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我不是卡特蓮娜

league_of_legend___katarina_by_julia_mifei-d9jb8e5

Julia-MiFei

 

今天我照舊的和爺爺吃過早餐後,就出發到市場的肉檔去工作。經過這幾年來的省吃儉用,我總算儲夠錢把這個攤擋買下來了,總算是有了自己的生意,是賺是賠都是自己負責。到達肉檔後,我的柏擋已經把今天要賣的三頭豬從批發市場拖過來了。我拿起我的刀開始幹活,這將會是平凡的新一天。

「老闆娘,請給我四塊有骨的豬排。」一個陌生的客人對我說。

「沒問題,這條好嗎?」我用手中的刀挑起其中一條豬柳,轉頭望著那位客人,答。

「你!你是不是諾克薩斯的卡特蓮娜?你怎麼會在這賣豬肉的?」他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雀躍。

「對不起,你認錯人了。」我早就對這習以為常,幾乎每天都有人在問我同一條問題,為甚麼我偏偏要長得像這麼出名的英雄呢?紅色頭髮是天生的,眼上的疤痕爺爺告訴我那是我四歲的時候從鞦韆上摔下來做成的,腰部的紋身從爺爺撿我回來時已經有。在瓦羅然大陸上,有誰會不認識諾克薩斯的卡特蓮娜呢?但我不是她,她每天都在召喚峽谷內作戰,而我則在這市場裡靠售賣豬肉維生;她在諾克薩斯統領軍隊,我在蒂瑪西亞悠閒生活;我和她本來就河水不犯井水。總之,我不是那個英雄「不祥之刃卡特蓮娜」。

「沒可能的,你根本和直播中那個卡特蓮娜一模一樣。」那客人興奮得手舞足蹈。

「你真的認錯人了,這裡是你的豬排,多謝你100聯盟幣。」我為了終止言對話,直接把斬好的豬排遞了給他。

「你不承認不要緊,但你可以跟我合照嗎?」那傢伙拿出一個奇怪的機器,一隻手搭著我的肩膊,拿著機器的手則伸直,用那圓形的頭部對我們。

「喀擦!」還沒等我作出回答,那機器發出一種我從沒聽過的聲音,然後他放開了我的肩膊。

「多謝你,可能你有特別原因所以不能承認,但我還是要多謝你。」那個客人說。

「對不起,雖然可能會令你失望,但我真的不是『不祥之刃卡特蓮娜』。」我收過了他的100聯盟幣,並且轉頭不再看他。

就在那一刻,我的腳下突然出現了一個碩大的圓形魔法陣,藍色光線寫成的符文從魔法陣中劇烈湧出,地上括起了由下向上的狂風,我的頭髮被吹得隨風飄舞。符文湧出後浮在半空中,把我團團的包圍著,然後光芒一閃,我不自禁地閉上了眼睛,當我再睜開眼的時候,我聽到了清晰的一句:「Welcome to summoner’s rift!」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我會來到召喚峽谷了?不單如此,我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就被換上了一件奇怪的紅色衣服,頭上纏上了一條白色的頭巾,背上背著兩把奇怪的彎刀。

就在我還未弄清楚事情始末之際,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我被召喚師控制了?那該怎樣辦?我的身體已經不屬於我自己了,它自顧自的住前走,我完全沒法抗拒。

莫非我成為了「不祥之刃卡特蓮娜」,而且被送來召喚峽谷中戰鬥?這是怎麼回事,讓我回去啊!可惡!這該死的身體不聽使喚!有人可以來救一救我嗎?可惡的召喚師!你憑甚麼控制我的身體?

一直往前走,平常在直播中看到的防衛塔出現在我面前,比想像中矮很多呢;希望我待會不會被這東西擊中吧!

不是吧?前面那堆草叢的草看起來超硬的,我不要撞過去啊!媽的,要撞了!就在我踫到草叢前的一刻,那些草消失不見了!只要我一走前,前面的草就會消失,而我後面的草則再次出現,真是神奇的草叢,難怪英雄們躲在這裡就不會被發現了。

嗯,現在不是驚訝的時候,我又被拉出草叢外了,前面就是河道吧,在那邊蹲了一下子後,我就被帶去幫蜘蛛女伊莉絲打藍Buff,天啊,藍Buff的石像怪近看超可愛的說,好想把他縮小然後帶回家哦。我使勁地把刀子投擲過去後,就不由自主地轉身離去了,我可愛的石像怪啊,讓我多看一會吧。

可惡,我不是來觀光的!究竟我要怎樣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怎樣才能拿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

我走到中路,我發現我對線的對手不見了,兩方的小兵則各自各的互相砍殺著。我用小刀擲死了一個小兵。然後到另一隻小兵後面徘徊一陣子,再起腳一踼,腳背結結實實地感受到踼在人肉上的質感,那小兵應聲倒下,身體和地板撞擊發出的聲音清晰可聞,在我回過神來之前,那屍體已經消失不見。這裡究竟是甚麼鬼地方,我一定要在這裡身不由己地戰鬥嗎?

