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屋住滿了空虛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arah Joy)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arah Joy)

 

在下曾經聽一位替富貴人家子弟當補習老師略述他的工作奇遇,當中有件佚事我到今天還印象深刻。

他那僱主家住中半山,就是什麼貝璐道梁振英家中某間房有 Hello Kitty 貼紙呀那些貴價豪宅,他首次上班時,俯進僱主家宅,教七百萬人都震驚了——倘大過千呎客廳,竟然屋無長物,僅有一張碌架床,一張摺檯(就是深啡色彷木紋,每個屋邨仔女從前一定用過那種),三張摺凳,Do Re Me,女主人、小孩、補習老師,之係我朋友,呈品字圍着那張摺檯坐,他就在這間打個呵欠都有回音的豪宅中授課。

有曰窮人家徒四壁,原來富人亦然,香港有許多人住得比狗更沒尊嚴,但原來尊嚴跟貧富原來無關,窮得只剩下錢,富亦只餘下空虛。

一間屋,或者一個家,兩口子,三四百呎已經夠用,雖說人心不足蛇吞象,但給兩個人住三百坪,卻是快樂的煩惱,有些煩惱是自找的,冇咁大個頭勿帶咁大頂帽,問題不在帽子,而是閣下忘了照鏡。

人心亦然,有些人明明心胸不寬,卻還要死裏堆冗餘的傢私和雜物,擠得那個房間串步難移,卻怪雜物們為何不請自來;有些人卻是一片空白,對人無情亦無恩怨,輕輕的我來了又走了,拂了一身還滿,他的心是一間精神時間屋,無嗔無癡,一片茫茫地平線,唯一出口,卻給堵住了,外面的人進不來,裏面的人也沒有半分動機出去,膚淺的人們大聲疾呼:你要正能量呀,不要放棄自己呀,房中人卻是冷笑都省下,他的心早就被野狗叨了,從未堅持,何來放棄。

空即是色即是空,房間很大,空虛更大,無欲無求強調那個「無」字,粗體斜體再底線的「無」,早已不是無。

 

作者: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5874
Date: 2016-11-13 00:18:06
Generated at: 2021-11-27 16:08: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1/13/145874/大屋住滿了空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