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活專訪】隨心——薑檸樂

 

「Pen-Pineapple-Apple-Pen」、「SAS-SSS-ASA-AAS」……隨意拼湊的字母和詞語,言簡意賅的片言隻語,竟可以在YouTube贏得數以萬計的點擊率,帶來可觀的收益,造就新興行業――YouTuber。青年人或許覺得YouTuber無需學歷和經驗,只要「樣靚」、「識打機」、「識吹水」,就可以賺取豐厚收入;另一邊廂,導演王晶點評YouTuber收入不豐,連樓房都買不起。究竟YouTuber工作真實情況如何?就讓薑檸樂(原名蕭慶峰)以「YouTuberÍ填詞人」的身分,在鏡頭前後向讀者逐一剖析。

 

 

職:YouTuber

薑檸樂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完成工商管理課程後,從事會計文員工作,之後失業賦閒,興之所致將個人生活片段上載至YouTube,結識一群志同道合者,就開始YouTuber的工作歷程。「嗰陣時仲未有YouTuber,只有拍YouTube嘅人,觀眾建議我『出樣』(亮相)拍片,所以我就『出樣』,跟住就拍到而家。」薑檸樂補充道。

 

 

取材內容 隨興來排

瀏覽薑檸樂「自編自演」的短片,睡房、廁所、球場、健身室……統統是拍攝短片的場地,吃喝、玩樂、屎尿屁、無厘頭……取材內容無所不包;這與規模較大的網台在設備齊全的錄音室,製作流水作業式的節目截然不同。「嗰陣時,就將自己改啲歌擺上YouTube channel,慢慢就多人睇,」薑檸樂細道:「自己諗到啲乜嘢得意嘢就擺上YouTube度,都係keep住擺啲無聊嘢上去就有人睇,就keep住拍。」

 

 

YouTuber屬於新興行業,未有先例可援,薑檸樂列舉一位前輩Eminleo後,卻不依樣畫葫蘆,堅持走自己的路:「可能平時食飯、行街、沖涼諗到條橋,覺得ok,就寫低幾個重點,有時間就拍。」編者提問面對YouTubers之間競爭激烈,如何突圍而出?薑檸樂思量一會,道:「都係以量取勝,引起共鳴,如不斷出『打機片』,試一啲『新嘢』嘅片,但我做唔到。」另一方面,資訊科技日新月異,十年前方興未艾的Facebook,現在已呈衰敗之象,Instagram、Snapchat大有取而代之的趨勢。編者問及有何應對策略,「國語和英文都唔好,開拓唔到(海外巿場),台灣都好多(YouTubers)。」他應道:「可以有乜突破,諗左啲類似『微電影』,拍番啲正經嘅嘢。」

 

 

隨意面對 流言蜚語

對YouTuber來說,最令人振奮的事情,莫過於得到網民的認同和肯定。薑檸樂有幾次難忘的經歷:試過上街被網民問好;收到多年不見朋友的電郵來函:「突然間有人inbox我,問我認唔認得佢係邊個?佢仲話原來我而家已經咁紅!」;甚至更獲台灣網民邀請製作畢業短片。

 

 

互聯網世界下,大部分網民都以別名或隱藏身份游走於社交網站、討論區和視頻網站之間,別有用心者或許因利成便,肆意攻擊其他網民,當中網絡紅人或KOL(Key opinion leader,即意見領袖)更首當其衝。面對負評留言,甚至粗言辱罵,薑檸樂一於少理。「唔理囉!」薑檸樂淡然應道:「一段影片都會有零聲的負面留言。」最令人啼笑皆非的一段經歷,是薑檸樂發布一段「跟我去做大隻佬」為題的視頻短片後,竟收到一則留言――「健身係講堅持,唔好諗住靠健身上位。」他卻反問網友:「我點樣可以靠健身上位?」說罷,果然逗得編者當場失笑。

 

 

軟硬配件 任意配搭

在「人人都是記者」的後現代,只要有一部具備拍攝和攝錄功能的智能電話,普通巿民頃刻變成「無冕皇帝」(記者),反過來制約高官權貴、歌影藝人。這不但反映傳媒威力強大,更顯示從事業餘傳媒工作者的門檻,比以前容易得多。YouTuber也是傳媒工作者之一,薑檸樂不諱言道:「好耐之前係用一部(智能)電話拍,係用一部Samsung手機,拍完就用『會聲會影』(電腦軟件)剪片,剪完就放上去YouTube;現在就用數碼相機、單鏡反光相機,剪片就用Premiere。」薑檸樂隨時代及受眾的口味與要求,一步一步地邁向更專業。

 

 

或許YouTuber可以憑一部智能電話,就可以「隨時攝錄,隨意上載」,難免予人覺得該行業入行門檻較低,編者不禁查問有關薪酬問題,薑檸樂搔一搔腦袋答道:「好過以前打工囉,我以前(六年前)做會計(會計文員),得七千蚊一個月!至於而家香港最搵到錢咪小波子、大J,佢哋用YouTube都可以賺好多錢。」編者翻查有關資料,得悉在YouTube上,若視頻短片瀏覽人次達1000人,則獲廣告費0.83美元(1美元對7.8港元);由此推算,年青人若期望靠YouTuber「搵到兩餐」、「養得起自己」,每個月的瀏覽人次非百萬計不可。

