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抽脂減肥的秘密,你不知道吧?

 

(一)

「小姐,請問妳想把哪個部位的脂肪抽走?」在減肥公司工作的善欣,臉上掛著誠懇的笑容。

「老實說,我已經每天節食勤做運動,但大腿就是減不了。」

「明白,那就選大腿抽脂療程吧?!」善欣以不被察覺的速度掃視了眼前的客戶,是個年約四十的中年女人,全身上下都是贅肉,將上半身的肥肉猛推向胸部,可惜只令身型顯得更奇怪。

小姐~要抽脂的部位可不止大腿呢。單是從走到二樓的會客室就氣喘噓噓,運動量可想而知。

善欣把腦海中的揶揄藏在笑臉底下,順著客戶說話加以奉承是待客之道的必殺技!賺取佣金才是最重要!

善欣將客戶的基本資料填好後,帶著她換上手術服進入手術室準備。

「不會是騙人的吧?!」中年女人換上鬆垮的手術袍,身形比之前更圓。
「咦?」
「無傷痕、無後遺症、五分鐘便完成的抽脂手術…」

「放心吧,若果效果不滿意,我們會全額退款。」善欣以自信的語調肯定地說,她更很有信心療程結束後,中年女人會掏更多錢參加公司的全身抽脂療程。

因為公司有另一樣必殺技呢!善欣心想。

「付出」與「回報」,在人們心中不是從來對等。
會因遇到不勞而獲的事而感到快樂,
卻對於努力後得到成果感覺不怎麼樣。
甚至有種「呼~幸好有回報,太幸運了」的心態。

人生有限,人們想完成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於是時間的成本也大大提高,大家都很討厭徒勞無功,或因努力後失敗而被嘲笑。

所以,抽脂減肥才會這麼受歡迎。
中年女人乖乖的躺在床上。安頓好客人後,善欣離開手術室進入旁邊的健身房。

「開工了!」善欣。
「嗄、嗄…不是說好了嗎?每天三個客人…」我從跑步機跳下。
「她會是我們的大客。」
「…」我思忖著合約佣金:「好吧~知道了~」

我跟著善欣來到手術室,中年女人因吸入微量催眠氣體而發出鼻鼾聲。

「大腿嗎?」我問。
「對!」

我掀開中年女人的手術袍,伸出手指,指尖刺破大腿皮膚…

『咕嚕~咕嚕~』隨著女人大腿發出怪聲,大腿恢復成較像樣的形狀。

左腳後換右腳,以同樣方法用手指扎進大腿內將脂肪抽走,完成後將手指拔出來,大腿沒有留下丁點傷痕。

手術完成。

「我要回去了!」我。
「辛苦你了。」善欣微笑道。
「真想看看妳真正的笑容呢,一定比現在漂亮得多。」我邊說邊離開手術室。
「……」善欣沒有回應,只是把笑容收起來。

返回健身房,我能清晰聽見旁邊那中年女人刺耳的笑聲,她大概很滿意抽脂的效果吧。

我在私人健身室內,摸著腫起來的大腿,這正是我的特殊能力,將別人身上的脂肪轉移到自己身上…

所以大家都叫我…『抽脂人』。

表面看來,時間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實際上真的如此嗎?

市面上教授善用時間的書籍多不勝數,但對我…對社會上不被重視的某一小撮人卻毫不管用。

三個月前,我仍是一名重型地中海貧血症患者。
那跟貧血無關!是由於體內的血液缺少血紅素,無法正常攜帶氧氣到身體各處,負責造血的肝臟和脾臟,因為缺乏氧所以無法造出正常的血紅素,形成惡性循環…

好了,在這裡先停一停吧!
老實告訴我,你有認真聽我說以上的話嗎?還是只簡單的掃視了一下,認為它是與劇情無關痛癢,不必理會的文字?

