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三)

 

我先把浴室的門鎖好,免得有人突然闖進來,不管怎樣辯解,也鐵定會被誤認是偷窺狂吧。

我看著門後大雄留下的訊息,這次的字比之前的更加難看。
大雄啊大雄~多啦A夢不是有錄音之類的法寶嗎?我嘆了口氣,瞇起眼凝望著…

『接下來的事非你不可,因為我沒有這個膽量…

記得嗎?有一年,我們學校有一個鄰班的同學因為受不住讀書壓力而自殺了。那個時候,幾乎每天都有記者在學校門守候,拉同學們到一旁採訪。

你認為這是一夜成名的機會,所以帶著咪高峰和音響,在鏡頭面前唱『技安之歌』,結果咪高峰被老師沒收,但成功地把記者趕走了。』

「你這個大雄…」門後的字突然抖了起來,他一定是回想起以前的事在取笑我吧?!

『最後,學校受不住媒體的壓力而減少功課和取消學期測驗,所有同學都興高歡烈地歡呼。雖然我能避免因考零分受到責備,但是…有同學承受不了壓力而自殺,我們竟然為這件事而喝采,這樣真的好嗎?

那同學一定是找不到傾訴對象,覺得無法改變現狀才放棄自己性命的。
而社會因為有學生自殺,大家才關注小孩太大壓力的問題…為什麼要這樣呢?

靜兒長大後,不單與我們的關係疏遠了,聊天時也只剩下與金錢有關的話題,最近認識了哪家公司老闆兒子,有人邀請她當明星,會賺很多錢等等…

大家往往只會看事情的結果,成功與失敗,而忽略了努力的過程。
結果…就變成因害怕失敗而什麼都做不成。

我曾熱烈追求過她,但有一次她跟我說:「不要再接近我了,我不想被誤會跟什麼人在一起…」然後就坐上一部名貴跑車離去了。

我不能改變世界的運作方式。
但希望能改變人們的心態…

我想你幫幫靜兒,
如有必要,揍靜兒的家人一頓!』

我深呼吸一口氣,在腦海中擬定戰略。
幫靜兒!跑回浴室!跳進時光隧道!逃跑!

本來我是打算一股作氣大吼著衝出去的,但當我打開門衝出去時,立即被眼前的光景嚇到了。

靜兒腰板直挺挺的坐在鋼琴前,她母親表情嚴厲,手上拿著一根長長的棒子。靜兒專注地彈著鋼琴,突然,母親舉起棒子揮打在靜兒正在彈琴的手指上。她立刻痛得大叫,摸著被打的手哭起來。

「不准哭!繼續!」母親嚴厲斥責。

靜兒擦掉臉上的眼淚,不斷顫抖的雙手再次放在琴鍵上,手指被打得腫紅起來,根本無法準確地彈出正確的音調。

「妳一定要變得比其他人優秀!才能成為有錢人的妻子!知道嗎?!不准哭!」母親把靜兒當成死物般瘋狂揮打。

我見狀立即衝出去制止,靜兒的母親看見一個陌生人突然出現在家裡感覺訝異。

「你是誰?」靜兒母親。
「靜兒的同學!」
「什麼?!」

我因為太急切脫口而出,才記起自己是三十歲的大叔,而靜兒只是個十歲不到的小孩…

「你是靜兒的老師吧…?你知道擅闖民居我可以報警的。」母親從頭到腳掃視我一遍後皺著眉,捂住鼻子。

「我知道!但妳為什麼要打她!」我用盡全身的氣力大吼。
「你懂什麼啊?女人的生存意義,就是找個有錢的丈夫,接下來的生活就無憂了。」

「女人也可以靠自己生活吧?!」
「哈?你是學校的老師,該知道有個學生叫技安吧?!他的母親就是因為守著雜貨店,丈夫才會跟她離婚,她註定要窮一輩子了…」

「……」
「怎樣?沒話說了吧?!」
「……」
「我跟你說,女人的身體就是武器,所以我才不斷再婚,尋找更值得投資的男人。」
「……」

原來靜兒的母親一直給她灌輸這種思想,難怪靜兒會變成這樣。所以她明明自己喜歡也不敢拉小提琴、不敢爬樹、不敢打電動、不敢參加運動會…

「你幹嗎一直低著頭?!說起來,你的樣子有點像…」靜兒母親把臉湊前來。

「不准妳說我母親的壞話啊!」我把體內的怒火集中在拳頭上,一拳砸在她的臉上。

她整個人被揍飛出去,撞破玻璃茶几跌坐在地上。
「啊啊啊啊!我的臉!」她大駭摸著自己腫起一大塊的臉。

「不要再練這種東西了!」我走向靜兒的鋼琴,像大猩猩般舉起雙拳重重砸下,鋼琴發出快要報銷的重低音調,靜兒嚇得躲在鋼琴椅子下。

「我就算是凸肚臍,就算一直窩在雜貨店,也能自豪地活下去啊!因為…」我走到靜兒母親面前。

「那都是母親留給我的!」

我蹲在地上,望著靜兒:「過妳喜歡的生活吧,不過…若然妳還是比較喜歡錢的話,我就沒話說了…」

說畢,我便走回浴室,跳進時光隧道離開靜兒的家。冷靜過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剛才闖禍了。

我大口喘著氣,設定時光機的到下一個目的地。

這次,當我跳出時光隧道時,心裡祈求這次大雄不要給我太刁鑽的任務。
怒吼嚇跑一群屁小孩,毆打別人母親還破壞別人的家…
我實在不太適合幫助人呢。

這次的目的地是在室外,當我環視四周才察覺自己位於高處。站立點也凹凸不平,我害怕得馬上坐下來,穩定身子後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間房子的屋頂…

大雄家的屋頂…
「嗨,技安,你果然來了。」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我回頭一看。
是大雄,他懶懶地坐在屋頂上。

「大雄!你…」我正想把腦裡的疑問拋出來,卻被大雄打斷了。

「等我一下。」大雄頭頂戴著竹青蜒一躍,輕輕降落在他家的玄門前。

他的母親剛好買菜回家,看見突然出現的大雄嚇了一跳。

大雄上前緊緊抱著她,淡淡然說:「母親,對不起。」
大雄母親感到疑惑。

儘管三十歲的大雄像孩子般擁著她,她還是輕輕一笑:「傻瓜。」然後摸著大雄的頭。

 

下集——(四)

 

作者: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2614
Date: 2016-12-11 00:27:13
Generated at: 2020-06-06 07:54:3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2/11/162614/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