幾波小兵之後,中路終於出現了英雄,是帶著重擊的石頭人墨菲特,那我豈不是要起腳踼這個石頭人?我不要,一定會痛得要死。但身體還是不聽使喚,先把刀子飛過去石頭人那邊,然後不知怎的我就出現在石頭人的背後,用刀狠狠地刺在他的背上。

「噹!」刀刃和石頭撞擊發出刺耳的聲音,石頭人身上也因此掉下了不少碎片。我抽出刀子轉了一圈,刀子又一次結結實實地砍在石頭人的身上,震得我手臂也有點發麻。然後我方的蜘蛛女伊莉絲從河道中走出來,向石頭人吐了一綑蜘蛛絲,把他狠狠的纏在地上,我一腳踼過去,媽呀,果然超級痛的,可惡的召喚師,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好嗎?他媽的,要不是身體不聽使喚,有哪個瘋子會起腳踼這塊大石頭呢?

「First Blood!」旁白聲音又再響起,那些擴音器究竟是裝在哪的呢?

我真的不想再留在這裡了,我大聲向已經轉身準備離去的伊莉絲說:「我不是卡特蓮娜,我不應該在這裡出現的,請你救我!」

伊莉絲沒理會我,頭也不回地回到草叢去。

由於對面少了一個人,所以很快的,他們就投降了,我總算保住了清白之身,沒死過。

「Victory!」那個煩人的聲音又來了,然後我動彈不得。可惡!即使完了也不還我自由嗎?

我腳下再次出現魔法陣,然後我發現自己被傳到一條輸送帶上。輸送帶上推滿了小兵的屍體,緩緩的前進著。我在屍體堆中爬起來,發現石頭人正正被我踏在腳下,而前面則躺著和我一樣零死的伊莉絲,我走過去拍了拍她。

「起來吧,這裡究竟是甚麼地方?」我一邊拍他背脊一邊問。但是她沒有反應,我心裡有點不祥的預感,低頭一看,蜘蛛女的皮膚已經失去彈性,被我的手掌拍出了一個凹洞。我把她反過來,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果然她已經死了,看來在這輸送帶上,除了我之外,其他的都全是屍體。

我放下伊莉絲,沿著輸送帶前進的方向前行,腳下傳來肉體的質感讓我毛骨悚然。我向前走了幾十步後,又再次看見了石頭人的屍體,為甚麼會有兩個石頭人呢?難道剛才那邊的屍體是個假貨?為甚麼會有這樣一條佈滿屍體的輸送帶呢?我要如何才能離開這裡回家呢?

一邊思考著這些問題,一邊向前走,大約走了五分鐘,沿途有四具石頭人的屍體,有七個路西恩,還有四個賈克斯,這跟他們的死亡數都非常一致,想到這裡,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再走幾分鐘後,終於到了輸送帶的盡頭。輸送帶的末端向上傾,把屍體運到大約三樓左右的高度,在那兒,一件又一件的屍體掉下到一個漏斗內,那個漏斗相連著一部大型機器,與其說是機器,實則上更像一家三層高的小屋,四面都是密不透風的鋼材,用肉眼都可以看到鋼材正在不停地震動,伴隨著「轟隆轟隆」的聲音。我從輸送帶上跳了下來,繞著走到小屋後面,那兒有一條直徑約一米的大鋼管,我感覺裡面一直有東西在向前傳送。這令人噁心的機器究竟是甚麼?所謂的英雄聯盟究竟是甚麼東西?

