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化的博弈遊戲/憂鬱

 

人機大戰在這年越轉熾熱,針對棋牌等博弈遊戲的動畫,亦有增無減:16年冬季有《三月的獅子》,再之前一季除了有剛改編成真人版的《Saki –咲–》,亦有在深夜電視直播的《鬥牌傳說》,甚至乎更加久遠的《逆轉無賴開司》和已經有十年以上歷史的舊作品《勝負師哲也》——當然,近日Alpha Go 再現身弈城和野狐圍棋網,亦令不少人提及到《棋靈王》這部神作、與及同Master一樣傳奇的Sai(佐為);當許多人將Master以致到博弈遊戲浪漫化,指Master就是圍棋之神,屢屢下出傳說中的「神之一手」,達致佐為在《棋靈王》追求的「神乎其技」之境界,現實中的博弈遊戲一般都沒那麼浪漫。

如果要數AI與人類交鋒的歷史,國際象棋與AI交鋒的歷史應該是最久遠。早在1950年代起,MANIAC應該是最早能擊敗人類的AI;但要數最明顯的轉捩點,應該是1996年至1997年的深藍兩次對俄國的象棋國際大師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這是AI界別在完美資訊零和遊戲(Perfect-Information Zero Sum Game)最有名的勝負,也是第一次有人工智能能在棋盤上擊敗國際冠軍。隨後歷年,不同的國際大師(例如中村光Hikaru Nakamura 對 Komodo、卡爾森 Magnus Carlsen對Houdini)都已經與國際象棋AI,或者說,「Engine」引擎交手過,但總分未曾勝過。而類似當年卡斯帕洛夫對AI的國際象棋比賽,在近年已經不復見——那是因為,「人類不可能戰勝AI」早就已經是現今國際象棋界的常識。

 

而隨著國際象棋界在二十一世紀初逐漸「淪陷」,其他界別的棋類運動也逐漸跟著被解決。無禁手的五子棋(又名連珠)早在1993年就被Victor Allis證明為先手必勝,因此必須加入禁手和額外規則,例如交換棋、禁止先手雙活三和雙四等等;Othello(黑白棋/蘋果棋等稱號)在1997年就已經完全擊敗當時的世界冠軍村上健,縱使現在Othello仍是理論上未解通的遊戲(Unsolved Game),但已經被指有絕對解,指先後手若維持完美下法,兩者鐵和。05年,廣東中國象棋隊對抗機器,以大比分6.5-3.5落敗,自此之後人類漸漸被電腦拋離。縱使將棋因為打入規則,遊戲的複雜性遠遠比國際象棋和象棋要高,將棋在近年亦漸漸被「解開」。隨著Dwango/NicoNico以自身平台大力渲染「人類Vs. Computer」,多次舉辦有獎金的將棋軟件比賽,將棋軟件已經開發得相當成熟,以致到能擊敗一流A級棋士,成為棋賽評估局面、講解形勢,提供狀況判斷,及各棋手準備開局的一大利器。

就算是非完全資訊的零和遊戲——例如撲克、麻將,在這幾年亦漸漸被解開。和上述完全資訊的零和遊戲不一樣的是,撲克、麻將、雙陸棋等遊戲因為涉及不穩定的抽選因素(例如說,雙陸棋的骰子點數、撲克的發牌、麻將的起手牌和自摸牌),所以在非完全資訊和這類涉及抽選的遊戲,電腦或者是程式不可能做到百戰百勝。取而代之的是,人工智能可以使用蒙地卡羅方法,在大數法則——或者說,當抽選數越是接近無限——的條件下,重複演算同一個局面的不同可能性,以確保電腦選擇的選項永遠是期待值最高的選項,保證長遠來講電腦永遠是贏家。