我不會為這種事而沮喪的,因為我已經習慣了。
很多人以為把垃圾丟進垃圾桶就以為會自動消失,其實垃圾並沒有從世界上消失,它只是在你眼前消失罷了。

垃圾會被填海或被處理掉,對環境以「不在視線範圍內對環境造成影響」。
是的,你知道這種事,因為教科書有教,但是你不在意。

歧視的問題也是一樣,我因為這種病而在學校受到同學們欺凌,所以老師不准同學們說出「地中海貧血」這幾個字…

做法仿照日本電視台,不准說出「瞎子」「聾子」這種詞彙。
然而,歧視的問題沒有被解決。

不說出「同性戀」「Gay友」這種字,就代表對同性戀者公平嗎?那只是心裡有歧視的人才會覺得詞彙帶有歧視意味吧?!

「公平」這個字只是為了遮掩「不公平」的存在。
而我作為地中海貧血患者,就是遭受到歧視,卻又像垃圾一樣不被人重視的人。

我的夢想是當一名運動員,但是我有這種病,無法做劇烈運動。有人會說,如果單純喜歡運動,不如找一些對身體沒太大負荷的運動吧?!

沒用的,因為我需要長期輸血,會造成體內鐵質沉積的問題,所以每天都要替自己打「除鐵針」。

這種藥物每次注射需時長達8至10小時。所以每晚8時便要上床,在手臂上塗抹止痛膏,一直注射除鐵針直至天亮…

只要想到這種刻板的治療要一直維持到我死的那天為止,我根本無法正常入睡,於是每天我都會對著房間的天花板許願。

要是我的病消失,能夠每天做運動就好了…

某天醒來,我沒有感到身體比平常有任何不同,但是…我的病消失了!

 


 

(二)

在故事繼續之前,我想再問一個問題。

聽到我的能力之後,你有萌生起類似「如果現實有這減肥公司就好了!我一定會去光顧!」的想法嗎?

接下來就是「不過價錢應該很貴吧,如果是能夠支付的價格就好了…」

再來就是「他喜歡運動,我也有付錢,天經地義吧?!」

有吧?!
但你們有想過,我要花多少時間來消耗轉移過來的脂肪嗎?其實跟普通人一樣,所以我每天都會在健身室內,瘋狂運動到全身肌肉哀鳴為止。

也許是體重不斷增加,現在做運動感覺比起之前更辛苦了,還要繼續下去嗎?終有一日,我會對運動失去興趣的,可惡…

我拖著疲憊的腳步離開健身室,怎料在門外撞見減肥公司的老闆。
她是一個眼神銳利得猶如殺人鬼一樣的女人,化妝、髮型、香水…全身上下都裝備過的職業女性。

「去哪?」她捂住鼻子問。
「回家,另外…我想減少每天應付的客人。」應該是我汗流浹背的關係吧。
「為什麼?」
「我、我快撐不下去了…我遲早會討厭運動,我不想這樣。」
「哼…」老闆發出輕蔑的笑聲,又道:「你又以為我興趣是上班嗎?」

