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血腥慎入】呢個就係我地所嚮往既美好世界

 

警告:以下短篇有極度血腥內容

 

21xx年某月某日。

茶餐廳,人來人往。成餐飯,黃太一直淚流披面。坐係對面既陳太,只能歎一聲。

「你再喊都無用架,喊完,個仔都唔會返黎架啦,係咪?」

黃太無回答,只係一直對住佢碗麵誓願,然後不斷搖頭。

「唉,你叫得我出黎,我真係應該安慰下你。之但係呢D悲劇,唉,大家都唔想架啦!有時社會既野就係咁架啦,都無話邊個岩邊個錯……」

陳太開著個芭蕉扇,係咁扯起個衫領希望倒灌D涼氣入去,但不太成功。

「黃太,節哀順變啦。你個仔既野你盡快忘記啦。我真係替你覺得難過架。但係我就算係立案法團主席,人微言輕,幫唔到你咩。唔通去監警會投訴會有用咩?無用架。」

黃太成個人已經睇黎變成一塊乾左既仙人掌,身體所有水份已經係雙眼盡數排出,靈魂盡失,依家不單止了無生氣,而且臉龐呈現一陣慘黃色。加上佢一身白衣,呢一刻即使唔係萬聖節,都足夠嚇親一堆人。

「諗下其他野,向正面諗,呢個世界仲有好多美好既野既。」

陳太見講到口水乾,都係得個桔,都感到無符。佢自己拎起張單,提起個袋,企起身,就放低一句話:

「唉,我返屋企先啦,仲有野要我搞。我地下次再約啦。呢餐就我俾啦,你下次有心情先再請番我啦,拜拜。」

心諗,講極都唔聽,牛皮燈籠,我都費事再徙口水啦係咪。草草結帳,就回家去也。返到屋企,十歲既愛女開門,對佢面露微笑。

陳太隨口問:「點呀,仲係唔敢開懷大笑呀,對門牙仲未出齊呀?」

小女即刻大發嬌嗔:「我都話叫媽媽唔好提你又係都要提,Do not mention it again!」然後佢就一彈一跳咁樣返左自己房,做功課。

陳太既不快心情,因為見到愛女而差唔多一掃而空。見到自己個女慢慢長大,又開始慢慢散發自己年輕少女時既淡淡風采,真係覺得此不薄。呢個女呢,第時一定又好似我咁樣,溝死仔都似。

陳太哼起小調,開始預備今晚既晚餐。呀唔知今晚陳生今晚放工返黎,會想食咩呢?蒜香炒雞球好,定係燉牛腩好呢。

唔知過左幾耐,突然門鐘響起。

陳太心諗,咦,老公照計無咁早返黎架喎。

一打開,見到有兩個男人,一肥一瘦,肥者高,瘦者矮,兩者面容皆一臉冷漠。

「差人。」兩人出示證件。陳太心頭立即一驚,手上鑊剷鬆手落地,蒼朗一聲。

陳太個女好奇開門一望:「咩事呀媽媽?」

兩個男人,一見,雙方各自打左一個眼色。陳太一邊後退,一邊高叫:

「無野,快D番入去做功課。」佢強自鎮定,問:「兩位阿Sir,請問咩事呢。」

矮瘦者獰開嘴,笑左一下,毫無誠意果一種:「今個月既警察管理費,你地呢個單位,好似未交。」

陳太窒左一窒,「唔係呀,咪我地兩日前已經網上過左數囉。」佢無法阻止自己聲音,尤如木頭車經過石春路所出現既陣陣顛簸。

「你地,交漏左。好似仲有幾千蚊既利息,未曾還清。」

「咁,咁,我依家俾錢你,得唔得?我地有錢……」

「你要我地勞思動眾,上黎,已經犯左阻差辦公罪。」矮瘦者嘿嘿一笑,然後就轉身同高肥者講:「你係呢度守住,我要睇下呢度有無咩違禁品。」

「阿Sir我地係良好市民呢度邊有可能會有咁既野……」陳太依家,知道事態嚴重,汗出如漿了。

「你講我就要信?岩岩果個女仔,係邊個?我懷疑可能係非法入境者,甚至有機會從事兒童色情活動,你今次大煲喇。」

「阿Sir你點能夠屈得就……」

個「屈」字都未講完,嗤既一聲,陳太甚至趕唔切發出一聲呼喊,佢已經臥倒在地。子彈殼落地,叮左一聲。而鮮血開始係陳太頭上,好似恐怖劇一樣慢慢湧出。佢岩岩五秒前仲好地地,依家已經變左一條就死既魚,失去氧氣,係柚木地下上面不斷抽搐。

呢一槍係一直無講野既肥高阿Sir開出,佢裝左滅聲器,而且子彈好精準咁樣穿過陳太既口腔同鼻腔之間果部份軟骨組織。所以陳太想叫,都叫唔出。

好明顯剛才唯一聽到既,就係果下納悶既聲音,應該係骨同肉俾子彈無情劃過,好似俾一把銼刀劏過既聲。電視櫃既玻璃窗,亦都即刻有處處既朱紅色,仲有一D好似街邊肉檔唔要劈埋一邊既肉碎,掛左係櫃面。因為地心吸力,佢地慢慢咁係高位,蜿蜒而下。

