地方,然而時至今天每當我循阿皆老街往登打士街逛我想逛的街的時候,彌敦曾經的連營、穿制服的猖獗妄語、朱經緯及其同謀匪類施的暴、每個路口地上分不清主人的淌血、漫天飛磚⋯⋯諸如此類,都是一串串的心結,對,以上種種留給每個曾經為歷史轉捩點空轉流淚的人,那種濫觴,當事人看不到那些歷史罪人死去的一天,都是死結。

敵人毫無底線的猖狂,對比不斷出賣人民,綁手縛腳所謂扮民意代表,格外諷刺,這批視香港人本土利益和生存空間如「運動」的議會公務員,從政三十年,一地荒唐言——民主回歸、07/08雙普選、2012雙普選、16/17雙普選⋯⋯ 一大抽看到都懨悶倒胃的蒼白承諾和成功爭取失敗,那班九十年代入議會聲稱宇宙唯一「民主」代理商的人,他們除了起祭壇就是搭大台,三十年來除了自己的戶口和頭上的光環,真普選終極普選乜乜柒柒聯盟統統收皮當飯食失敗最積極,民主買辦今日尚可甩頭甩骨地金盆洗手。

一身贅肉的前尊貴「民主」議員富貴地淡出政壇,笨重的他們走了,不帶走一片烈炎,留下一片年輕人生哉死哉俱無立錐之地的香港,曾經一片丹心的後生仔發現,原來香港什麼都沒改變,不,有變的,變得更差而已。

作為其中一位清楚明白這三五七年來香港發生過什麼事的無名氏寫字人,某自命民主大報念茲在茲什麼「雨傘運動喚醒群眾」,哈哈,「群眾」喚了什麼屁出來?剛剛過去那次選舉,聲稱建制的人更獻世,自詡泛民的更販民,新瓶舊瓶破瓶爛瓶,都只是盛着中共的酒,原來那場傷逝破事兒,香港人輸得那麼徹底,都驚不醒中了「空談民主,了無主權」降頭的善信,許多新皮囊泛民傳承了他們的黨,老人的分靈體陰魂不散,其實都不必水晶球或者時光機,給什麼鄺俊宇林卓廷之流多一個甲子,他們老到掉牙時,尚在口頭建築民主終囯。

看着這些年來這些荒謬事,在下也會心痛,傷疤從未康復,痛到一個點後,逆嘶亭兄自稱的犬儒,我理解,我亦感同身受,我不談不說,給自己現充,做個正能量的正能樣,勉勵同伴,砥礪廉隅,也許我再過三兩年回首,亦只是金魚街活着藉藉無名,死去亦寂寂無聲的一條鹹魚,但鹹魚也有談理想的。

說到尾,冇心人扮作上心,有心人放不下心,皆因吾輩皆是同熱愛這片土地之人,我們這些呆在此城幾十年,生於斯長於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護照?

 

作者: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4558
Date: 2016-10-25 04:58:11
Generated at: 2021-11-27 16:55:2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0/25/144558/百無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