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那一晚,在那輛雙層巴士的上層我上了一個很像你的女孩。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ans-johnson)

 

說出來你或許不相信,但是她就是和你驚人地相似。那不是樣貌或身材的相似,她的眼睛比你小一點,鼻子比你高一點,臉頰比你紅一點。但是你們在另一方面非常相似,不是言行舉止又或是表情動作的相似,如果勉強地說,你們的身體在發放著相同的粒子風暴,而這些粒子正狠狠的打在我的臉上,我的身上,我的心裡。即使我的眼睛緊緊的閉上,即使我忍住呼吸,那些粒子還是滿滿的塞進我的頭顱內,填滿了我的耳咽管。

如果把這個女孩畫成一幅油畫,在顏色的使用上和畫面的佈局上,將會和把你畫成的油畫一模一樣。然而,她和你是兩個人,樣貌、身材、膚色、髮型都不相同,但就如有帶正電荷的粒子就會有帶負電荷的粒子一樣,你和她在某個地方連在了一起。

我受不了這種帶有命運味道的巧合,於是我主動坐到她右邊的空位。巴士上層只有兩三個人,這個動作顯得異常礙眼。

「你長得很像我一個朋友!」我知道這有點老土,但當事實是老土的時候,我也只能夠老土了。

她沒有回答我,或許這年頭還會用這種藉口和女孩答訕的老土怪著實在不值得一個女孩作出任何反應,這個我可以理解,於是我決定單刀直入。

「我承認,那是藉口,其實我想和你上床。」為了讓談話繼續,我斬釘截鐵的說了謊。

她呆了一下子,可能沒想過我會這樣直接吧,所以反應不過來,而在那一刻,我隨即遞上我的電話,示意她給我電話號碼。

「那即是怎樣?我不懂。」她終於說話,而且說的是你經常說的對白。

「你有看過一套叫《無限復活》的電影嗎?那電影中提出了一種叫逆轉的愛情觀,甚麼拍拖、談情、逛街、看戲這些都不過是過程罷了,上床才是最終目的;但這種順序最後往往是分手收場,倒不如像野獸一樣,甚麼都不要做,先交尾再說,那樣好像反而會天長地久。」其實那套電影還提及到平行宇宙等等的有趣話題,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再找個機會詳談。她在那一刻卻給我報以一個微笑。

「痴線!」她笑著說,然後把電話遞回給我,我發現上面只輸入了「999」三個字。

「打這個電話就可以找到你嗎?」我問。

「你不是只想要上床嗎?那你還要我的電話來做甚麼呢?」她把臉貼近我的左耳,並在我的耳朵上輕輕的呼了一口氣,就在這一刻,我在她身上嗅到了你的味道。我記得每個我近距離嗅過的女人的味道,而且我能分辨出她們,這就好像有些人只用鼻子就可以分辨紅酒的種類和年份一樣,我曾經訓練過自己,要自己記得這些味道。男人都是用嗅覺戀愛的動物,當一男一女並肩而行,又或是深深擁抱的時候,其實互相都看不見對方的樣子,這時候,吸引著對方的就是大家所發出的氣味,還有皮膚觸踫的質感。可是,她卻在發出和你一模一樣的氣味,這種像是白蘭花般清新的味道我是不會認錯的,也許你會說是你們用了同一型號的香水,但事實上香水的味道和體香是在不同的層次發出的,就好像一首歌的和弦和主旋律一樣,那是不可能搞錯的,有些人噴香水的時候非常過火,就好像重金屬音樂一樣,有些人會覺得嘈吵,有些人卻會非常的喜歡。但是不管你喜歡不喜歡,主旋律與和弦還是可以分辨出來的。

那種味道讓我發呆了一下,如果繼續用歌曲來作比喻的話,那大概是Carpenters在唱 End of the world 的感覺吧。我整個人都深深的沉醉在歌曲那簡單的旋律與清新的唱腔中,我閉上眼睛,享受著這柔和的味道。突然,我發現我忘了作出回應,我忘了自己的謊話早已被她簡單的拆穿,我必需要說點甚麼,來把這味道留住。

「我剛才也說過,上床是第一步;天長地久才是目標嘛。」我實際上想要的,卻是那種和你一模一樣的味道。

「那我們先上床,再說吧!」她說完就牽著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格子短裙未能完全遮蓋的大腿上。她的大腿非常白滑,白中透著她靜脈流動時形成的淡藍色,如果用利器在上面輕輕一劃的話,鮮紅的血液會從那條直線中慢慢的滲出來,破壞那本來一片雪白的和諧感,如果用手一下子把滲出來的血液塗滿在那雪白的大腿上,那種白裡透紅可能會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白裡透紅。接下來她把頭轉過來,在我的臉頰上輕輕的吻了一下,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淡紅色的唇膏染在我的指尖上,唇膏的味道直湧向我的鼻腔,那種味道中滲透著她的體味,那種和你一模一樣的體味。