另外升起既一陣鐵青既腥臭味,已經無法用文字解釋有幾惡頂。

矮瘦阿Sir似乎若無其事:「我真係唔鍾意D人犯左法,仲咁多野講。」佢又另轉身,讚揚肥高阿Sir:

「你既槍真係準到一個點。次次都打中個頭,又唔入腦,又唔中喉嚨,果度好野。搵日真係要教下我,真係唔知你點樣做得到。」

「好喇,阿師奶,你係度慢慢休息一陣,我要入去Check check 呢個非法入境者先。」

肥高阿Sir會意,索性跨過已經如同死人既陳太,放低枝槍係餐檯,然後開始食陳太岩岩煮好果幾味送,又開著個電視,識睇,當然係睇三色台既慌張西望。「又幾好食喎。」佢話。

佢唔覺意見到原來廳既另一邊有隻窗係望到對面單位。隔離有個男人原來一直望住佢地,到肥高Sir一發現,佢就急急拉起窗簾,似乎當咩都睇唔到。

肥高Sir冷笑左一聲,視線回到電視上面。

房開始轉黎陣陣既尖叫聲同埋慘叫聲。

「唔好,救命……」

「唔好……媽……媽……」

「呀……」

個種聲音,應該比一個人面臨死前既種種酷刑更難受。

如果話,生仔已經係一個人可以面臨最痛苦時所發出既聲音,我相信依家呢種叫法,甚至係有過之而無不及。肥高Sir見太大聲聽唔到電視講咩,於是就用個Controller,相應將個音量提高番。

十分鐘後,一切都戛然而止。

瘦矮Sir出番黎,重重咁樣吐左一口氣。又撥左一撥自己已經唔算太多既頭髮。睇得出佢一額汗,似乎好似做完運動咁,身心愉快,十分過癮。

「玩完啦?」肥高Sir問。

「玩完啦。今次呢個得十零歲,嘩,下面窄到呢。真係爽。同埋真係出黎行咁耐,叫雞又好,返屋企屌老婆都好,始終都係玩老強呢樣野至高無上。」

肥高Sir嘿嘿乾了左十零聲。「咁走?」「係呀,打番去總台,話有人入黎有姦殺案,同事會搞架啦。我地去第二個Block繼續收數啦。」

「咪住先,唔好行住。岩岩食完有D滯,我想去個廁所,順便睇下條女俾你玩成點。真係想見識下。」肥高Sir抹抹個嘴,企起身。

矮瘦Sir休一休自己條褲:「我驚你嘔番晒D野食出黎,唔關我事呀。」

肥高Sir就無理:「屌,出黎行咁耐,有咩未見過呀……嘩……」

一入房,肥高Sir都忍唔住發出一下驚歎聲。

「今次真係代表作呀,完全不似人形!個頭啦喂?」

矮瘦Sir一指,原來個女仔個頭已經俾佢掟左去落下低。不由分說,床單亦都已經完成凌亂,俾阿Sir用左黎索D血,但係因為唔夠用,結果結成厚疊疊既一塊,好似酒樓入口歡迎光臨果隻地氈既質感。

成張床都係果種令人難以忘懷既腥臭味。雖然中人欲嘔,但係兩位阿Sir果然係面有得色,仲係度討論案情咁樣來回踱步。

已經無法形容個女仔變成點。與其話係人既身體,不如話係一隻已經脫晒毛既小雞,然後放左入煲湯到滾三四粒鐘,再撈起果種肉已分離,但骨與骨仍然相連既果種感覺。

最最恐怖就係佢既下體,竟然可以被扯出左一個大既血洞。塞左一個Cushion係入面。但係因為Cushion太大,有彈力,終於佢好似一塊血做既豬紅啫喱,係個出口到慢慢咁外推番出黎。

其他部位更加唔駛講,已經無一處係完整。掟落攪拌機,可能效果仲無咁好。

「咁我就係鍾意果種一絲絲既感覺。」矮瘦Sir合上眼,好似仲享受緊岩岩既果種餘韻,就如聽完一場美妙絕倫既音樂會一樣。

「駛唔駛咁重手呀……今鋪真係即刻咩都消化晒。」肥高Sir 落comment。但佢就忍唔住拎起手機,到處影左幾張相。

「走啦,呢輪壓力大呀嘛我。老婆又成日嘈我。」

「仲講,唔知呢家人個老豆返黎見到咁,會點呢,哈哈。」

兩人又出番廳,清理好自己既證據,就跨過番陳太,往大門走去。

陳太唔知死左未。但佢個腦如果仲操作緊的話,呢一刻,一定係不停咁同自己講,不停地,不停地同自己講。

【呢個就係我地所嚮往既美好世界】

【呢個就係我地所嚮往既美好世界】

【呢個就係我地所嚮往既美好世界】

……。

(完)

 

 

作者: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3498
Date: 2017-02-23 03:59:33
Generated at: 2021-09-23 04:52:4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2/23/153498/【極度血腥慎入】呢個就係我地所嚮往既美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