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五)

 

「多啦A夢!」我大叫。
「等我一下。」多啦A夢取出一根繩索綁住我的腳,以免我到處飄浮。

他再從百寶袋掏出一根針刺向我的腰間,也許是法寶的關係,被刺到也完全感覺不到痛。針扎進我的體內,針另一端不斷有氣體噴出,發出微弱的「吱吱」聲。

「你很快就會恢復原狀了,現在先這樣吧。」多啦A夢拿著繩索。
「你一定要救救大雄!」
「可是…」多啦A夢欲言又止。
「可是什麼?!」我焦急得抓住他的頭使勁搖晃。

「你先冷靜,大雄把我體內的電池拔掉,幸好系統自動啟動了後備電池,我只得十分鐘的時間…」
「那你還在等什麼啊!!」我在多啦A夢耳邊咆哮。

「只需要坐時光機回去就可以救大雄了,我也不會在乎什麼未來世界的法律。」多啦A夢。

「大雄有救,太好了、太好了…」聽到多啦A夢這番說話,我稍微冷靜下來。

「但我想查清楚一件事,昨天大雄拿著我的預知未來眼鏡出門,回來後問了我一個奇怪的問題…」
「什麼問題?」

「他問我如果強行改變現實,除了會被未來警察拘捕之外,還有什麼後果…」多啦A夢像在回想當時的情景:「我告訴他,未來世界設立相關法例,除了避免現實被更改而引發災害,真正目的是要保護我們。」

「保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理解若人們能夠隨意用時光機,大家一定會為了一己私慾令世界大亂。

人類自稱萬物之靈,科技發展一日千里。
科技的確令人類生活變好,卻沒有令世界變得更好…

所以,我不明白「禁止改變現實」是為了保護我們的意思。

「若然企圖改變現實,就會付出同等代價…」多啦A夢幽幽地說。

「代價?」我望向大雄被貨車撞到的位置,途人以躺在血泊為中心圍成一圈,宛如看動物表演一樣瘋狂拍照及議論紛紛,貨車司機正一臉擔憂地檢查自己的車子有沒有損毀。

最後,我把焦點停在大貨車上。

「多啦A夢!那輛貨車!是平日送貨到我家雜貨店的!還有,大雄出車禍前,我、我、我收到一個惡作劇電話,是我打給自己的,大雄替我錄音,技安之歌…變聲了!」我焦急得口齒不清,雙手不停揮舞。

多啦A夢又掏出一件法寶,是個手提式投影機。

「這個法寶可以看到投射物件的重播片段,我們追蹤這輛貨車吧!」說畢,多啦A夢把一個特製眼罩給我,他自己也一樣戴上眼罩。

多啦A夢將投影機照向貨車,按下『回放』鍵,貨車後方突然冒出一個半透明的影像。

貨車先在拐彎時失控地大幅晃了幾下,然後竄進彎道。

「只剩五分鐘後備電池就用完了,快追上去吧!」多啦A夢牽著仍是氣球狀的我。

貨車一直倒後行駛,多啦A夢飛近,看見司機竟然彎下腰,伸手向副駕駛座底下不知在尋找著什麼。是因為這樣導致意外發生吧?!

影像回放…

司機正常地坐回去,我探頭看進去,那裡有一部正在響鬧的手提電話。原來他是為了拾回電話才彎下身子。

影像繼續回放…

電話像被磁力吸引般飛彈回司機的手上。然後,司機歪著脖子夾著電話,表情疚歉地一直點頭。

「可以聽到他說什麼嗎?」我問。
「可以。」多啦A夢按下『播放』鍵,貨車如常地向前行駛。

「抱歉啦!上一個送貨地點遲了!可以、可以!我一定能趕到的!」貨車司機。

多啦A夢加大投影機音量。
「如果你遲到五分鐘!那些貨我們不要了!」電話另一邊的客戶抱怨。

掛線後,司機用力踩踏油門加速前進,把電話丟在一旁,電話掉進副駕駛座底下。不久,電話鈴聲再次響起,司機大概以為是客戶再次來電,所以急忙地想把電話拾起來。

畫面繼續回放…

我們一直跟蹤著後退的貨車,最後,貨車停在我家的雜貨店門。

「多啦A夢,可以將畫面調前十分鐘嗎?」
「可以。」
影像猛烈抖動,所有動作都在高速往後回放。

『播放』

影像跟我幾天前的記憶重疊起來。

我看見自己半透明的影像,當時我正在將貨物從貨車上搬進店內,驀地店內電話響起,我先放下貨物跑進去接聽。那是一通惡作劇電話,電話另一邊發出像豬一樣的叫聲。

「喂!我還有貨物要送給其他客人!要遲到了啦!」貨車司機在店門外大吼。

然而,在店裡的我卻沒有聽見…
司機等得不耐煩,就將餘下的貨物推到地上開車離去。

不久後,我跑出店外發現散落一地的貨物。我苦惱地抱著頭,蹲在地上檢查已經損毀大半的貨物。

我記得,當天那些貨物本來要轉售給其他人,但由於貨物損毀害我生意泡湯。我憤怒得掄起拳頭跺踏地面,像猩猩般向天大叫。

接著,我走回店內,以幾乎將電話砸爛的力度致電給貨車司機,但他沒有接聽電話。

也就是說,令司機慌忙彎下腰拾起電話,導致交通意外發生的人,是我…

「多啦A夢,那預知未來的眼鏡,除了看得見自己的未來,還能夠看見其他人嗎?」我問。

「如果有接觸其他人或物件,就可以看得到…」多啦A夢。

「改變歷史,需要付出代價!改變歷史,需要付出代價!改變歷史,需要付出代價…」我低喃著。

若然貨物沒有損毀,我就需要出門將貨物轉售給客人。
那麼,那天大雄用「預知未來眼鏡」看見被車撞死的,不是他自己…

而是我!

大雄為了救我而改變現實,所以他要付出同等代價。

「多啦A夢,快用時光機,我要救大雄!」
「不可能了…」
「你剛才說過的!用時光機就可以救到大雄啊!」

「如果你救了大雄,死的就是你。大雄一定會想盡辦法救你,代替你死。無論如何,你們兩個始終有一個人會死…」

「有方法的!一定還有方法的!」我大吼。
「技安!你靜一點!『過去的你』現在還在店內,兩人相遇會引發更大的時空錯亂的!」

「你一定有方法救大雄吧?!你是擁有百寶袋的多啦A夢啊!我求求你救大雄…」

「技、技安…停手…我…沒能…源…」多啦A夢的瞳孔跳動,動作變得僵硬。

「醒醒啊!多啦A夢!」我像拍打壞掉的電視掉拍打著他的頭。

突然,多啦A夢整個人失去動力,竹青蜓失去控制,我被他一直拉著在半空中胡亂飛舞。最後,我跟多啦A夢墜進附近天橋下的河川裡。

「咳咳咳。」我好不容易才將多啦A夢拉到河邊。

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多啦A夢,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如果大雄真的死了,根本不會有兒子、曾孫、曾曾孫…那多啦A夢是誰派來的?!

我掀起多啦A夢頸上的頸環,我記得大雄說過那裡有標示主人的名字。

頸環內側寫著…
『剛田 世修』

是我的姓氏…

 

下集——(六)

 

作者: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2616
Date: 2016-12-11 00:25:17
Generated at: 2020-11-29 18:40:3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2/11/162616/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