壞消息是,電腦似乎已經完全戰勝人類。好消息是,非完全資訊的零和遊戲並不是每個都有被深入研究:雙陸棋至今已被視為不可能戰勝電腦,而數據化、電子化的雙陸棋研究,以致到「像電腦一樣下的雙陸棋」,一直是人類棋手的目標,但起碼雙陸棋在華人社會並不流行。這幾年流行的撲克雖說亦被解開,但解開的只是有限注的德州撲克,最流行的無限注德州撲克、與及因賭神電影而為所有中國人熟悉的五張無限注Stud(亦即是俗稱的「Showhand」)則未被破解——前者純粹是因為技術尚未發達,但後者則是因為在歐洲及美國社會並不流行,變量太少,因此無人研究。

 

麻將則是三者之中研究開始得最遲,研究方向(甚至乎說,唯一有研究的國家)亦似乎是集中於日本和日本麻將,而且研究成果最為慢——但亦是最為有意義;03年前後,網路日麻平台「東風莊」崛起,日本的數學教授とつげき東北就以東風莊的高手對局,作為數據研究的基礎,與職業雀士福地誠寫了《おしえて!科学する麻雀》,將統計學、期待值及數學的概念融入日麻,分析日麻打法,挑戰當時仍相當「迷信」,講究流勢、無意義的讀牌和無理手段的日本麻將界。隨後幾年,日麻的單人版AI雖仍略有發展,但近年最多人討論的,大概是在網路麻將平台天鳳的軟件「爆打」,與及建立爆打的水上直紀研究麻將的論文——縱使這軟件實在不能說極強,但該軟件曾一度打上該平台最高階的關卡鳳凰桌,亦可以說是有著接近職業雀士的水準。

聊了那麼多,兜兜轉轉又回到日本麻將,也不得不提電腦AI和數理化的研究,到眾多界別的影響。對國際象棋界而言,象棋引擎的盛行,推動了開局的發展,以致到不少著名的開局(例如西西里防守、西班牙開局、印度防守、后翼棄子開局)至今已經被研究到十步、甚至乎十多步之後。亦因為數理化的研究如此旺盛,AI盛行,棋界的競爭也間接因為開局研究的發達,再加上技術越發先進,因此而直接提升。

而更重要的是,AI及數理化的棋類研究,破除了大量人類對棋類遊戲固有的「感覺」和「迷信」;近日Master 大戰多國高段棋手,下出大量被人類認為是「壞棋」的怪手(例如二路爬、餅狀棋形、新妖刀定式),挑戰了大量人類棋手對圍棋的固有感覺。AI及數理化的棋類研究並不會導致棋牌類教學的導師、教學學院失業,但卻因為固有的技術、棋形被大幅挑戰,因此不少棋書的套路會被指過時,而需要重寫。棋牌類導師縱使並無失業,但AI的發展,亦導致不少棋牌類較容易被自學——特別是不少能看懂棋路,有一定棋力的棋手,其實絕對可以使用AI自學之一定程度。

 

動畫、以致到一般人對「賭博」的幻想,總是浪漫的,但現實總是無聊的。隨著自動麻將機的風行,《鬥牌傳說》、《勝負師哲也》的各種各樣換牌,俗稱「洗牌疊」的作弊技巧,也大概只會留在八十年代。數理化及現代化的麻將當然不會是《Saki -咲-》或者是《渣和無用改革》一樣,滿溢著各種無視日麻禮儀的行動、容許玩家隨意損壞設施、也當然不會在牌桌上出現小型颱風、武器、轟盲牌,或者是變成超能力者之間的異種格鬥。數據化及現代化的日本麻將,也當然不會是《鬥牌傳說》那種盲目讀牌,激烈地作弊,浪漫地將幾層豪宅的市值擺上桌子賭博的遊戲,也不會打六個半莊打了差不多十年仍未打完,更不會再將血液、手指、身體器官等部位作為賭注。取而代之的是,大家拿著ASAPIN或者是凸本的理論書,彼此看著立直的期待值和對攻表格,按照數據表打麻將,按照危險度表防守,按照向聽數吃牌,重複而又沒趣的打著精準、平凡,但確實能贏的麻將。

