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討厭巴塞,但我要說的是…

 

我討厭巴塞,很討厭,討厭的程度不亞於拜仁(我大概因同樣原因討厭它們-太屈機與哥迪奧拿)。在我這短短廿年波齡,它基本上就統治了球壇足足十年。然後,更可惡的是,它改變了足球的玩法——不停控球在腳與及高位反搶。由他們一家,到愈來愈多人效法,到愈來愈多變奏。

我討厭巴塞,很多人說巴塞的足球是漂亮足球,是華麗足球,我從無一絲認同感。因為,他只是找十一個水平比你高的人,不斷控球,然後當你疲於奔命之時,適時給出致命一擊而已。沒錯,他們是極有前瞻性地利用了球場的縱深,但若果沒有美斯、沒有亨利、沒有韋拿、沒有柏度、沒有尼馬,你會那麼害怕這樣交來交去的足球嗎?

我討厭巴塞。但,隨著時日,我發現很多人把巴塞說扁。例如,當巴黎主場用迫搶使巴塞陷入極其困難局面進而大敗,很多人說巴塞的足球不合時宜,落伍了。荒謬!高位反搶就是由巴塞發揚光大,而且令不知多少隊伍難堪,只是你們只看見巴塞控球和美斯不停屈機的那一面,而看不見這些年它們防守出色的那一面,誇張點說,巴黎就是用最「巴塞」的方式擊敗巴塞。

很多人對巴塞的觀念還是在於所謂「tiki-taka」,喂阿哥,咩年代呀?哥迪奧拿都不再玩這套,更不要說安歷基的巴塞已經改變了多少,如何不斷小修小補,使這支你們口中已經落伍的球隊依然保持競爭力。然後,我發現自己比許多巴塞吹奏者還了解巴塞,而明明,我討厭巴塞的。

6-1,我依然會討厭巴塞,但我對它們多了一份敬意,對安歷基也多了一份推崇——你居然夠膽一開波放尼馬打左翼衛,然後用最巴塞的方式壓迫巴黎,你搏贏了。足球,是需要熱情的運動。安歷基和巴塞的熱情,使它們從第一分鐘就瘋狂進攻,到最後一分鐘還不願放手。要麼進攻到底,要麼防守到底,出盡力,打場好波,難明嗎?難道真的要輸夠10-2才明白?

 

作者: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4444
Date: 2017-03-09 16:35:44
Generated at: 2022-07-07 02:51:3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3/09/154444/我討厭巴塞,但我要說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