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柏林貨車恐襲已經三日,我琴日同今日都有去現場睇過。

事發地點嘅地理位置

事發地點係位於柏林市中心Kurfürstendamm嘅威廉皇帝紀念教堂Kaiser-Wilhelm-Gedächtniskirche(簡稱:Gedächtniskirche)。隔離嘅一個聖誕市集。喺19/12/2016 有架貨車撞入聖誕市集,造成12人死同超過50人受傷。

如果拎香港嚟做比喻,呢個市集嘅位置就好似喺銅鑼灣sogo咁。市集隔離 Tauentzienstraße 就係購物街,好多香港人熟悉嘅牌子都進駐呢條街。例如Uniqlo喺呢條街開咗佢喺柏林嘅第一間分店。

 

Adidas、Esprit呢啲港人熟悉嘅牌子都喺呢度

 

雖然柏林嘅人口密度無香港咁高(柏林: ~350萬人/~800 km^2 vs 香港:~800萬人/~1100km^2,未計香港呢1100平方公里無用盡哂),但係都係喺柏林嚟講,嗰區叫做好多人架啦。

市集最近嘅地鐵同火車站Zoologische Garten (簡稱:Zoo)係柏林大型火車站之一,好多由其他城市入嚟柏林嘅火車都會經過呢個站;由Zoo向西北方向行多五分鐘就會到柏林其中兩間公立大學-TU Berlin同UdK Berlin,所以基本上都係幾市中心嘅地帶嚟。恐襲地點距離我大學只有六、七分鐘步行距離,而且個市集隔離係購物街,所以就算點都會去買下嘢-所以正常人都會幾shock。

 

黃框為事發地點,綠框為火車站Zoo,藍框為購物街位置。
我要返學嘅日子,由黃框地點行去我出沒既地方只需要六分鐘腳程。

 

事發後三日嘅現場環境

係,恐襲係發生咗,但係日子總係要過,所以琴日都去Tauentzienstraße買嘢,咁點都會經過個教堂嘅。喺Facebook就算睇得幾多現場片段,就算你已經估到終有一日會發生(住得喺歐洲大城市嘅人好多時會咁諗),你去到現場其實都會好震驚。大佬,有時放學無聊會走去Fing嘅地方成為咗全世界嘅焦點喎。

今日喺現場所見,聖誕市集已經重開,同琴日全部鋪頭閂哂嘅情況好大對比。

 

 

當然,唔可以expect好似平時一樣咁熱鬧,但總算叫做開返門。喺市場入面保安亦都明顯地加強咗-持槍警察不時周圍巡邏戒備。

 

 

琴日涉事嘅貨車已經被移走,而早兩日比架貨車撞冧嘅聖誕樹今日都已經被移走埋,所以基本上已經大致解封。部分行車線已經重開。雖然你見到周圍都仲係悼念逝者嘅蠟燭同鮮花,但氣氛大致上都係平靜。

 

(今日情況:警方仍然封咗三條行車線)

 

(琴日影落嘅悼念排板)

 

(市民獻上鮮花同蠟燭悼念死難者)

 

(攝於教堂外)

 

雖然柏林市氣氛慢慢回復正常,但其實到今日個兇手仲係未捉到(之前捉咗嗰個證據不足放咗)德國警方已經出咗十萬歐元懸紅緝兇:

Die Behörden fahnden nun öffentlich nach Anis Amri. Alle Entwicklungen im Liveblog: http://ly.zdf.de/aigw/

Posted by ZDF heute on Wednesday, December 21, 2016

 

我自己嘅對於而家柏林,或者general 歐洲安全嘅睇法

1)就算香港啲人講到好恐怖呀,唔去歐洲呀,就算一定要喺歐洲都唔好去人多嘅地點xyz呀-你住得喺度嘅,你唔通真係邊度都唔去咩(叫我避人多嘅地方即係叫我學都唔洗返)

2)講起難民,我屋企對面有個難民營,係時不時會有見到有警車藍光閃入嚟自己間房之外,其實生活係無咩受佢地影響-所以你問我,我都係覺得要分開有問題嘅癲佬(即係會走入嚟歐洲搞恐襲呀強姦嗰啲)同需要幫助嘅難民,佢地都唔係鐵板一塊嚟。香港人入面都有好多唔同種類唔同性格啦,更何況難民?