「在這裡?」我有點不知所措。她沒有回答我,反而轉過身來摟著我的頸項,一股惱兒的狂吻著我,頓時我滿臉滿咀都滲透著你的味道。我感覺車上餘下的那兩三名乘客發出了不齒我們行為的鼻音,紛紛把身子挪向近窗的位置以遠離我們二人一點。她的舌頭貪婪地舔著我的耳根,讓我癢癢的好不舒服,不自覺的從喉嚨深處發出低聲的哼鳴。我的左手緊緊的抱著她,手掌正好摸到位於她背部的胸圍扣,我用手指輕掃那個塑膠的扣子,透過那一點去感受她白滑的肌膚。此時她順勢胯過來騎在我的身上,雙手捉住我的肩膀然後深深的吻我的嘴,我倆的咀唇緊緊的相黏著,那種柔潤的質感讓我的腦袋充血,讓我腦海中閃過一幕又一幕和你相關的記憶片段。

巴士在這時間停站,車子停頓時的前傾讓她的胸部重重的壓在我身上,我還險些因此咬到了舌頭。在上層的乘客不約而同的在這站下車,整個巴士上層只剩下我和她兩個人。於是我更肆無忌憚地把手伸進她的黑色T恤內繼續撫摸她的背部,「啪」的一聲,除著的雙手一捏,她的胸圍扣應聲被解開。這種沒有肩帶的款式一旦扣子被解開,就只有靠T恤所造成的摩擦力而不致掉下。我順勢伸手在她的T恤內把胸罩整個拉出來,放在旁邊的椅子上。

此時我的下體早已充血膨脹,硬梆梆的頂在她的兩腿之間;我雙手卻沒有停下來,轉為進攻她胸前那兩個已經沒有內衣保護的小山丘,我用手指輕輕的掃弄著山丘尖端的附近,卻對尖端頂部作出刻意的回避,她顯得有些心急,當我指尖接近時,身體不自覺地向前迎合,口中發出嬌艷的喘息,還不時親吻我的耳朵和前額。逗弄了她片刻後,我開始正面的進攻她那早已突出的乳首,她從喉嚨深處哼出讓人牽魂夢斷的嬌喘,我感到她的身體正在渴求著我的身體,我也再不顧得這裡是公眾地方,把她從我身上放下來,並且從褲子內掏出了我那早已硬直的棒子。

她好像意會到我需要甚麼,彎下腰來用舌尖輕輕的舔著我胯下那棒子的尖端。而我的雙手也沒有閒著,徐徐的把她的內褲脫下,指尖一觸及那片神秘的三角地帶,發現那邊早就像沾滿了醬汁一般濕潤,柔嫩而副彈性的手感讓人愛不釋手。同時地她已經用嘴唇把我的棒子緊緊的包裹著,我身體不由得一震,只好提手把她拉起來,讓她再次騎在我的身上,就這樣我們的身體緊緊的接合在一起,她開始使勁的上下擺動著身體。

巴士的微微晃動讓我和她的交合更添刺激,每當車子轉彎的時候,我們二人的體重都聚向了另一邊,這刺激到一些平常不會刺激到的部位,讓她緊緊的咬著嘴唇,不至於大叫出聲,同時雙手卻又緊緊的抓住我的背部。我感到我自己的血液在翻滾,身體的每一吋肌肉都在收縮,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抽插,我知道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我狠狠的摟著她,在她的頸用力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吻痕,然後在她體內一洩如注。

完事後,她再次坐到我的旁邊,胸口隨著喘息起伏著,我看著她的容貌,嗅著她的氣味,腦海中卻不斷的浮起你的樣子。這一刻我覺得非常的空虛,剛才的荒唐事好像過眼雲煙一樣,好像除了一陣的肌肉收縮外,我甚麼都得不到。我想從她身上獲得你的感覺,但最後我甚麼也得撈不到,她不是你,永遠都不是你,即使那味道和你一模一樣,即使我和她在肉體上融為一體,但她不是你。越是去回想起剛才的那一次交合,我越是的思念著你,思念著你的氣味,思念著你的笑容。

「怎樣,做完後就不說話了?」她看著我的雙眼,我那空虛的眼神讓她眉頭一皺。

「對不起,我現在不想說話。」說罷我把她的內褲塞進口袋,然後走到巴士下層去。

這一剎那,我很不知所措,在巴士的下層我不敢和任何人的眼神有接觸,我害怕有人知道自己剛才所做的一切,我害怕那個口不對心的自己。在下一個車站我逃離了那輛巴士,在街上信步而行;我覺得自己沾污了你,雖然我連你的手指頭也沒踫過,但我的確沾污了你,我想撥個電話讓你知道剛才究竟發生過甚麼事,因為你有必要知道你已被我沾污的這個事實,但當我在電話上輸入了你的電話號碼後,卻又喪失了對你坦白的勇氣,總是沒法按下撥號的緣色圖示。

然而,你的味道突然從街上的空氣中湧入我的鼻腔。我抬頭一望,看見你正站在我面前,而且你正甜蜜地挽著你身旁男子的手臂。我伸手插袋,故作瀟灑,但我指尖感受到的,卻正正是她內褲的質感。

 

 

作者: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8352
Date: 2016-12-21 05:06:13
Generated at: 2021-09-29 06:55:0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2/21/148352/【短篇小說】那一晚,在那輛雙層巴士的上層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