「吓?」
「工作不是你說想休息就能休息的,加上你已經在合約上簽名了。如果毀約的話,你需要賠償毀約金。」

她所指的毀約金,是一串長得懶得去數多少個零的金額。

「明白了吧?!明天準時上班!」老闆發出不悅的咋舌後離開。

原來,每個人面對工作與出生一樣,
都是無能為力…

就像我討厭自己的出生一樣…

我每晚對著天花板祈禱,沒有做過特別的事情,病就突然消失了。起初,我自己也沒有察覺到這件事,起床時身體跟以往一樣昏昏沉沉,唇乾舌燥的…

我敞開房門,如常地看見地上放著餐盤,上面有母親替我準備的早餐。我將房間內昨晚晚餐吃完的餐盤跟它交換,然後關上房門。過了一陣子,我聽見母親在門外收拾餐盤的聲音。

這幾年,我都是在房間內獨自吃飯。並不是因為患病的關係,而是因為某次聽見父親的言論…

那時,我們每晚都一家人圍在餐桌吃飯,桌上的都是簡單的飯菜,因為我需要長期輸血,單是藥物的費用已令父母喘不過氣。我吃飽之後,便返回床間在滿佈針孔的手臂上搽止痛膏。

「呼,我快撐不住了…」在房間內,我聽見父親的聲音。
「天仔他也不想有這個病。」母親。
「我知道,但要是當初沒把他生下來,就…」
「噓!」

衝口而出的說話是最傷人的,
但相對地,也總是心底最真誠的說話。

我剛好打開了房門聽到剛才所說的一切,只感到耳朵發燙,不懂反應,母親驚訝地看著我,父親看著別處裝作沒聽見。

「藥膏…用完了…」我。
「我、我馬上幫你換。」母親急忙在櫃裡拿了一支新的止痛膏,遞給我時湊近耳邊跟我說:「其實你父親剛才…」

我將那支用完的止痛膏丟在地上,就返回房間內把門鎖上。

那晚的除鐵針一點也不痛,
但我的胸口痛得要命,捏著枕頭哭了一整個晚上。

那晚之後,我與家人的關係就變成這個樣子了,眼神完全沒有交接,更別說談話了,唯一的溝通就在交換餐盤的一瞬間。

發現自己的病突然消失,是因為那天剛好要去醫院作例行檢查。醫生眉頭深鎖看著報告,多番確認自己沒有看錯後才跟我說:「我無法解釋你的狀況,但是…從報告看來,你痊癒了。」

從出生那天起,這個病就一直纏著我,所以連我自己也無法置信它會有消失的一天。就在醫院外的花園,我有點賭氣地跑了起來,要是我昏倒了,就證明醫生的報告出錯,到時候,我就能在醫院裡大吵大鬧了!

然而,跑了近二十分鐘,在花園散步的病人紛紛朝我的方向望過來,甚至有人替我打氣,而我除了全身大汗淋漓之外,竟沒出現頭暈、肺部劇痛的徵狀。呼吸還變得暢順了…

那天,確認自己的病痊癒了。
也在醫院裡遇見善欣。

「你很喜歡運動嗎?」善欣。
「超喜歡的!」
「喜歡在要在醫院花園跑步?」
「對!我連做夢都想能夠這樣跑步!」也許我的表情很奇怪,那次是我見第一次看見善欣像天使一樣的笑容。

之後,她帶我到一家專門為減肥人士而設的健身中心,她說可以給我一個超特惠的會員價,購買七十二個月的會籍。

「但我不需要減肥吧…」我露出瘦削得像木條的手腕。
「但這裡可以讓你做各種運動啊~」善欣指向拳擊檑台,上面有兩個胖子在揮拳。

「但我沒有錢…」
「只要你說是我的男朋友,就可以有超特惠價錢入會了!」善欣湊向我,我這輩子第一次跟女生這麼靠近。

『男朋友』這個詞更貫進我的耳膜裡大肆破壞令我無法正常思考。

 


 

(三)

故事繼續之前,再來問大家幾個問題。

第一個:看過我患上重型地中海貧血病必須每晚躺在床上注射除鐵針十小時。

大家有想過「其實每天可以睡十小時也頗不錯…」
就像那些年賺千萬的集團總裁生病了﹐躺在醫院說休息一下也不錯。
就像高床軟枕的官員為了得到民意,跑到貧民區睡在狹窄的木板床上說體驗貧苦大眾的感受…

第二個問題:若某天在街上,你看到滿手臂都是針孔,臉色蒼白的我在旁邊經過,你還未知道我的病歷,你會怎麼想呢?

「那人患病吧?真可憐…」
還是「那人吸食毒品過量吧?!看他雙眼凹陷!臉無血色!」

人們總是以為自己會保護弱者。
其實打從心底嘲諷弱者,與弱者共存感到安心。

在普通人的眼中,強者就是能力突出,有天賦特長的人。
但像我們這種弱者眼中,所有人都是強者…

真正的強者,不是能力有多強。
而是有多守尊重弱者!