無論是為了尋找答案還是尋找回家的路,現在我能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跟著那條鋼管往前走。走著走著,四方八面開始有不同的鋼管匯集過來,它們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大形的網絡,舉目四望,我發現除了鋼管之外,四周已經甚麼都沒有了。再往前走幾分鐘,眼前出現了一些大型的油缸,那些管子紛紛集結到那些油缸去,一個油缸大約都連接著四至五條管子。那幾十個油缸後面是一道很高的牆,牆上有密密麻麻的守衛在站崗,射燈在規律地照耀著附近的地方,就像監獄一樣高度戒備。直覺告訴我必需要離開這裡,被發現的話一定會十分麻煩,安全地回家比問題的答案重要多了,所以我立刻躲到管子的後面。我慢慢地彎著腰前進,繞著這個設施找路離開。

大約繞了半座設施後,我看見一條馬路,看來是設施的出入口,我探頭出來觀察一下,大門的守衛超級深嚴,十步一崗,五步一哨。我只好繼續躲在鋼管的後面,沿著馬路的方向匍匐前進。

趴著身子爬行了一段路,應該已經離開守衛們的視線範圍了。我慢慢的站起身來,走回馬路上。路上一直都沒有人經過,沒有馬匹,也沒有車子,一條筆直的馬路上,就只有我這一個又餓又渴的人在走著。在我的正前方出現一條分岔路和一個路牌,左邊指著諾克薩斯,右邊指著佐恩。

天!我回到大路來了,可以回家了!

我用了三星期,徒步橫越了咆哮沼澤和卡拉沼澤,才回到位於蒂瑪西亞的家。我踏入家門,發現爺爺獨個兒坐在沙發上,家中卻被弄得凌亂不堪,所有東西都被翻開,狼藉地散落在地上。

「爺爺,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我撲過去爺爺的懷裡,問。

「沒甚麼,幸好你不在家。這幾個星期來你去了哪裡?」爺爺摸了摸我的頭,說。

我一五一十地把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爺爺,包括我胡裡胡塗地被傳送到召喚峽谷作戰,包括那條運載屍體的輸送帶,也包括那幢為於戰爭學院附近守備深嚴的設施。

「我的隱藏裝置被他們破解了嗎?這一天終於都到來了。」爺爺說著不明所以的話。

「甚麼隱藏裝置?我不明白。」我問爺爺。

「都到了這一步了,是時候讓你知道事情的真相。讓我從頭說起吧。」爺爺又再一次摸了摸我的頭。

「初期的召喚峽谷,差不多整個都是用魔法組成的幻象,大家在直播中看到的,只是由魔法制造出來的立體影象。召喚師用魔法裝置控制英雄的幻象,老實說,那只是一個由魔法製造出來的煙火大會罷了。我那時還是是戰爭學院裡的科學家,專責召喚埉谷中武器的開發。

但是有一天,魔法力量突然全部失靈了,英雄聯盟整個停擺,戰爭學院的元老們非常緊張,卻又找不出任何原因。但這已經對瓦羅然大陸做成了一場災難,召喚師們全都不知所措,大家都害怕戰爭會再次肆虐這片大陸。幸好魔法力量在短時間內就恢復了,一切回復正常。元老們隨便找了幾個魔法師祭旗就當作和公眾交代過了。然而魔法會突然失效這件事已經深深地印在大家的腦裡了,所以學院中的科學派開始抬頭。」

「科學派?」我打斷了爺爺。

「就是提倡用科學的力量來運行英雄聯盟,不再依賴魔法的元老們。他們提倡用基因科技培育出有血有肉的小兵,用作取代那些毫無質感的魔法小兵。他們提出改用真實的武器,代替那些不痛不癢的魔法武器。他們打算用機械人換掉叢林中的野怪。很多英雄都非常欣賞這種做法,其中最樂的可算是達瑞文了,在實驗中,他操控著自己的魔法幻影狠狠地殺戮著那些複製小兵,血濺滿地,然後他滿足地大笑。

就在那時,我也由武器部被調到了新成立科學部;當我正式開始工作時,我才發現自己正在研究如何直接用基因培植複製的英雄。剛開始時我覺得很興奮,那將是劃時代的改變,召喚師控制的,將不會是英雄的幻影,而是實實在在、能觸摸、會受傷的英雄複製品,這些複製品就好像植物般在培養液中種出來,沒意識、完全受召喚師的擺布。

試用的時候大家都很興高采烈,新時代來臨了,複製品解決了直播時魔法幻象像真度不足的問題,而且打起上來也更爽快、更好看了。但就在真正啟用前的一個月,我發現了一個非常不得了的現實,其中一個由我負責的英雄複製品,在培養液內發出哭聲。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複製品不應該有感情,不應該做出基因中沒有載入過的動作。但我很清楚,那個複製品在哭,一個人在培養液裡抽泣著。」

