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何價?文字無價,亦無人出價

 

我有時頗相信報應,尤其是當報應有一個從零至一的或然率,整件事便會變得十分科學。

我名不經傳,只是一個在香港某地方混口飯吃的文員。平時你或者會有機會在午餐時段的某條擠滿了餐廳的街上碰到我,雖然我好多時候也不出來,但倘若果你我真的遇上了,你大概也不會留意多我一眼。從生活出發,我只是個很平凡的人。最多只是OT的時間比其他人多一點點罷了,亦未致於經常要踩通宵。

但好歹我也是個可以從事文字創作的人。我寫的小說,從短篇到長篇,從來都不作大綱,亦不會多想人物脈絡甚麼的,即時就寫,一樣可以洋洋灑灑毫無難度,只是差沒有幾千萬人追看而已。至於寫短篇散文就更容易了,十分鐘就有一篇。所以我一天可以寫三四篇,甚至五六七篇,視乎心情和有的時間而定。

那為甚麼我現在對著這份去死的功課,竟然是如此的一籌莫展。我為甚麼還要去模仿那種土共的筆法,去寫甚麼金融性風險性樣樣都性性性。那種特有文字偽術所生成的便秘感,揮之不去哦。明明只需二十字的東西,卻要充一百字的大頭鬼。對著那個發光的WORD,一籌莫展,好不容易才嘔出幾百字,像林黛玉咯血,像老人家前列腺問題,吃茄紅素都不見效。太無稽了。

而更教人作嘔的是,那些文字都像是會隨時躍然於紙上,用上蕭生好野那種老成持重的智慧口吻,質問我:為甚麼你要這樣糟蹋自己。為甚麼你不好好對待自己的文筆。為甚麼你不可以有點風骨。乾脆甚麼都不寫,交白卷就好。我對姓陶的人,實在感到嘆服。他可以不為五斗米而折腰。而我只為一粒豆就去跪玻璃了。再這樣下去,我真的要變成陶傑去自己把自己抽乾了(註:陶傑其實並非姓陶。。)。

剛才,望著仙氣爆發的MV,我好像好過了一點。但或者這只是一點點的安慰。其實甚麼都沒有改變。其實很多事情永遠也不會改變。不斷看著那永遠都不會上升的字數統計,我已感到上訴庭不論再有甚麼令人失望的消息也好,也不會加深我此刻的絕望了。

還在讀書的人,你們聽住。你們以為在校園那丁點的課業甚麼已經很累人?這句話,待畢業後如果還有這樣的勇氣說這句話,再算吧。完。

作者: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6615
Date: 2016-11-24 21:41:25
Generated at: 2021-10-28 03:19:5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1/24/146615/文字何價?文字無價,亦無人出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