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大戰納粹大屠殺——何鳳山和杉原千畝的「救命簽證」

 

納粹屠猶慘案被香港警察攞番出嚟,實在應景之至。難得德國同以色列的駐港使節都開聲,也就連繫到,當年在納粹德國及其佔領區,有一些外國的使節,向猶太人發出「生命簽證」,協助他們離開德國的事蹟。

 

中華民國駐維也納總領事何鳯山先生

1937年何鳳山調駐奧地利任一等秘書,1938年3月12日德國吞併奧地利,之後中華民國改奧利利大使館為總領事館,並由他出任總領事之職。當時,中德非常友好,蔣介石的中央軍有些就配備德式裝備,剛在上海海同日本大打一場,中國仍在買德國武器抗日呢。

在11月9日夜晚水晶之夜,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升級,千計猶太人只是基於血統就被拉入集中營。在奧地利有185,000猶太人,自是大為恐懼,他們希望離開德國。可是,要離開就必須向納粹當局證明他們可以進入外國才予放行。猶太人便得奔走於各國大使館和領事館,尋求逃命的簽證。但當時世界大多數國家都拒絕給予猶太人以難民的身份移居。

其時,駐維也納的何鳳山與當地猶太人有交往,曾出具簽證令朋友的親人得到納粹釋放。至於佢幾時開始「亂發」簽證,則無記載。有倖存者億述,水晶之夜後見到有猶太人的長龍圍在何的駐地外輪候簽證,他唯有將申請表從窗外擲入使館,卻在後來得到簽證。

如此荒唐又大陣仗的事,好快就傳到何鳳山上司、中國駐德大使(駐所在柏林)陳介的耳裡,陳基於國策,反對向猶太人發放簽證(當時中德友好啊,點可以得罪希特拉呢?)但何鳳山基於人道立場,違抗命令,繼續為猶太人簽發前往「中國上海」的簽證(當時上海可是淪陷日本人手上的啊!唔緊要,1938年未有互聯網,德國的普通出入境管制人員連上海喺邊都未必知。)

 

 

何有外交特權唔拉得,納粹黨唯有以佢租用猶人物業為由收咗佢間使館。但何仍然留在維也納,自己租樓繼續印簽證,直至1940年收到命令回國為止。(調走個駐外使節要一年有多?!又點解陳介大使唔自己行路去維也納收佢官印,由得佢「亂發」咁耐嘅?!仲有,何在1939年因為抗命而被外交部記過,但仍然可以坐鎮維也納自行其是?!其實呢啲掃興嘢都係唔好問。)

維基百科記載︰「從1938年到1940年5月何鳳山奉調回國,2年間他共簽發多少張「生命簽證」其準確數字已無從統計,根據已找到的簽證看,一份1938年6月的簽證的號碼為200號,另一份1938年10月27日的簽證號碼為1906號,也就是說半年間他共簽發了近2000份簽證。」由於簽證係以家庭為單位,一張紙不只救一個人,係救一家大細,即係,至少幾千人得以逃難。

有網文謂1938年12月有7000猶太人從意大利和瑞士邊境離開德國,大部份持有中國簽證。而在日後的追查中,很多取得簽證的人並未有前往中國,而是到達其他國家,抵達巴勒斯坦者就約有4000人。亦有幾千人真的奔走萬里到達上海(呢班人攞到簽證時應該連上海喺邊都未知),成為大戰中「上海隔都」的一部份居民,留下歷史痕績。

何鳳山在1997年離世後,他的義舉才為世人所知。至2000年,基於人證物證,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追封他為「國際義人」。2015年,馬英九總統頒發《褒揚令》,頌揚他「大愛盛德,俠骨高風;弘烈義舉,芳騰異域。」而在維也納的中華民國總領事館舊址上,現有紀念牌以中文、英文及德文鐫刻其事,供後人景仰。

 

