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你離得多遠,也不好抱怨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ngela Leezer)

 

那些年,還未失準的王菲,曾輕輕的唱: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即使到那麼多年後,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離二零一七年還不到十五分鐘的夜晚,我還是覺得,很玄是真的。否則,我就不會在此時此刻,留在辦公室,開OT。

況且,不知道為甚麼,你竟然還沒有離開。真的是在辦公室等倒數嗎。

不,我知道你不是那麼無聊的人。從來也不是。

把電腦的檔案都儲存好,我決定離開座位,出走廊,轉一個角,來到你的門前,輕輕一敲。

「是我。」

「嘩,還不走?搞甚麼鬼。我沒有印象要你今天內把那個PROJECT通通趕起給我。」你舉案抬頭一望,看到是我,語氣好像有點吃了一驚,但其實臉上卻沒有太多特別訝異的神色。

我陪笑了一下:「反正家中沒有事,又不愛到街上和其他人迫在一起。留在辦公室,靜靜一個人,不是更好嗎?而且你在就更好了,你這裡看煙花,最最漂亮。」

「為甚麼這麼多年都不找個女朋友呀。」你向我一指,但明顯地,也沒有立即把我趕走的意思。當然,我不會在這時,那麼不識趣地反問,為甚麼你又要匿藏在自己的房間內,不出去逛逛呢。

再問,就沒有意思。我只是攤一攤手。「這裡有沒有酒?既然大家也沒有特別事情,不如喝一杯,提早慶祝新年?」你做了一個沒我辦法的手勢,站起,走向酒櫃,「之前有客人送了一支智利酒給我,不如就把這個開了吧。」

但酒開了,房間瀰漫著一種異樣的葡萄香氣,大家卻沒有說話。

其實都已經那麼多年。我陪著你一起奮戰,終於把其他競爭對手都宰掉了,你有了升級的機會。歲月沒有在你身上劃過丁點的痕跡,只不過是在那時開始,我們好像有一道看不見摸不著的距離。

就好像此刻維港兩岸,此刻遙遙相對,好像好近,又似是無限遠。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的話,我也許應該及早跟你,說過明白。但是現在,來到二零一六年的最後一天,我彷彿覺得這份感情,同樣面臨最後倒數的時刻。

而且你也一直沒有聲張。過去一年,你不單比同事更同事,而且和其他人眼中看來,你和我,上司和下屬的關係,似乎最簡單不過。

雖然有些時候,我會如思覺失調一般地認為,你對待我,比其他人更為溫柔。但那陣如春風似的溫暖感覺,一閃即逝。況且你罵我的時候,亦一樣比其他人更兇,使我更願意接受,這一切一切,純粹是我對號入座。

「紅酒似乎沒有AIR透,有點乾澀味。」我想到這裡,乾咳一聲。

這些獨處的時候,這個時份,最是危險,我必須好好控制自己,以免在一六年最後一刻,武功盡廢,前功盡棄。

「做人就是不能太心急啦。」你淺笑,亦把目光,轉往兩岸的繁華燈飾。天氣和暖,沒有太大的節日氣氛,但東方之珠即便多年來已沉淪若此,維港還是美得沒法挑剔。

「也是。還是放它一下,可能會更好。」我也索性把酒杯擱下了。

你沒有出聲。今天也是一身黑衣,不過領口開得比平時低一些,但裙子依然沒有過份造次,況且你還用一條愛瑪士圍巾綑住了自己。但線條這回事,是漂亮就是漂亮,不論甚麼衣服怎樣剪裁,都遮擋不住的。

我低頭一望,她的一雙寶藍色高跟鞋,有水晶在閃閃發光。整個PACKAGE似乎看來都無懈可擊,甚至可以說,有一點點的DRESS UP的味道。「這樣又一年了。真想不到,我變得愈來愈老了。」

我幾乎以為自己聽錯。平時她在辦公室,從來不講這些。「咦。。。怎麼會。」

「我有時早上在鏡子前看看自己,發現眼角也開始有點點細紋了,只不過是上了粉,不太看得見。」她一下子如小鹿一樣哀鳴。

「不不,你還是很年輕啦。也很漂亮。」這不是拍馬屁,全是我肺腑之言。就算比不上苟芸慧,你也至少可以贏過新垣結衣一個馬鼻。只不過在這晚,講呢D,會不會有點過界?我這樣問自己。

你沒有答話。再過半晌,你才低聲說了一句:「再這樣下去被公司的老闆折煞下去,我也是不行的啦。不如儘快找個人嫁了便算。」

我心頭一驚,雖然表面完全未有任何的蛛絲馬跡。「不行不行。現在你在公司的勢力可是如日中天呀。我還要跟你開飯,沒有了你,真的不行啊。」

「如果沒有最後一句就好。」突然,你拋來這麼的一句。

零點零五秒。聲音幾乎細不可聞,如一眼銀針,丟了在厚厚的毛氈上,就此不著痕跡。但我被這句施了咒術,幾乎立即要動彈不得了。

我腦海一片混亂,但還是不能輕易就著了道。千萬不要在這個關鍵時刻,露出手上的底牌。於是我裝著聽不見,只是打了一個哈哈:「千萬別走,我會失去了大靠山,大禍臨頭的。你怎會不曉得?對面波士K已經看我不順眼很久了。」

當我在一直追趕,等待,無數思念,盡皆沉澱下來了,終於在某處,找了一個墓地,準備到今晚新年過後,就把這一切一切,盡皆埋葬的時候。你這個盜墓者,就大模斯樣的出來了。怎麼會這樣?