而現代化的撲克也當然不是每把牌都曬冷,或者要好似周星馳和周潤發一樣,得先打條領帶,穿套西裝,湊夠三百萬,才能參加慈善啤王大賽;現代的撲克牌手大多都是與你和我一樣,二十出頭,卻早在大學輟學,全職網路打牌,同時開著數桌,幾個小時就可以打千手,幾日賺幾千到幾百美金,下桌以後研究、覆盤,檢查漏洞,並找高階牌手,訓練網站,定期上課學習新招數。現實中的牌手穿著舒爽的衣服,拿著IPhone,帶著Headphone,在牌桌上一邊看電影打發無聊時間,一邊打牌;當有好機會前來,他們平凡且機械式的維持著同一套動作,就此乏味的度過每天可能會長達八小時,甚至十,甚至十二,甚至更多小時的牌桌生活,而陷入一種缺乏激情,也缺乏起伏的「賭博」生涯——比起使用「賭博」來形容這種生活,外國牌手更喜歡形容這作「研磨」(Grind):一個你會輕易聯想到機器化、規律化的生活的單詞。

 

2014年,年僅24歲的Daniel Colmen參加了當年的慈善啤王大賽(WSOP One Drop),擊敗當時的當紅牌手Daniel Negreanu。就在最後一張河牌發下,他贏得一千五百萬美金及冠軍頭銜之際,他只是禮節性的上前,與對手握握手。賭場紙花撒下,四周閃光燈、鎂光燈閃過,身後的支持者則是不斷鼓掌,全世界都在為這位新冠軍吶喊,因為眾人都見證了史上最大的撲克彩池落入他的口袋。而這位二十多歲的新冠軍,只是面帶無奈,仰天長嘆一口氣。

少年賭客的無奈,似乎比AI的計算,更加深遠,更加耐人尋味。

 

作者:Altia

有點憂鬱有點傻。半個宅,喜歡故作感性扮大道理,但其實什麼都不是。Blog: http://altiahk.blogspot.hk/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星際啟示錄》全面大解構 by 湯子霈
    (以下內容全面劇透,及粗淺解釋科學理論)《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故事簡單,講述人類在地球面臨末日,美國太空總署探索新星球進行太空移民,延續人類文明。不過,全片涉及大量科學及物理常識,即使是理科生也未必完全明白;同時,劇情探…
  • 【遊戲攻略】解鎖二三艘潛艇教學 《Monster Hunter Rise》刷國王獨角仙悶到瞓著 by 滅盡殺手
    早兩日我哋嘅一篇小知識技巧篇入面有提到要盡快解鎖收集道具必備嘅潛水艇,雖然做村任好快就會有第一隻潛水艇,但係要 […]…
  • 大埔浸信會借 Nick Vujicic 籌款事件補充 by Do Chan
    聚會的定位是「佈道暨擴堂籌款」聚會,這一點是令很多人勃然大怒的。我猜想,其實主辦方並不是想非信徒買票聽福音,他們的目標其實是教會內的富貴會友,他們買票捐錢給教會,教會還以阿 Nick 親身講見證,本意是想雙贏,但結果卻釀成公關大災難。敝教有…
  • 港大舍堂次文化雜談(上):迎新與仙制 by 殷琦
    迎新是Hall的大事。…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其實點先算係鍾意一個人? by 小盛女
    其實我都唔係好清楚(嗱唔好打我),不過以下有幾點可以畀大家參考吓。首先,你會乜都想同佢講,就算係啲無聊低能嘢,當你工作上好大壓力或者遇到唔開心嘅事,你都會同想同佢講,因為你知道佢會靜靜哋聽你呻,雖然唔一定會幫你解決到個問題,但係女人要嘅從來…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0195
Date: 2017-01-10 01:50:39
Generated at: 2022-08-09 07:21:1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1/10/150195/數據化的博弈遊戲/憂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