大日本帝國駐立陶宛代領事杉原千畝先生

立陶宛位處大國蘇聯與德國之間,1939年3月,杉原千畝受命抵達其臨時首都考那斯設立日本領事館,他的主要任務是在當地收集兩大國的情報,並與波蘭的情報部門合作。

同年9月,德國與蘇聯瓜分波蘭,大量猶太人逃難至考那斯,一個只有12萬人口、四分一為猶太人的小城市。1940年6月,蘇聯入侵立陶宛,並在7月下令關閉駐在考那斯的外國領事館。大部份領事都立即撤走,唯獨杉原與荷蘭領事還留在考那斯(但荷蘭剛剛被納粹佔領了)。

當時波蘭猶太難民和部份當地的猶太人希望離開立陶宛,他們聽說在加勒比海的荷蘭殖民地蘇里南毋須簽證即可入境,但他們不能向西走,那是納粹德國,向東走卻要穿過蘇聯。蘇聯只准他們通過西伯利亞鐵路,經日本再尋路往加勒比海,即要取得日本的過境簽證才予放行!

猶太人湧至日本領事館申請簽證,可是,日本外務省要求申請人只能過境,並要有第三國的入境許可和足夠金錢。很多猶太人滿足不了這些條件。杉原發了三次電報至東京的外務省,要求放寬過境簽證的限制,但也得到三次的明令,必須按章辦事。

杉原與太太商量(呢個領事館係一人館!)。抗命,罷官失業,名譽掃地;服從,外面的難民同他們的兒女就陷入納粹的網羅而枉送性命。杉原與太太最後決定漠視東京的命令,開始不跟程序、以來者不拒的態度,發出後來稱為「生命簽證」的過境簽證。

 

 

從1940年7月31日至8月28日,杉原不停簽發「生命簽證」,當年這些都是手寫文件!有目擊者稱,杉原離開考那斯的時候,仍在火車車廂中不停為難民發出簽證,至火車離站,他將文件拋出車窗,給予湧來求救的難民。而在這期間,日本外務省曾再發電報,重申禁止杉原「亂發」簽證。

得到簽證的難民,路線是從考那斯上火車往莫斯科,轉乘西伯利亞鐵路到海參崴,上輪船到日本神戶港,再轉往第三地。

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的杉原網頁,稱他在考那斯簽發了2100至3500張過境簽證,其中有很多猶太教的拉比和塔木德學生,他們在日後重建了猶太傳統的教學。日本外務省有文件話有近5600張簽證。另有估計話有6000人憑「生命簽證」逃出生天。

逃至日本的猶太人,據說有2000名在1940年和41年通過日本和上海的猶太社區幫助,移民加拿大、美國、巴勒斯坦和其他地方。而餘下者大都滯留在「上海隔都」直至戰爭完結,雖然生活艱苦,但總算逃過納粹的大屠殺。

1968年,一位「生命簽證」救出的猶太人任職於以色列駐日本大使館,並尋見了因「考那斯抗命」而丟官的杉原千畝。但直至1985年,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才頒授「國際義人」的榮譽予杉原,官式確認其義舉。2000年,日本外務省外交資料館設立紀念碑,稱頌杉原為「具有勇氣做出人道行為的外交官」。2005年和2015年,分別有電視劇和電影將杉原的事蹟搬上屏幕。

 

除了何鳳山和杉原千畝之外,隨手在維基查閱,還有西班牙、葡萄牙、土耳其和薩爾瓦多的駐德使節,因救人義舉而獲「國際義人」的榮譽。可是,當時在德國的各國使節人員有幾多人?為何只有幾人能不顧自己,為救人而犯禁?

當你手中掌握權力,可大可小,可以害人,亦可以救人。

如果有一天,香港人要面對猶太人當年的命運,懇請各國外交人員,記得中日兩位義人的善舉,為香港人多發幾張「生命簽證」。

 

作者: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3663
Date: 2017-02-25 06:42:30
Generated at: 2021-12-09 06:56:1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2/25/153663/二次大戰納粹大屠殺-何鳳山和杉原千畝的「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