好了,最後一個問題…
關於剛才兩個問題的答案。
你回答的都是偏向正面,沒有對患病的我有任何偏見的答案。
你…有為這而感到安心,甚至有一種「做了好事」的感覺嗎?

但事實是…你什麼也沒有做。
你沒有幫助過任何人,世界依舊沒有改變…

沒有做壞事,甚至站在一邊旁觀。
就覺得是正義…其實世界並沒有變好。

言歸正傳,我答應了善欣的提議…
我假裝成她的男朋友,加入健身減肥公司的七十二個月會籍。我已多次表明我沒錢,因為身患有麻煩的病,我每天只得14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所以很難找到工作。

然而,善欣提出了很多付錢的方法,例如簽署家人的名字作擔保人,向銀行借錢,向朋友借錢…

「我沒有朋友。」我直言。
「那不要緊,反正現在也沒什麼客人,你可以填上個人資料,可以有一次免費體驗課程…」善欣的態度像噴上急凍劑般截然不同。

「喔,好…」
我填上姓名、電話、地址之後,就換上職員提供的運動服,穿在瘦骨嶙峋的我身上,有點像小孩穿上大人的衣服。

「打沙包吧,那裡沒人…」善欣按著手機,眼睛連看也沒看我一眼。

「哦。」我走到檑台旁的沙包前,試著用力朝它揮拳。

『卜』沙包比想像中硬,它紋風不動,聲音一點也不清脆,指骨還痛得想哭。

「你要戴上拳套,還有繃帶。」
我回頭一看,是剛才一直在檑台揮拳的胖子。他滿身大汗,雙眼迷茫,連裝個表情都懶。

「吓?是嗎?怎…」我四處張望又看看善欣,她還是依舊瞄著手機。

「我來幫你吧。」胖子用胳膊夾著拳頭用力把手脫出來,在檑台旁拿繃帶叫我伸出手,我照做…

奇蹟發生了。
胖子的手臂一下子縮小了幾個碼,我的手臂卻詭異地漲大了幾倍。

「嘩!!」胖子大叫,善欣看了過來…

我便是這樣發現自己的能力了。

善欣的態度再次一百八十度轉變,撓著我的手說可以介紹我當公司代言人,這樣就不用付任何會費,還能賺取佣金了。

那一刻起,我便沒看過善欣的真正笑容了,上勾的嘴角只是無感情的肌肉收縮。

「我要考慮一下…」
「別這麼婆媽啦~」善欣。
「起碼我要跟家人商量一下。」
「那我們一起回去,我現在是妳的女朋友~」

我被善欣拽著離開,胖子沒閒暇理會我們,我幫他平均地抽走身上的脂肪,多年不見天日的肌肉顯現出來,他忙著對著鏡子欣賞。

「坐計程車吧!」善欣興奮的大叫,她緊緊牽著我的手,表情簡直猶如抓住生金蛋的母雞一樣。

回家的途中,我的臉不期然地笑了起來。自己從出生以來一直就像是沒法正面照到太陽的樹苗,其他人同樣生長在草地,已經壯大成樹木開花結果,我還是吸收著微弱的陽光苟延殘喘。

回到家了,現在才注意到手錶原來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我按了幾次門鈴,依舊沒有反應,家裡也沒有動靜。

外出了嗎?我果然不被家人重視,只是個家裡的負累呢。之前我每晚都在睡房裡注射藥物,他們也一樣丟棄我在家裡自生自滅吧?!

「一定要等父母嗎?」善欣有點不耐煩。
「才不是!沒他們也不要緊!」

善欣有點被我的大反應嚇到了,但她根本不明白,父母對我所做的事!

想知道吧?!重型地中海貧血症的孩子是如何煉成的?