編者問:「有冇諗過你有幾多年可以繼續做YouTuber?」
薑檸樂:「我諗住做到結婚生仔。」

 

 

活:填詞人

只要在YouTube、Google輸入「薑檸樂」、「改歌」等關鍵詞,不難發現薑檸樂的填詞作品――「詼諧通俗」、「啜核抵死」、「包羅萬象」就是其創作特色。編者問及創作緣起,他謂:「讀中四時,有一位朋友和我都很喜歡許冠傑,我們會在圖書館借他的唱碟來聽。許冠傑的歌重視歌詞,聽得多,就想試試將流行曲填寫新詞。」薑檸樂應道:「開初只將些粗鄙低俗的字詞,配合節奏寫在簿上,之後越寫越厚,更在上課時給其他同學傳閱。」

 

 

儘意隨心 譜寫百態

編者始終認為學生應該遵守校規、專心上課。然而,薑檸樂的創作緣起,彷彿告訴讀者一件事實――創作源於生活。直到現時為止,薑檸樂填寫逾五十首歌詞(包括改寫歌詞)。他坦言填詞人和YouTuber這兩個角色,分別展現他「正經」和「無厘頭」的一面:「起初寫啲政治意味重嘅歌詞,目的想多啲人睇,但後來就寫啲自己鍾意寫嘅嘢。」薑檸樂曾經為本地樂隊Tonick填寫歌詞〈邊個知道〉,歌詞裡頭:「邊位告知,人生必需靠命數」、「想講你知,人生不必靠命數」在遣詞用語上或許有幾分玩世不恭,卻暗地流露屢敗屢戰、自力更生的正面態度。

 

 

「原創就係好睇作曲果嗰人寫啲乜嘢(歌曲)而填(歌詞)落去,原創係需要多啲功力,係難過改歌詞。」原創作品之中,〈分手不難〉令薑檸樂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有多少聽眾知道「放棄你別生氣,情路終斷到限期」、「愛過已是很美,緣份一剎也旖旎」、「拋諸腦後不難,分手決定不難」等詞句,就是填詞人夫子自道――他靦覥地說:「果時啱啱同女朋友分手,就將果啲嘢寫晒落去。」改篇歌曲之中,他自覺最滿意是〈喝埕酒〉(改寫自藍奕邦〈向前走〉),「最愛買包花生,熱浪伴上生抽」與「醇濃洋溢味道,撲鼻芳香頰內回流」兩極之間莊諧俱備,然而,他坦言這首歌詞的創作源起,不是細味杯觥交錯的風花雪月,而是針對當年極具爭議的「網絡廿三條」(《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隨意觀察 耳聽八方

「Listen-Watch」和「Hear-See」都是近義詞,前者有刻意用心的意思,後者則有無心無意的味道。問及創作靈感的來源,薑檸樂回應:「要睇多啲字(文字)。有一排,我最多靈感係做會計嘅時候,每朝早攞份《頭條日報》嚟睇。嗰陣時,吸收得最多文字,靈感亦最多。」有一段日子,普遍香港人都不喜歡「亞視」(亞洲電視),他寫一首〈亞視主題曲〉,其中「全部重做千萬次,亞洲節目低收視」、「離奇靈異死掉了,那位國父孫中先」(前句誤報江澤民死訊,後句錯寫字幕)就一針見血地道出「亞視」死因――節目製作量低,新聞報道水平低下。

 

 

薑檸樂笑道,改寫自〈戀愛大過天〉(林夕原作)的〈M痛大過天〉,可謂最具「血腥畫面」之作,取材自他和前度女友相處片段,其中「寸步難行亦要撐」、「連場劇痛把我纏」道盡「女生最痛」。他補充道:「應該係以前女朋友的痛,搞到我都痛埋。」編者進一步追問「打油詩」般的「二次創作」能否登上大雅之堂,他指出:「網絡上都有幾位改歌詞的人,文筆都幾仔,絕對唔會輸蝕依家啲職業填詞人!」但是,將「活」發展成「職」,他卻幾分猶疑:「填詞人應該要做到最高級先可以搵到食掛!」因此,當他尚未譜寫一首極受歡迎作品之前,還是會繼續當YouTuber。

「填詞最難係詞窮,冇咁多詞語。」
「我想填一首歌係半數香港人都識唱。」

 

 

寄語

部分中學生渴望完成學業後,有意投身YouTuber,以為只要「識吹水」和「識打機」,就可以在網絡世界中佔一席位。談到這裏,薑檸樂竟一本正經道:「我覺得唔係唔需要學歷囉!點都要有少少學識先可以做到YouTuber,唔係嘅話,你會冇嘢俾人睇到,好快會『技窮』。」之後,他又語帶無奈道:「我唔建議佢哋做(YouTuber),如果你唔驚俾人笑、俾人鬧的話,可以試下。」至於入職條件,他再三思量,最終斷斷續續地道出心底話:「係香港嚟講,最緊要嗰樣正常(五官端正),唔好有懶音,同埋唔好咁悲觀。」

 

 

作者:共融教室

共融教室
共融教室,香港社會企業。由前線的教育工作者主編。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linkeducationhk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4584
Date: 2017-03-15 05:19:05
Generated at: 2019-03-25 18:56:3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3/15/154584/【職活專訪】隨心-薑檸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