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六)

 

從一開始大雄想要改變現實,他知道死後我一定會自責,所以就將這個秘密埋藏在心裡,只想靜靜的代替我死。

但大雄沒料到多啦A夢有後備電池,他來找我才知道你為我而死這個真相。

「大雄你這個蠢才!」

大雄獨自承受著無法告訴其他人的孤獨和恐懼。
回想起那晚在屋頂上,害怕得淚流滿面的他,我也不知不覺間盈滿眼淚。

「乞嚏~」獨自坐在河邊,全身衣服都被沾濕了。一陣涼風吹過,正好讓腦袋稍微冷卻。

每個人的生命中,過去、現在、未來…
都像一個「環」般互相影響。

「試圖改變現實,會付出同等代價」

多啦A夢的頸環上的名字,是因為在未來我的後代剛田 世修把多啦A夢送給大雄,還對大雄撒了個謊,說自己是大雄的後代,告訴他要是努力便會跟靜兒結婚。

這樣做的原因不明…我完全想不通…

多啦A夢想改變大雄未來的人生。
代價是現在的我會死,因為是我派多啦A夢去的。

現實無法改變,因為一股更上層、超越人類計算的強大力量在監控著。這力量叫作「命運」。

在命運中,所有事彷彿早已有定案,開始前已註定什麼時候結束,就像電影的劇本早就為故事寫好結局般,不管演員如何賣力演出,結局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人們總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改變現實。
但命運,總是站在現實那邊。

等等!!
如果我不派多啦A夢來的話,大雄就不用死了吧?如果多啦A夢從沒出現過,或許連我也不用死!大家都不用死了!

「哈哈,沒錯!」我像觸電般彈跳起來。

我背著多啦A夢回到雜貨店,將他收藏在存放貨物的倉庫深處,再將他胸口的百寶袋拿走,再跑到大雄的家。

我再次啟動時光機,返回「我揍靜兒母親」的半小時後。

幸好,當我從時光隧道步出浴室時沒有其他人。

我要把門後大雄寫上去的字抹乾淨,免得被其他人發現。
清潔完成後,我打開一道門縫,偷偷打聽外面的動靜。

「靜兒,妳老實告訴我,你喜歡彈琴嗎?」靜兒跟母親坐在梳化上,有僕人正在打掃一片狼藉的家。

靜兒不敢回答,只是搖搖頭。
母親深呼吸一口氣…

『啪』她一巴掌打在靜兒臉上,靜兒捂著火燙的臉,強忍著眼淚。

「我比妳更清楚人生的路該怎麼走,妳只須照足我吩咐去做就可以了!別再搞什麼花樣!知道嗎?」母親大喝,僕人被嚇了一跳。

靜兒點點頭。
現實還是沒有改變…

我強忍著衝出去揍那臭女人的衝動,坐上時光機離開。

下一站,是「救助阿福」半小時後。

我用多啦A夢的法寶,能夠將任何物件恢復原狀的電筒,將大水管上的字消除掉。

恢復完畢後,我爬出水管,在不遠處的空地上,發現了童年時的阿福。

走近去看,他正從口袋裡掏出鈔票,派給一群穿著棒球服的小孩。

「這些零用錢給你,以後我們就是朋友,知道吧?」阿福跟每個小孩都說同一番話。

我嘆了一口氣,現實還是沒有改變…

現實世界中,有很多事令人的本質改變,靜兒不學鋼琴,母親還是會不斷灌輸她對金錢的觀念。即使阿福沒被欺負,他是個富二代的事實也沒有改變。

到底是人的本質導致有這樣的現實社會。
還是現實社會令人的本質變成這樣呢?!

最後一站,我回到大雄的家,時間點是「葬禮後,我被邀請到大雄的家」前的一分鐘。

我把時光機的使用者換了大雄的名字,上一個目的地是遇見阿福的大水管內,時間點也預設好了!

「大雄你這個冒失鬼,總要我幫你善後…」

一分鐘後,我就會被邀請到這房間,然後完成大雄給我的指示…

最後,我用能夠穿越時空,但無法任意降落在其他地點的法寶「時光腰帶」,返回真正屬於我的時間點。

大雄房間內。
「咯咯」才剛回來,便聽見大雄的母親在門外敲門。
「請、請進。」我慌忙脫下時光腰帶藏起來。

「技安,有件事我想跟你說,這也是我邀請你來的原因…」大雄母親走進房間,我注意到她的眼睛紅了,臉上有未擦乾的淚痕。

「是什麼事?」
「大雄在遇上車禍的前一晚,突然在玄關外跟我擁抱,還說了一番奇怪的話…」

「……」那是當晚我在屋頂上看到的一幕吧,當時我坐在屋頂上,沒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話內容。

大雄母親又說:「他問我,如果他死了,以前的好朋友會否來參加葬禮…」
「大雄還告訴我,技安雖然常常欺負他,個性衝動又粗魯,但卻是他最好的朋友。」

我閉上眼睛,腦海裡浮現與大雄所經歷過的畫面,淚水再次滑下。

 

下集——(七。完)

 

作者: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2617
Date: 2016-12-11 00:24:07
Generated at: 2020-06-06 09:01:1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2/11/162617/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