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陳叔與他的雞蛋仔(二)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Francis)

 

不消三十秒,賣衣服和手機殼的小販推着木頭車飛快地經過陳叔的攤擋,穿着白色制服的小販管理隊則窮追着,如電影場景中的那樣,中學生呆若木雞地看着,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然而,陳叔沒有推動他的木頭車,而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兩個小販管理隊員來到陳叔身邊,伸出手來示意不准陳叔離開。

陳叔無奈地看着二人,坦白地說:「我沒打算走,這木頭車裡有炭爐,還有燃着的木炭,走或會令炭掉下來。」

其中一名是小販管理主任全哥,他說:「你不就是陳叔嗎?上星期才檢控過你,明明已充公所有工具,你這麼快又可以重新擺擋了?」

「我慶幸有很多老朋友幫我,你們今次可以只罰款,不沒收我的生財工具嗎?」陳叔嘗試請求執法者,但他知道成數不大。

「新上司上場後,就要求我們加強執法,不准任何非法擺賣在街上出現,特別是售賣熟食的。」另一名小販管理隊隊員說,他不認識陳叔,解釋了執法的指引。

陳叔點點頭,他將一瓶蒸餾水倒進炭爐,水與燃燒着的木炭接觸時發出「吱吱」的聲音,然後一股黑煙冒出,在木頭車、陳叔、小販管理隊員及中學生面前,添上一層薄薄的雲霧。

「喂,你幹甚麼!」剛才向陳叔解釋執法指引的小販管理隊隊員看到陳叔的舉動突然激動起來,他用食指指向陳叔的臉,警告他不要輕舉妄動。

站在一旁的小販管理主任全哥就按着他的手,要他冷靜下來。

「我把火淋熄,好讓你們安全地把木頭車搬走。」陳叔以有點習慣的口吻說,之後他站到中學生身邊,雙手放在背後,神情肅穆地站着。

更多執法者來到,還來了一架貨車,有人把木頭車推上貨車,有人就把盛着蛋漿的器皿拿走,還有那個蜂巢狀模具,甚至剛才用來淋熄炭火,只剩餘半瓶的蒸餾水。 首先接觸陳叔的全哥向他發了一張告票,並把告票遞給他,湊到他耳邊輕聲說:「交過這次罰款後,請你先行休息一至兩個月吧。我的上司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下令加強掃蕩,堅持要做到街上零小販,而你的事已令他深感憤怒,我曾請求叫他放過你,但他將我痛罵,更揚言要親自檢控你。所以,陳叔,你好自為之吧。」

陳叔向全哥苦笑一下,接過告票,木無表情地看着多名小販管理隊執法人員,帶走他的所有並離開街角。

可幸的是,播放着《執迷不悔》的音樂播放器,依然留在原地。

「今天且忍心笑笑乾杯 可知一天我會蕩回」 「你縱會說已早改變 獨自夢下去都不悔」

最後四句歌詞播完,陳叔蹲下身來,關掉播放器,用右手拿起,告別了身旁觀察了整件事情的中學生。

 

***

 

「我覺得陳叔一定是在等一個人,一定是這樣!」一名女學生搶着說,她吃了一口中學生在陳叔被檢控前買的雞蛋仔。

中學生若有所思地看着雞蛋仔,想到陳叔被沒收一切後,獨自拿着音樂播放器離開的背影,心裡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他很希望了解更多陳叔的過去,光顧過陳叔兩次,頭一次吃到人生第一底炭火烤製的雞蛋仔,知道小販叫陳叔。

第二次光顧,開始接觸陳叔的故事,只是始料不及遇上小販管理隊,陳叔因炭爐的關係而沒有選擇逃走,眼巴巴地看着執法者充公他的一切。

中學生繼續吃着這底珍貴的雞蛋仔,咬到中間的部分,原來還有陳叔提及的椰絲,是他為太太配製的特別口味,椰絲溶入蛋漿當中,味道出奇地搭配,而且一口咬下去還有一絲絲白色細線留在嘴巴與雞蛋仔之間,如藕斷絲連般,有一種愛情的感覺。

