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憾美

 

 

有一種美麗,叫缺憾美。配得上這種美麗的人,不是絕色美女,也不是妙齡女郎。在我而言,缺憾美的代表有兩個,他們都是男人,一個是足球員,一個是籃球員,他們分別是謝拉特(Steven Gerrard)及麥基迪(Tracy McGrady)。

謝拉特宣布退役的消息言猶在耳,不屬於足球狂迷的我,內心也沉積了一堆遺憾。對於這個天才橫溢卻又總是與冠軍擦身而過的神奇隊長,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另一種人生。

謝拉特年僅十九歲就能批上英超球衣,為利物浦征戰。也許許多人都看得很透,足球講求戰術和球員質素,不需要奇蹟,但我卻喜歡他創造的奇蹟,以及體會那份從他身上才能散播的擊情和熱血。

2005年歐冠盃決賽,是謝拉特最顛峰的一役,也是足球場上最大而又最振奮人心的奇蹟。

當時只有十多歲的我凌晨時份守着電視,上半場踢完四十五分鐘後,利物浦遠遠落後AC米蘭三球,當時的自己已沉靜下來。後來下半場開始了,謝拉特憑一人之力拉起全隊鬥志,他首先攻入一球,期後隊友分別再攻入兩球追平,最後憑十二碼擊敗對手成就奇蹟。那一夜是紅色的,謝拉特熱淚盈眶地捧起獎盃,感動世界上每一個球迷。

然而,他的人生並不是奇蹟來源,取得歐冠盃後,他一直為聯賽冠軍奮戰,在托利斯的協助下,08至09年球季幾可染指季冠,卻在最後數輪比賽後勁不繼,成為謝拉特衝冠的第一個遺憾。

其後在13至14年球季,蘇亞雷斯的加盟令球隊實力大增,曾經一直保持榜首位置,最後直路只需在三場聯賽中取得七分,就能奪得英超冠軍。

不過,在與車路士對決的關鍵戰中,謝拉特在一次中場接球時滑倒,對方前鋒搶得皮球後單刀直入,扭過守門員後射入網,足球入網的一刻想必令奮力追球的謝拉特心碎,看着直播的我也嘆了一口氣,雖然他創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蹟,但當不再需要奇蹟時,上天卻又出奇地配合,天意弄人。也因為這一球,令利物浦輸了這場聯賽,最後,也將那個最接近的冠軍拱手相讓予最仆街的曼城。

那一年後,他已經沒有了鬥志,也失去了那創造奇蹟的光環。他變了一個志氣未成的落泊足球員,即使奪得多個冠軍,但生涯中卻缺少了一個英超冠軍,就是那一份遺憾,令他成為缺憾美的男人。

「我1998年首次為利物浦上陣,一圓我小時候的夢想,但我從未想過會在這裡過18年。」他退役時的說話,每一個字都像隱藏着些少遺憾,也許他人看不穿,但他與足球情義兩心堅。

我欣常和深深敬重足球場上的謝拉特,亦隱隱為一直失落NBA冠軍指環的籃球員麥基迪抱不平。

不像同期出道的高比拜仁那樣名成利就,麥基迪就如《男兒當入樽》內的流川楓,他有着過人的技術與敏銳的射手觸覺,每一次急停跳射,對準籃框起手的姿態,我都認為是整個NBA裡最完美最好看的。

麥基迪的代表作有很多,最記得的一次是火箭對決馬刺,在最後時刻竟然獨力在三十五秒內取得十三分,令火箭反敗為勝,那是NBA傳誦多時的神話,至今每當提起麥基迪,就會提起他的傳奇三十五秒。

神奇的跳投及反擊讓他被捧為神話,與姚明拍擋的火箭組合也給予我一線希望。但個人表現完美的他,卻始終不能帶起整支球隊,在季後賽的對戰中許多次在第一輪就被淘汰,在1997年開始直至2013年結束的NBA職業生涯裡,他沒有一次憑自己的實力打入總決賽。 他2013年加盟打進總決賽的馬刺,豈料馬刺最後敗給熱火,最終以3比4輸了那年的NBA總冠軍,而麥基迪就與冠軍指環擦身而過,恨別自己的第一次總決賽之旅,遺憾地在同年宣布結束NBA生涯。

麥基迪的遺憾在於他從未取得NBA球員的最高榮譽,但他把名利看得很淡,也許他的想法非然。我的看法是,他總能在失敗後淡然一笑,然後享受那種籃球賦予的快樂,從他的跳投及堅定眼神當中,我也學會了那種看破輸嬴的心態,在籃球場上鬥波時,我的目的是要爭取入球,感受那種籃球穿針而入的喜悅,而不是要堅持勝利。

劉德華在2000年時有一首歌叫《缺陷美》,歌詞裡說到:

「要是長夜從來沒有黑暗 那會有月亮

要是故事從來沒有哀傷沒過場 那會鼓掌 」

那一份詞帶出的意思,其實與兩位偉大球員的生涯有着相呼應之意。謝拉特的故事充滿了悲傷,但他卻嬴得了比任何人都多的掌聲。麥基迪的長夜一直都很黑暗,但他堅持尋找自己的月亮,讓自己發熱發亮。

世上沒有人十全十美,也許就是一些遺下的缺憾,讓我們時刻反思,當我們到了看破遺憾的地步時,即使身邊出現遺憾,都會找到方法令自己或他人感覺愉快和感恩。

 

(大多數人會寫作「缺陷美」,但今次我用了遺憾的「憾」。)

 

 

作者: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7088
Date: 2016-12-03 15:59:05
Generated at: 2020-08-10 19:13:3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2/03/147088/缺憾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