這是個甚麼玩笑。怎麼會這樣。不,裡面肯定有把戲。說不定如果我稍為動了聲色,出面立即會燈火大作,一眾同事擁出,然後你會高呼:「全部人都輸了,通通給我五百大元!」縱使不是如此殘忍,你也可能忽然會捧著嬌小的纖腰,一下子哈哈大笑,你不是認真的吧!是酒喝多了嗎~~

我強行控制住自己。是很費勁,但終究還是把自己的心跳緩了一點點。過往的她,一向是鬼靈精,現在這麼說,一定是在耍我,教我吃癟。然後說這是給我精心安排的新年禮物。

但如果,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她是認真的話。那,我該怎麼辦。

現在再上網開POST問其他人的意見,也已經太遲了。

忽然間,我心頭感到莫名的悲哀。這算是甚麼樣的躲貓兒捉迷藏啊。

結果,你也只是瞪了我一眼,呷一口酒:「你怎麼會有事。這麼多年,炸彈如雨般,沒有你,我也根本挺不到今日。」

記住,老闆說的話,不要認真。這是辦公室生存的鐵律第一條。千萬不要信,不要上當,否則肯定會萬劫不復。肯定會。

我不斷地提醒自己,但又多麼的想殘留着,那一點點的奢望。如果剛才她說完了,我和她雙目對望,接下來,也許會有甚麼抵擋不住的事情發生。

唉,幾十歲人,真的不要有那麼多不必要的幻想好不好。

但就在我不為意、而且自己的思維仍然亂七八糟嚴重JAM線的時候,原來你一下子,已經拿著酒杯,來到我的跟前。

「我一直都想向你,說聲謝謝。希望今天,還不是太遲吧。對不起。」

救命。不要用這種溫柔的語氣跟我說話。我求求你好不好。尤其是你這個水汪汪的眼神,是怎麼一回事呀。幾乎要把我的防線全部一下子都化掉了。

「還有,就是,我,一直──」要命要命要命。令我想起網上流傳的經典拉動控制桿難題。車將駛向兩條路軌,一道綁著一個人,另一道綁著五個人,然後你現在就在控制桿之前,你應該拉,還是不拉?

時間像是快要停住了,如同我的心臟一樣。反正都做了傻子多年,的確應該不要再拖下去。但我真的不知道應該給出甚麼反應。為甚麼,這一刻,我多麼想破窗而出?腦中太多問題,根本沒有任何答案!

如果說弗洛依德有本我超我,現在他們一定在我某處地方開大片吧。毫無疑問。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遠處爆出歡呼聲,原來倒數開始了。十,九,八,七。。。

想不到,救了我的,竟然是新年倒數。

你停止了說話,和我一起看著維港的倒數儀式。然後到零,HAPPY NEW YEAR!煙花如脫困的野獸,破空而上,在深黑的夜空中,盡情爆發。

你仰天凝望著,表情是複雜的。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甚麼。而你剛才究竟想講甚麼?我不想知道。我不要知道。

二零一七年已經到了。「新年快樂。」我輕輕說了一句。

她愣了一下,撂了一下秀髮,也說,「新年快樂。」我重新提起酒杯,和她的,一碰,清伶一聲,然後乾杯。

我長長的吁了一口氣。「果然,現在的酒,好喝得多了。」

她沒有說話。只是把視線繼續放在遠方。大玻璃窗反射著她的身影,彷彿透出去大廈的,全是那深深的寂寞。

但我知道,時候不早了。而且,此地也真的,不能再久留。我額角有點汗,但慶幸自己守住了這一關。還是回憶就好。快不快樂,留在身體就最好。

新的一年,一切都應該向前看。往事,盡皆不顧。

「謝謝你的酒,我也是時候要回去了。」我深深一鞠躬。你也彷彿回復正常,淺淺的牽動嘴角,笑了一下:

「星期二見。」

我回到座位,關電腦,關燈。並沒有回頭。後悔,不後悔;有遺憾,沒有遺憾;待白髮蒼蒼時再另行大事回顧吧。但我就知道,倒數這回事,從來不適合我。

『甚麼都不算甚麼。』祝大家也新年進步。

 

 

作者: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9518
Date: 2017-01-04 02:38:16
Generated at: 2021-09-23 04:47:0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1/04/149518/即使你離得多遠,也不好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