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風》:世事通通不過是場夢

(photo via cc Flcikr user Florent Chretien)

 

林夕為甚麼姓林,原來有一次訪談中,他作這樣披露:

那時太崇拜林振強,覺得只要筆名有林字,填出來的作品,就不會差到那裡去。

鬼才林振強離開已超過十數餘年,但他不少經典作品仍然長流在我們心中。他亦曾為王菲(王靖雯)填詞,其中我最喜歡的,當數「如風」(1993)。

古代騷人墨客,早已經慣把山水天下,飛鳥禽木也詠嘆一番,接近閒話家常。但原來林振強告訴我們,身為現代人,填廣東歌詞,也一樣可以這樣做,而且填得落落大方,高雅雋永,可回味再三。雖然表面還是在談男女私情,但他以風入詞,看不見摸不著,立意可往高處再攀,簡簡單單,寥寥數筆,不作誇飾,一樣可顯出人生哲理,亦可看出他強大的文學根底和修為。

副歌填得最是精彩。「來又如風 離又如風 或世事通通不過是場夢」。歌曲開首,說得「那個人」,那麼重要,甚至令「自己」感覺到活在世上還是美好的(雖然只屬「寄生世上」,多可憐渺小,一如昆蟲,有自貶自懈的含意),但「他」卻不可長留,而且「必須要走」(有妻室的嗎?)。於是「我」又落單孤身一人,「剩我共身影,長夜裡擁抱」,極為寂寞。李白有云,舉杯邀明月,對影尚可湊成三人。正所謂「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但歌詞中連月亮也沒有,其離愁別緒可想而知。如何排解?就是看風而有所感悟。

人生如夢,更如風,來去盡皆無常,何必再去苦苦相追?

「人在途中 人在時空 相識也許不過擦過夢中」。再次以夢境一場,告訴自己對世間事情不必認真。但既然歌者/「我」只是個弱質感性的女子,又是否能夠徹底看化呢?林振強緊接著,完美地詞鋒一轉,立即提供最佳的應對:「或我亦不應再這般心痛」,「但我不過 是人非夢 總有些真笑亦有真痛」。原來看到底,還是看不開,「或」字份量多重,一字寫出愁腸百轉。心痛有時,真的控制不了。想狠狠摑醒自己,只要是夢,就會完。但怕現實夢境難分。原來笑是真的,痛也是真的。人想學風的飄逸不羈,但到最後還是道行不夠,只得黯然。

最後一句「今天暖風吹過 亦有點痛」,畫龍點睛。明明不是寒風徹骨,為甚麼還會痛?就是因為想起了,才會痛。回顧林夕約定一句「要決點忘記我便記不起」,真的是聖人才能做到。林振強輕描淡寫用一句「有點痛」收筆,簡直是綿裡藏針,刺中了,一樣夭心夭肺。彷彿立即有影像,如同朋友問她,「上次和他的事,你還好吧?」她總是要答:「對呀,好多了。忘得七七八八了。」事實又如何呢?只要她自己心底,才會知道。

縱觀全首歌,沒有一個深字,真的做到白居易的童叟能識。簡單的詞,Less is more,才是最美。鑽研太過,只會斧鑿,反而不好。

 

【歌詞賞析】

《曖昧》: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
《冷戰》:多少年,共對亦無言
《執迷不悔》:就算疲倦就算是累,也只能執迷而不悔
《給自己的情書》:這千斤重情書在夜闌盡處如門前大樹
《暗湧》: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
《如風》:世事通通不過是場夢
《愛與痛的邊緣》:讓我一等再等,在等一天共你拾回溫暖
《郵差》:忙著去護送,來不及拆開
《紅豆》: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
《約定》:仍未忘相約看漫天黃葉遠飛
《償還》:償還過,才如願

延伸短篇小說:「即使你離得多遠,也不好抱怨」

 

 

作者: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0853
Date: 2017-01-20 05:43:10
Generated at: 2021-09-23 00:22:3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1/20/150853/《如風》:世事通通不過是場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