「陳叔的雞蛋仔,想必令他太太畢生難忘。」中學生十分享受這底雞蛋仔,他決定去尋找陳叔的下落,進一步了解他的故事。

*** 容記木廠的後巷裡,傳來斷斷續續的鋸木聲,陳叔正埋首製作木頭車,是這個月的第三架。

容伯看着他汗流浹背地鋸木,主動走過去協助,「陳叔啊陳叔,你又不是等錢開飯,何必這樣與自己作對呢?」

陳叔微笑了一下,將釘子敲進一塊木板裡。

「我賣了四十多年雞蛋仔,若果不賣,會覺得自己很容易死去。」陳叔一邊釘着木頭一邊說着,用右手手臂抹一下額頭的汗水。

容伯也拿來工具,身為木匠的他很理解陳叔的心態,若果要他放棄木廠無所事事,自己也可能很快死去。

「不過,為什麼不租一個小舖位,那就不用那麼作賤自己喇?」容伯始終不明白,陳叔有一定積蓄,但卻一直堅持做無牌小販。

陳叔笑而不語,只是感激容伯這個老朋友,免費贈板之餘,更落手落腳協助他釘製木頭車。

兩個年過六旬的男人合力打造的木頭車,在大約兩個小時後就完成了,陳叔把木頭車推到後巷一角,用帆布覆蓋着,離開了木廠。

他走進夜冷店去買模具,李老闆對他再一次來到沒有太大驚喜,甚至有點佩服他的毅力,或者說是傻徑。

「我把這個模具送給你,希望它可以炮製到一百底雞蛋仔吧!」陳叔帶着笑容感謝李老闆的送贈,告別夜冷店後,他就回家去。

陳叔住在堅尼地城一個私人住宅單位,面積約有四百平方呎,雖不算大,但一個人居住,舒適有餘。

他看着牆壁上的掛鐘,原來才是下午五時半,他平時會擺賣至黃昏七時收檔。今次即使去了再造木頭車及重購模具,回到家的時間卻比平時早,令他有點兒不習慣。

他坐在沙發上,把音樂播放器放在茶几上,再次按下播放鍵。

「這次我重頭面對 過去和以後」 「人如何自欺 再不管這對否」

再次播放《執迷不悔》,陳叔聽着音樂,沒有跟着歌詞哼唱,而是眼神空洞地看着掛在牆壁的照片,然後閉起雙眼,讓身體放鬆下來,歇息一會。

 

待續…

 

 

作者: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有時真係不得不佩服鄭松泰。 by 白木乩
    他很清楚知道,泛民主派在議會入面做的事,先不論抽空來講有無意義,因為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可能支持鄭松泰的選民,即是上述投票傾向屬於非建制、非泛民、非左翼社運的選民,會怎樣看待泛民主派的所謂「議會抗爭」,熱血公民的支持者,一定是不齒泛民,泛…
  • Gel 甲嘅女仔唔係人人受得起。 by 毛言地
    會Gel甲嘅通常都會係依幾個類型之一:蒲開、飲開、玩開。當然如果你都係抱住今晚有酒今朝醉嘅心態,或者你自問你能夠食住依幾類型嘅女仔,你要去馬緊係冇問題;不過如果你自問係個情竇初開小男孩,或者夜晚十點就眼瞓或者唔飲得嘅,Gel甲嘅女仔對你嚟講…
  • 結婚太久,激情不再? by 朱利

    JJ與老公拍拖3年,結婚10年,育有一子。兩夫妻每日各自返工放工,生活早已平淡如水。…
  • 【三十零歲大悲咒】友情 by 法印
    友情,點都放唔低,長駐最後一位,變成心入面嘅刺。三十零歲嘅友情,就係無咩時間可以理友情。除非你有返下教堂做下義工,又或者咁睇唔開去搞政治。 如果唔係一個月根本無咩機會見到所謂嘅朋友。友情對於開始踏入半中年嘅一個佬,就好似食西餐果陣俾對筷子你…
  • 做PTGF,做到同事幫襯你 by FAKE 文青
    那天我穿了低胸白色的連身裙,站在 1131 號房前,我同自己講:「加油,做一晚仲好搵過我OT一個月,我OT一個月係無OT paid架。」…
  • 真正既泰妹係點架? by 尼克。泰國。流浪看
    有一種戇鳩,叫泰妹。不是說所有泰國女生都戇鳩,就剛巧尼克認識的好像都蠻戇鳩。泰國妹到底有沒有傳說中的溫柔?那就視乎你們關係有多親密。越親密越溫柔嗎?對不起沒這回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0398
Date: 2017-01-12 03:56:12
Generated at: 2020-06-07 03:20:0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1/12/150398/【短篇小說】陳叔與他的雞蛋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