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講,我聽,我睇

 

早幾天忙裡偷閒到戲院看了一套恐怖片,我是那種「又要驚又要睇」的人,每每恐怖情節出現時,我都會禁不住以手掩眼,在指縫中偷看,這些電影配合詭秘懸疑的聲效,足以把我嚇到晚上發惡夢。有朋友覺得我搵自己笨,其實我能看電影已經是一種福氣,如果沒有視力,還可以看電影嗎?

 

 

盲人睇戲只可以聽對白,看不到畫面,無法全面理解劇情。這種大眾娛樂對盲人來說也實在是遙不可及。其實盲人也擁有享受娛樂的權利,要進入光影世界,就只有靠「口述影像電影」。「我們就是盲人的眼睛,代他們觀看電影裡的每事每物,我們透過語言文字,把電影中缺乏對白的情節以說話表達,讓盲人可以用耳朵『看』到女主角的喜悅、男主角的身手,也可以用心體會電影營造的氣氛。」影像口述員說,要細緻地描述畫面,他們的語言能力弱少少都不行。

現時全港只有20多位影像口述員,主力推廣口述影像電影的香港盲人輔導會每年也只能為20多套電影提供口述影像服務和安排特定的電影欣賞會。該會的負責人說:「由於醫學技術發達,先天失明的人士已經大為減少,現時大部份視障人士都是後天形成的。他們很多都看過電影,亦因此好『恨』再『看』電影。」回看香港,這方面發展實在落後,其他地方如美國和台灣,多年前在一般戲院已配備耳機,讓失明人士不用參加特別安排的口述影像電影,就能與其他視力正常的朋友一同欣賞電影,大大促進盲人與其他人士的社交機會,帶來共同話題,體現社會共融。

 

 

如果有口述影像的恐怖電影,或許會啱我這些膽小鬼『看』!

 

 

作者:創業軒

創業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1947
Date: 2017-02-01 16:30:23
Generated at: 2020-11-26 03:42: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2/01/151947/你講,我聽,我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