「那個複製品,就是我嗎?」我大概猜到了,但我卻對這些事完全沒有記憶。

「沒錯,當時我還沒想到要怎樣做,也怕是自己聽錯了,所以我開始細心的觀察每一個複製品。我發現複製品對我的動作或是造出的聲音會做出各式各樣的反應。或許是眨眼、或許是動一動手指。經過一個星期左右的反覆試驗,我幾乎可以肯定每個複製品都有自己的意識、感情、甚至是記憶。為了召喚峽谷的需要,複製品們的心智全都被封印起來,他們可以思考、可以感覺,但他們沒有對外表達這些的途徑。他們只能說召喚師要他們說的話,他們只能做召喚師要他們做的表情,他們只能做召喚師要他們做的動作,所以大家才會以為他們是沒意識、沒心智的人偶。實際上卻不是,他們全都是活生生的人類。

我決定向上級報告,但他們看來早就知道這事了,他們對這些根本不感興趣,只拋下一句『我們會處理』就把我打發走了。我很怕,我沒信心可以和上級唱反調,但是我也沒法眼睜睜的看著每場召喚峽谷都有數千個活生生的人類因此喪命。我不知道可以怎樣做,我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於是我作了一個非常懦弱的決定,我帶著你乘夜逃出了戰爭學院。

我用盡一切方法嘗試去解開他們對你肉體上的操控,經過幾次失敗之後,我終於成功發明了隱藏裝置,把你的身體從他們的系統上斷線。然後為了讓你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我為你重新塑造了記憶。」

「那,爺爺。請你老實告訴我。我究竟是不是『不祥之刃 卡特蓮娜』?」我開始混淆了。

「你不是!你不是『不祥之刃 卡特蓮娜』!你是你,你永遠是我的乖孫女。

那時我有想過把隱藏裝置公開,把所有人從英雄聯盟的控制中解放出來。但我沒有這個膽量,也沒有這個魄力,我老了,我只想好好的和你一起渡過餘生。

但事實卻非常諷刺,不知道是他們破解了我的隱藏裝置還是我自己出了錯,你最後還是被傳送到召喚峽谷去了。你失蹤之後我非常擔心,我不知道你是被他們捉走還是發生了甚麼事,我四處打聽你的消息,我一度以為你不會回來了。」爺爺說話有點哽咽。

「我回來了哦,所以不用擔心了。但家中這麼亂是怎麼回事?」我緊緊的抱了一下爺爺。

「我四處向舊同事打聽你的消息,就這樣讓上級們找到我,他們稍微警告了我一下。但是我猜他們並不知道你的存在,也對我這個已經不再為他們做研究的老頭沒有興趣,所以就回去了。

你過來,我有點東西要給你。」爺爺站了起來,走向書櫃。

「爺爺小心。」我快速地把爺爺前路的雜物清走。

「現在,既然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要把決定權交給你。」爺爺摸了摸書櫃旁的雕塑,書櫃應聲移開,露出一條向下走的樓梯。「隱藏裝置的製造方法和工具都在這地下室裡,要把他們交給複製品們,讓他們獲得自由,又或是我和你兩個人靜靜地生活下去,這個不應該由我這個懦夫來決定,決定權在你的手裡。」

爺爺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呢?如果我不知道的話,我大概可以每天快快樂樂地管理自己的肉檔,年末的時候帶爺爺四處旅行放鬆一下。但現在我知道了,如果我繼續自顧自的過自己的人生,到年老的時候,我一定會後悔不已。可是我也完全沒信心可以解放我的同類們,我的對手是整個英雄聯盟,是整個瓦羅然大陸的核心,我只會變成另一條躺在輸送帶上等待回收的死屍,我應該如何選擇呢?

「爺爺,我不知道該如何選擇。」我發現自己雙眼都已經濕透了。

「關於這個問題,爺爺曾經選擇過一次。就像我剛才所說,我選擇了逃避。選擇逃避永遠都很簡單,但代價卻是伴隨一生的後悔;選擇戰鬥需要勇氣,而且前路會艱苦不堪,但當你面對自己一生時卻可以理直氣壯的說你已經盡力了。老實說,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對你有所虧欠,整個英雄聯盟都對你們有所虧欠。」爺爺一邊摸著那個雕塑,一邊說。

「如果我選擇戰鬥的話,爺爺你想人們會站在我們這一邊嗎?」我抹了抹雙眼的淚水,深呼吸了一下,然後說。

「別妄想了,革命,從來都是獨行俠做的事。」說完,爺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作者: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6098
Date: 2016-11-16 17:57:17
Generated at: 2021-09-18 19:37:1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1/16/146098/【短篇小說】我不是卡特蓮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