必須由兩個隱性或輕度患者結婚,而他們的下一代就有25%機會患上重度地中海貧血症。而輕度患者與普通人無異,甚至不會被察覺,所以結婚前醫生建議夫婦先去作身體檢查。

然而,我的父母卻堅決把我生下,讓我一輩子受苦!

「怎麼了?」善欣。
「我自己簽合約吧!」
「咦?」
「把合約給我,我自己就能下決定…」

 


 

(四)

「簽好了。」

我帶善欣進入屋內,把合約上所有該簽的位置都簽上我的名字。把合約遞給她時,她呆愣地看著某處。我循著她的視線望過去,她看著我的房間…

還有涼在地上的晚餐餐盤…
他們真的外出了。原來是這樣啊,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以前我都是打開一條門縫,將吃完的餐盤跟門外的餐盤互換,連看都沒看房外一眼。我以為這種反叛的行為,會讓父母感到懊惱,連上班時心情也一直糾結著。

但原來只是我的一廂情願。難怪每次打開房門,廳外總是沒有動靜,因為他們根本不在家。針孔每晚刺進仍沒癒合的皮膚,藥物在體內產生反應時的作嘔感覺,所有痛楚都只是我一個人在承受。

「真的沒問題嗎?」善欣。
「什麼?你指晚餐嗎?沒關係,我一點也不在乎。」
「不,我指合約,你不需要看清楚上面的條款嗎?」善欣。
「有意思嗎?」
「咦?!」
「不論在哪個國家,合約所寫的都是在維護有權勢的一方吧?即使我看完合約上每一個字,也不會明白它所指的含意。就算對方毀約鬧上法庭,小市民也只會打敗仗,合約正是這樣的東西,不是嗎?」

「你在認輸這方面真是毫無保留呢,跟在醫院花園跑步的你一點也不像…」善欣把合約收起。

她說的沒錯,我的人生就是一直認輸,敗陣的感覺對我來說不痛不癢。

就這樣,我就開始在減肥公司工作了。這幾個月我一直都沒有回家,也沒有告訴父母有關工作的事。

我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家便宜的旅店,鄰居全是妓女和癮君子,對此我並沒有反感,因為我跟他們一樣,都是為了金錢出賣身體,滿手針孔的人。

但最近幾星期,我完全沒離開過減肥公司。
我實在少看了金錢的威力了。

在我的能力幫助下,消息傳了開去,減肥公司連廣告跟代言人的費用都省下來,幾乎每天都客似雲來,有女人拿幾個月薪水令自己變瘦,也不願花幾個月來做運動。

我的體重不單沒辦法減下來,增磅到一個程度,雙腳漸漸不能支撐龐大的身軀,運動的時間愈來愈少。已經到極限了,我坐在健身室內喘氣,雙腳連站也沒法站起來。

「你坐在這裡幹嗎?」進來的是減肥公司另一個女人。

說起來,這陣子都沒見過善欣在公司出現呢…
「嗄、嗄…我要申請休假,我的腿完全沒法動。」
「不行,外面有客人已經預約了。」
「我就是動不了!那怎麼樣!我連走路到手術室都做不到!」我整個人大字型軟癱在地上。
「我去叫老闆來。」
「妳儘管叫吧,大不了就解約,錢我也不要了,我會轉去其他減肥公司的!」

嗯,我再一次對眼前的狀況認輸了,然後向對方撒野。女人離開了健身室,我一直躺到半睡半醒間,聽見扭動門把的聲音。

『咔喇』我緊閉著雙眼,哼哼,放馬過來吧,我是不會屈服的!

「就是那邊躺著的傢伙了。」是老闆的聲音。

接著,密雜的腳步聲向我快速逼近,我發現有點不對勁想睜開眼睛。但嘴巴和鼻子被東西堵住,嗅到濃烈的嗆鼻藥水味,連眼睛都沒法睜大就昏倒過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在健身室醒來,哼哼連挪動我到手術室也做不到吧?!

