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落的手工業,最後的女師傅——金發麻雀

 

近幾十年間,紅磡區的面貌可謂移形換步;同區的住宅被塗上光滑的新油漆、餐廳被換上時尚的新裝潢,唯獨這家擠不進幾個人的手工麻雀店仍舊以原來面目示人。金發麻雀開業超過半世紀,經歷香港手工行業由盛轉衰的殘酷現實,人稱「湄姐」的負責人何秀湄不得不認命,改以機器製作的麻雀作為主要糊口工具。這間毫不起眼,卻屹立多年的小店到底藏了多少鮮為人知的事與情?

金發麻雀店舖地方淺窄,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旁邊有一道通上唐樓的樓梯,配上店內殘破的牆壁與生鏽的電器,使店面更顯懷舊風味。一套套麻雀與工具全都在玻璃櫃子中放得亂中有序。而最令湄姐滿意的傑作則整齊的在透明櫃子排開,包括雕上「一鳴驚人」、「宏揚國粹」等字樣的麻雀,讓客人一覽無遺。店內的牆壁貼著不少湄姐的家庭照,部份相片已經發黃,她透露這間小店是養育了兩代人的地方。

 

 

手工麻雀行業式微,湄姐是行內僅存的女師傅,她卻不會因此自命非凡。湄姐為人謙遜知足,說話風趣幽默,卻能從字裡行間聽出她是個充滿歷練的人。湄姐十三歲拜師學藝,投身麻雀行業五十載。她去年退休,幾個月後決定重操故業,每早準時拉起鐵閘,純粹為了消磨時間。經歷過許多風風雨雨,她以簡單兩句概述這個職業-「唔會令你好風光,但係又餓你唔死。」湄姐指自己最風光的歲月是八十年代,當年月薪八千已經羨煞旁人。她對工作的認真態度並沒有被時間磨滅,對每個手工步驟也一絲不苛,從不馬虎了事,全因堅持出品要「過得自己過得人」。

手工麻雀的製作過程繁複巧究,即使馬不停蹄,也需要花上足足四天的時間才可完成一副共有一百四十四隻牌的麻雀。採訪期間,湄姐目不轉晴,在細小的麻雀上雕著一個個索子、萬子……她的工作桌上放著一個特製的木造燈泡箱,使麻雀上的圖案能更仔細的呈現在她眼前;燈泡的橙黃色光線映照在湄姐專注的臉上,使人能更清楚看見她在瞳孔中散發出來的拼勁與熱誠。用小刀子完成基本的線條雕刻後,湄姐改用錘子,像打樁機的原理,一下一下的壓在麻雀上,以加深圖案的紋路。這個步驟使麻雀上的圖案變得清晰可見,就算麻雀還沒有著色,人們已能分辨哪些牌子是筒子索子、哪些牌子是番子。最後,湄姐另請師傅替麻雀上色。師傅沿用傳統的方法,猶如畫水彩般,一筆一筆地使牌子變得又紅又綠。他笑稱自己有時候也會因手震而出現「出界」狀況,需要後期拭擦補救。

 

 

最近,湄姐因為登上了無綫電視的綜藝節目而成為「紅人」,四方八面的採訪報導相繼而來。她抱著來者不拒的態度,樂意接受各種採訪,但堅決不會趁機圖利,對所有媒體報社也堅持不收分文。湄姐稱她一生平淡樸素,從不喜歡高調處事,接受採訪只因希望更多人能關注手工行業,在其消失之前能多留倩影。

面對手工麻雀成為夕陽行業、自己便是末代師傅的事實,湄姐表示婉惜,卻也無能為力。她表示間中也有「學生哥」希望拜她為師,卻心知那些少年人其實在開玩笑,深明手工行業追不上時代步伐的事實。「除返開,我一日搵得百零蚊,你地得唔得先?」她反問。隨著各種機械化的普及,人人講求快靚正,手工行業必然面臨被淘汰的困境。知道自己的行業前景暗淡,她也不鼓勵新人入行,免得害了人家。比起日常用品,湄姐認為手工麻雀更像是藝術品;而她認同在現今社會,當藝術家的機會只屬於擁有一定經濟條件的人。以麻雀為例,手工麻雀的價錢比機製麻雀足足高出五至十倍。當普羅大眾連基本生活也難以應付,又怎會花心思時間去欣賞藝術?即使人們願意花時間用心細賞,也沒多少個知音願意用真金白銀為手工藝術致敬吧。

暫且撇開收入問題,製作手工麻雀的工序是不斷重複,十分費神卻沒太多的發揮空間,又豈能滿足現今追求自由享受、著重創意靈感的新一代?生於香港,半個人生被工作佔據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我看著聚精會神的湄姐,雕刻著每副幾乎相同的麻雀,難以想像她每日做著幾乎相同的工作,過了幾十年幾乎相同的日子。她也有覺得沉悶的時候,但她精神抖擻的說:「每副手工麻雀都係有生命,有靈魂,係機製麻雀完全比唔上!」我實在由衷佩服她敬業樂業的精神。

手工麻雀只是冰山一角,承傳問題存在於每一個古老舊式行業,當中包括其他手工藝行業、修理行業、印刷行業、殯儀行業等等。不少人會上前了解、懷緬,但當中又有多少人願意去投身、捍衛?「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淘汰是發展的必要一環,我們無法否認部份行業已經過時,亦無力扭轉乾坤,唯昐夕陽在落下前能燦爛的照遍社區。

 

作者:茲因

廢青學生一個,文學氣息就真係無乜,但喜歡紀錄生活小故事,深信文字能治癒心靈。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2836
Date: 2017-02-13 05:47:07
Generated at: 2020-02-21 06:56:1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2/13/152836/沒落的手工業,最後的女師傅-金發麻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