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爭取民主歷史

 

見到諸如何秀蘭和戴耀庭等人,對於韓國「和平理性」的「抗議運動」可能足以令朴謹惠下台讚頌不已,然後說什麼「每天放工後的恆常集會足以令689下台」云云,真心覺得作為「政治人物」、社運人士、「意見領袖」的你們可以有多無知?

先講一下韓國和香港的不同之處;韓國是用公民直接選舉總統制,每個政黨都可推薦一名候選人,無黨派人士只要集齊5,000至7,000名選民推薦就可參選,總統直接民選產生,擁有足夠的民意基礎,因此民意的力量足以動搖政權不足為奇。

反觀香港?我們沒有公民提名,連提名曾俊華還是劉德華都沒有權利;我們沒有投票權,連選擇投給葉劉還是689的機會都沒有;我們沒有全面直選的立法會,我們甚至不是一個國家,連主權都沒有。那請問,我們憑什麼認為香港市民的力量可以和一個民主國家的市民的力量相提並論?

然後,你們有沒有仔細檢視過韓國爭取民主運動的歷史,看看由多年前軍事獨裁統治,到而今實行民主體制,中間到底經歷過怎樣的抗爭?

韓國自從1953年韓戰結束後一直實行軍事獨裁統治,所謂的「韓國民主運動」一直到1980年5月18日爆發的光州民主化運動(史稱「五一八光洲事件」)才逐漸見曙光。而所謂的「五一八光洲事件」,並不是什麼「聚集唱歌叫口號,和平散去明日再集會」的運動。

一開始是5月10日由各大學學生會長和七萬名大學生展開的街頭抗爭,後來抗爭活動擴散至各大城市,光洲市的大學生與市民群集市中心示威。

示威一直到5月17日,當時靠着發動雙十二政變取得軍權的全斗煥發怖全國戒嚴令、下令各級學校停課、禁止所有的政治、國會活動及對國家元首的批判,同時派遣號稱「忠貞部隊」的空降特戰部隊至仍然有大規模的示威行動的光洲暴力鎮壓,造成數百人死亡、幾千人受傷。

5月18日韓國陸軍卡車進駐學生作為基地的大學,1500名學生在校門口與空降部隊發生衝突,400餘名學生被捕,80多人受傷。

及後政府封鎖光州所有對外聯繫,將光洲事件定性為「激進份子與間諜的破壞、縱火與煽動」,戒嚴軍對群眾開槍,市民使用鐵棍和點燃的酒瓶對抗。是次攻擊根據官方統計至少54人死亡。當時超過20萬的光州市民與學生佔領了光州市中心的錦南路和市政府,準備長期抗爭,有示威群眾開始攻擊警局與後備部隊軍火庫,組成市民軍與戒嚴軍展開全面對抗。

及後因媒體一直沒有播放「光洲事件」的訊息,市民佔領了官方操控的MBC文化放送電視台,焚燒了KBS 韓國放送公社光州分台,同時以木棍和石塊對抗荷槍實彈的鎮壓部隊。

之後戒嚴軍被市民軍進逼撤出光州市,而市民軍成立了「作戰狀況室」,組成了機動打擊部隊恢復並維持秩序,以及隨時應付戒嚴軍的攻勢。而在光州成立的「5.18收拾對策委員會」和「學生收拾對策委員會」則產生了「應該先回收武器與政府妥協,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還是「除非政府落實所有抗爭中所提出的條件,不然不能放下武器停止抗爭。」的矛盾。

然而最後「穩健派」被逐出委員會後,市民軍組成了抗爭指揮部,策略是「一面鬥爭、一面談判」,一方面建立作戰與防衛機制,另一方面以引爆軍火庫作為談判條件。

直到5月27日清晨戒嚴軍發動進攻,所有重要據點失守。為期10天的5.18事件才終告結束。

而在血腥鎮壓518事件後七年,雖然當時的總統對於光州事件絕口不提,但光州事件的死難者家屬所成立的「收押者家族會」、「5.18光州義舉遺族會」、「5.18負傷同志會」等組織不斷抗爭、當中經歷過包括大學生在警員的酷刑下死亡、在示威中有大學生被催淚彈彈殼擊中死亡、大學生3次佔領美國文化中心及縱火抗議美國默許暴行等等,使得國際上逐漸關注此事,引起全國的反政府示威,提出全面民主化的呼聲。

一直到1987年,由於當時的總統發表聲明拒絕修憲並企圖延長任期,激發了全國規模的「六月抗爭」。而在全國主要城市的街頭長達一個月的武力示威活動,一度使國際奧會有意取消漢城1988年的夏季奧運會主辦權。終於當時政黨提名的大統領候選人盧泰愚向民意投降,發表「6.29民主化宣言」——包括釋放所有政治異見人士,並舉行公民投票修改憲法,恢復總統和國會的直接選舉,確立了沿用至今的公民直接選舉總統制。

這些血淋淋的歷史和抗爭過程,香港的「和理非黃絲」和「時事評論員」非旦隻字不提,反而在看見那個「今日韓國百萬民眾和平上街有望逼使朴謹惠下台」的「結果」,就沾沾自喜地吹捧着他們所信奉的「非暴力抗爭」,肆意批判魚革義士或是主張「勇武抗爭」的人和團體。就彷彿韓國總統可能會被推下台,就只是因為「韓國民眾出去和平集會」。

更嚴重的是,他們嘗試散播一個錯誤的信息,就是「只要」「香港人和韓國人一樣出去和平集會,689就會倒台,香港就會有民主」。這樣不但是無視了韓國和香港政治體制的不同,更是對於在當年為了爭取韓國終結軍事獨裁統治而賠上了自由、付出了鮮血、獻出了生命的很多很多的無名英雄的一個侮辱。

 

延伸閱讀

韓國民主運動

韓國光洲事件經過

 

作者:小妤

生平無大志,只想吃喝玩樂的港女,卻身不由己地關心着政治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7444
Date: 2016-12-09 18:06:33
Generated at: 2020-06-03 01:55:3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2/09/147444/韓國爭取民主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