正當我想坐起身子,才發現全身都被綁住,連轉動身體也做不到,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被綁在床上。

除了動彈不得,還感覺到側腹傳來一種熟悉的刺痛,有一根冰冷的管狀物扎進我的皮膚內…

「那是抽脂用的針管。」這刻我才發現老闆站在床邊。

「以後你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可以了,將麻醉的客人推進來,你把她們的脂肪抽走,我再動手術抽走你的脂肪,這樣客人就不會留下任何疤痕及後遺症了…抽脂是很痛的!」

「妳這是非法禁錮!」我大吼。
「毀約也是犯法的,更何況…
.
.
…我知道你沒通知家人來這裡工作吧?!」老闆。

 


 

(五)

每天,我都被眼淚和淤積在氣管的鼻涕嗆醒…
還是這家健身室。
眼前有不能用的跑步機。
臭得令人皺眉的汗臭味。
口腔因長期缺水而黏稠著。

哭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個是實在太痛了,針筒抽脂跟注射除鐵針不一樣,抽脂的針筒需要在我的皮膚底層不斷抽刺,強行把脂肪鏟起再吸走。

身體不同位置的脂肪都需要定期抽走,這樣才能應付不斷前來的客戶。正因為抽脂是一種會有來劇痛,又會留下疤痕及各種後遺症的手術,客人才願意支付昂貴的療程金。

而另一個原因,是我做了個好夢,醒來卻發現一切都只是夢。

被困在這不分晝夜的房間,連渡過了多少天也無法得知。
有時候不禁在想,以前每天10小時卧在床上的生活也比現在的自由。
如今24小時被綁在床上,我的人生不單止回頭了,還比起以前更慘…

父母不知道我被困在這裡,大概他們也不會報警。
我的人生完了,到死的那一刻我都要過著這樣的生活。

我試著把自己的人生過濾,再進行總結…
撇除掉我的病,還有現在的狀況,到底我還剩下什麼?

第一樣:金錢

偶爾會走進來的老闆說,我每個月都會象徵性收到合約註明的佣金,但我比起古時羅馬的奴隸更慘,不單止沒法享用那些金錢,連用錢贖回自己也沒辦法。

有人說金錢是萬惡根源。
但我覺得有錢並不是問題。
一個人擁有太多錢才是問題。

來光顧減肥的客人,冷血沒人性的老闆,還有…被金錢利誘而墜進陷阱的我。

第二樣:父母

父母是一種令人無法抗衡的牽絆,即使他們把我當成賭注般將我生下來,亦因為患上這個病,接下來的人生也非靠他們不可,這是我無法拒絕的。

所以我才希望多掙點錢,賺取足夠的醫藥費然後離開父母。他們現在一定在暗暗恥笑我吧?!我這個自作主張便闖禍的孩子…

第三樣:善欣

雖然已有一段日子沒見過她了,但我還是很想念她的笑容,當她撓著我的手時的溫暖感覺。雖然她騙我簽署合約令我現在萬劫不復,但把女生帶回家,她是第一個。

「嗨,你在哭嗎?」

我被聲音回過神來,發現一道身影從健身室門外走進來。
手術又要開始了嗎…?不!那聲音是…

善欣?!
我瞪大眼睛看清楚,確認這不是幻覺!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奮力從乾涸的喉嚨發出沙啞的聲線。
「我來救你走。」
「救我?」

「我早前被逼離職了。」
「為什麼?」

「你單靠每日健身又怎能減掉身上客人的脂肪,那個勢利的老女人早就有打算把你困在這裡了。所以我去找你的父母,跟他們一起報警,但警察來到時發現老闆帶著所有賺回來的錢離國了,只剩下一間空殼公司和不知情的員工,警方現正全面通緝她。」