3)住得喺度耐咗,你真係會覺得避唔到咁多-我唔係無驚過,巴黎恐襲之後喺柏林搭地鐵,開車之後無啦啦爆咗個類似滅蝨用嘅煙霧彈,喺架車嘅個個都好驚,(咁turn out無事嘅,虛驚一場,係唔知做咩事無啦啦咁爆咗出嚟)虛驚完之後咪又係繼續生活-講真,唔通成世人活喺呢一種恐懼嘅陰影底下?其實德國已經破解過好多單恐襲。如果真係到我嘅,咁就真無計,時也命也。有啲比較緊張你嘅朋友可能會叫你返香港,講真,香港唔係真係話返就返。同埋你叫我出入小心啲都好難真係做到啲咩,因為喺無差別殺人嘅情況之下你係無得避。

 

-----------------------------------------

 

另外比較想借今次呢件事指出嘅係,有時候我地諗關於歐洲politics,尤其係講緊難民問題嘅時候,往往都會好易就好決斷咁講一啲solution出嚟:「哦~唔好比啲難民入嚟咪得囉」「默克爾應該下台啦」「佢地嗰啲難民蝗嚟渣嗎」如果呢個世界嘅問題有咁二元,大家都唔洗咁煩心啦。

雖然你問我點可以解決「德國嘅問題」我都唔會好識點樣答你,(利申我讀純藝術,唔係讀歷史或者政治,因為我估就算讀呢兩科嘅人都唔會完全地答到你點搞)不過我大致上嘅方向會係咁諗:

 

首先,我介定咗,對於我嚟講,咩係「德國面對緊嘅問題」先:

1)恐襲(點樣可以避免下一單恐襲)

首先要理解,點解德國會比人恐襲,到底邊個咁憎佢要咁做?如果假設係ISIS做(姑勿論我好質疑今次只係有個唔關事嘅癲佬做咗單嘢,之後無一個恐怖組織承認責任,ISIS承認嘅話可以為自己拎啲名氣),咁到底還手而令ISIS收手係咪可能呢?除咗考慮實力上可唔可行之外,仲有咩要考慮?例如係德國嘅歷史因素?

如果向外叫人收手唔可行,咁自己建立防衛網(收緊邊境)係咪可行?就算有一個防衛網,係咪就可以減少仇家入到嚟嘅機會?如果落閘唔比難民入嚟係咪一個政治上可行嘅做法?係咪你話落閘啲人就會唔嚟?同埋係咪由得佢死?(okay 經濟難民另計,我而家只係講緊難民)同埋點解啲人只係會去歐洲而consider去其他中東國家只係少數?呢啲中東國家嘅信仰係咪同本身敍利亞人嘅有衝突?

攻不能,就只能守-仲要係好minimal 地守,除咗裝多啲閉路電視之外可以點?

 

2)難民融入社會嘅問題

點解要比佢地融入呢度而唔係趕走佢地
趕走佢地唔會係解決問題嘅方法

首先要理解點解敍利亞人要走,到底佢地國家點解會發生內戰,有邊個party有邊啲勢力喺後面支持緊場仗?(btw有四大個)而德國喺呢場仗嘅位置喺邊度?德國有冇可能參與多啲?佢嘅位置係主動定被動?點樣先可以「從根本解決問題」(ie 停火–> 啲人可以返屋企)喺停火協議之間佢有冇份簽?點樣場仗先會停?停完火之後重新洗牌,勢力分佈又會點?會唔會又再打仗之後啲人又要再走過?德國有冇influence?

我問完自己之後,我覺得除咗停火之外係no solution。It may seem obvious, 但係當我地成日好火紅咁討論呢啲問題嘅時候,應該要「幾時落閘趕走難民呀」,好多時都唔記得咗所謂德國面對嘅問題嘅根本就係場仗-停火,雖然後續問題都會繼續有(新勢力分佈etc),但係一日唔停火,其他後續嘅都唔洗講(而德國對呢點嘅influence有幾大呢…其實真係無乜)受害嘅都係無辜嘅人,佢地無力對抗咪要走-面對危險,Either you fight or flee, right. 仲要係好彩嘅先有得走,咁咪你地口中嘅「難民問題」囉。你無辦法停止一個人從危難逃走架,係人類本能嚟。

講真,去到最尾,既然趕走佢地唔係一個solution,咁你最緊要係make sure佢地融入到呢度,可以比啲難民學德文,學習呢度嘅文化先可以避免佢地radicialization。可能呢個係幾無力嘅solution,但都係嗰句,如果我都諗到可以點解決世界難題,我就唔會坐喺度啦~

 

作者:Cmw Boni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8487
Date: 2016-12-22 22:49:32
Generated at: 2021-12-09 05:51:5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12/22/148487/距離柏林貨車恐襲已經三日,我琴日同今日都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