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天使的眾生

 

前序:早兩天看到新認識的小友貼文,說,又過年了。還記得十年前,過年的時候,大家第一句,不是說「恭喜發財」,而是「你睇左未」。我就知道呢件事會係網路世界(當時面書仍沒有流行)炒得風起雲湧。

過了十年,當什麼人有春照艷片流出,大家都會說一陣陣子。

然後?然後就再忙別的事。我們在這件事上,沒有任何進步。

 

*  *  *  *  *  *

 

藝人是不是人?是。

那麼,請問那位向傳媒發公開信的家長,你讓你的孩子把阿嬌當成偶像,你認為你被騙了,請她離開娛樂圈云云。那麼,你的孩子是如何在世界上出現的?

是,是性行為。人有沒有性需要?偶像是人,那麼偶像也有性需要。

那一群家長們啊,就憑你「給孩子把你封為偶像」,就希望人家永遠沒有性生活嗎? 在流行文化研究中, 有一項叫「fandom study」。而fandom study 中,最重要的戒條是,研究者首先要相信,粉絲是不理性的。他們喜愛的,多數不是偶像本人,而是偶像建構出來的形象和自己的想像。甚至是,性幻想,本來就是青少年對青春偶像最「普遍」的訴求。Come on! 又不是80 年代,為什麼我們不可以明白,偶像也是人,人也有性需要這道理?

看著兩個相愛的男藝人,都已經同養一條狗了,卻要把戀愛遮遮掩掩。其實,真的,有點惻隱的人也會於心不忍。也許,粉絲們沒有太多戀愛。於是他們也希望偶像和他們一樣,愛的只有崇拜著、支持著、撐著他們的自己。

在日本,粉絲研究的學術討論中,最常做的當然是「什麼原因會令偶像變得受歡迎」。因為,日本的娛樂事業是繼實際工業生產(如汽車、電子儀器)以外,另一個億萬金元行業。偶像組合SMAP 成員香取慎吾在13 歲時入行,17 歲已經賺了他第一個1000 萬。有傳SMAP 五子加起來的身家,可以買起四分一個日本。可是,另一個常被看漏的重點,粉絲是建立偶像的一個很重要的媒介。根據俄國學者Jakobson的理論,一個人發出的信息,需要第二個人解讀,方會完成。比方說,Twins 唱英語兒歌,唱《跅跅步哈姆太郎》,所以她們就應該是「清純」、「天真」、「兒童的楷模」。而在香港社會,性行為不是青少年的「課題」(agenda),所以偶像就不應該有性行為。

 

受眾總覺自己沒責任似的

在整個推論中,受眾總是覺得自己好像沒有責任似的。看到那一群被欺騙家長說:「請阿嬌不要再流眼淚扮可憐博同情,不是你天真,而是我們天真,竟然以為你是天使,讓孩子們封你做偶像,以你為榜樣。你傷害了我們的心,我們將永遠成為陌路人。」也真夠無名火起。喂,你為什麼不讓你的孩子把鄧小平、昂山素姬、毛澤東、希拉里、蘇守忠、中田英壽、王安石、美空雲雀、李明博封為偶像,而是一個只有20 多歲,在香港的集體智力水平中理應天真和傻的女藝人為偶像?你有沒有責任?為何偶像出了你心目中的「亂子」時,你挺身而出指摘偶像,而不是把手指指向自己,為自己不「帶眼識偶像」而自省?你錯買了大頭奶粉,孩子吃過後頭兒變得如老母牛那麼大。正常的家長,也應該自省,也應該問自己為什麼不做精明的消費者吧?對著奶粉說:「請你不要扮可憐……你傷害了我們的心?」這不叫天真,這是幼稚和無知。一個家長,仍相信這個世界有「人」在現實生活中做「天使」,和一個人過了18 歲仍相信聖誕老人有什麼分別?天真和幼稚,是不同的。

事到如今,是香港社會集體平庸和愚蠢的問題。王晶導演在《全民開講》中說過,在香港: 「愚蠢是一種罪。」是的。

如果不是那種家長的智慧、執法機關的智慧是社會智力的norm,女藝人需要這樣高調回應嗎?偶像站出來,老實說,是迫不得已。

環顧古今東西,由麥當娜到常盤貴子,有哪個人在走紅後拿出裸照被記者質問,會被人當成這樣乖乖不得了的大事?就連美國迪士尼電視連續劇《歌舞青春》(High School Musical) 女主角VanessaHudgens 最近也被傳媒找到她「私生活中男友替他拍的裸照」,美國迪士尼不以為意,說會繼續起用Vanessa Hudgens。反觀香港那家分店,就要抽起女藝人的賀年宣傳片。

 

重點是我們如何消費她們

她不過20 多歲而已。你想她活下去嗎?

她哭不哭不是重點。她反不反省也不是重點。她不用哭。她也不需要向我們交代她有沒有反省。重點是,我們如何消費她們。我們得要承認,在K房唱偶像的歌看偶像的戲, 會令我們有一種「喜悅」(pleasure)的快感。再回望自己的孩子?沒有性行為,他們會來到這個世風日下的亂世嗎?可愛的父母們啊,你們知道只做不說,會有什麼效果嗎?你們不想談,覺得尷尬,決定把把冒煙的山芋交給老師的性教育課,要他們教你們的孩子如何為你們的祖宗傳承嗎?日後如果你無後,是不是又要向老師問責?

抑或是要通識老師, 把事件作「討論」,在一星期幾小時的課堂中把藝人想像、pain/hurt/frustration 等的道歉語言學、社會道德哲學、眼淚的符號學、傳媒報道手法、新聞學、自拍心理學、身體政治、東西方的性觀念、性禁忌……通通塞到學生耳邊,之後就期望你的孩子會照著你的道德觀念和水準做人嗎?

當老師難,當父母也難。我知道的。尤其是在這個亂世。抬頭看看你的孩子?是時候坐下來,要跟他談一談「你從哪裏來」嗎?

 

原文刊於 2008-2-14《明報》,增刪版刊於《這十年來做過的事》 CUP 出版社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1410
Date: 2017-01-23 15:25:19
Generated at: 2022-08-20 13:24:1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1/23/151410/相信天使的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