「我不是在做夢吧?!我…可以離開了?」
「別再哭了,笨蛋。」

半晌,我看見醫護人員幫我拔除刺進體內的喉管,減肥公司門口堆滿了警察,我被送進醫院了。醫生和警察都無法置信我擁有的能力,最後只能以詐騙跟非法禁錮案件處理。

這幾天,父母有來探望我,但我們不多說話。
我出院那天,善欣說帶我去一個地方。

「你記得我們在這裡第一次相遇嗎?」善欣跟我在醫院外的花園散步。
「當然記得。」
「這就是我來醫院的原因了…」善欣指向遠處一張輪椅,上面坐著一個年幼的小女孩。

「她是我的女兒,同樣患有重型地中海貧血症。」
「什麼?!」
「五年前,男朋友知道我懷孕之後就跑掉了,我賭氣地要將她生下來,結果卻連累了她一輩子。」

「所以妳才這麼需要錢,亦因為老闆知道妳女兒有同樣的病,所以逼妳離開公司…」

「對,其實我早在醫院看過你幾次了,你那仇視一切的眼神很注目,所以看見你高興的在花園裡狂奔,就忍不住笑了起來。」善欣。

「謝謝你,你給了我女兒活著的勇氣。」善欣再次露出笑容,那像天使一樣的笑容。

「善欣…」我。
「?」
「我想妳…」我深呼吸一口氣:「我想妳以後跟我一起生活,我會用賺回來的佣金照顧妳,還有妳的女兒!我想…每天都看到妳這副笑容。」

善欣瞠大雙目,張大嘴巴但沒有說話。
「謝謝妳!是妳給了我活著的勇氣才對!」我大叫。

……
……
……
然後,我帶著善欣回家見父母了。
這次不用餐盤,我們一家人圍在餐桌上吃飯。因為善欣之前去找過他們,所以他們早就認識了,父母不斷向善欣道謝。

把一切有關感謝的詞彙都用光後,大家又回復沉默。

於是,我將被綁在健身房時,所想到的說話一次過說出來!

「爸!媽!我知道你們很討厭我,我為你們帶來很多麻煩。我每天都要在床上注射藥物,我一直為此而非常痛恨你們。但是我錯了!」

「相反,是我連累你們了。自從我出生後,你們整個人生都被我搞跨,每日為賺取藥物的費用而疲於奔命。」

「你在說什麼鬼東西啊?」父親大吼。

「爸!善欣都告訴我了。每晚我走進房間後,你晚上還有另一份工作,媽媽也是一樣,放下晚餐之後便要到附近的餐廳當清潔工。你們硬是要留在家裡等我進房,是想給我一個『正常生活』的假象,讓我心裡好過一點…」

「但我確實說過沒有把你生下來就好了的說話…」父親。
「我不介意了。」

母親哭了起來,父親尷尬的吃著桌上的飯菜,我們一家都很相像,不善於把心裡的說話表達出來。

但畢竟我們是一家人,這是逃避不了的。我相信,只要我們其中一個願意把心裡的門敞開,所有人都一定能夠得到幸福。

把飯吃完,我把希望跟善欣獨自生活的事說出來,父親再次被嚇倒了。
可是…我留意到他一直緊繃著的肩膀也放鬆了下來,他臉上同樣流露出久違的笑容。

在故事結束之前,我還有一個問題。

「如果你們知道這個減肥的秘密,還會以一己私慾去減肥嗎?」

不會嗎?那很好。雖然現實世界未必有像我一樣擁有這能力的人,但是…日常大家很多行為,都正在為其他生命帶來不必要的痛苦。

冬天穿著的羽絨外套、高級餐廳吃的魚翅、鵝肝、熊膽汁、象牙、犀牛角…
牠們沒有特殊能力,只是碰巧被人類看上了,就一直被殘暴對待。
你們都願意放棄嗎?

(完)

 


 

 

 

作者: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1434
Date: 2017-01-23 23:07:20
Generated at: 2020-06-06 09:42:3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1/23/151434/關於抽脂減肥的秘密,你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