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軍官在黑夜街頭為我點煙

 

 

這次跟朋友夜闖平壤,可以說是有備而來的。去年八月底,北韓旅行團出發前,我已印好平壤市中心地圖,打算到時實地走遍白天沒去的地方,體驗平壤日與夜之別。但反正整個平壤也沒走過,而且我們酒店位於市中心,在全城每個角落都能看見,不怕迷路,所以就放膽亂走。想不到第一晚出走就被人發現,還被迫在寒風中瑟縮苦等個多小時,之後幾晚只好待在酒店房間了。

 

 

興奮逃離大酒店

我們參加的是五日四夜團,每晚都住在大同江江心小島上的羊角島酒店,那是一幢四十七層高的大酒店,頂樓還有旋轉餐廳。導遊阿香說晚上可在酒店附近散步,但不要走遠。換句話說,遊客是准許離開酒店的,只要低調行事,通常都沒問題,我也看見同團有位大叔出了酒店門外抽煙。可是離開酒店後,已無人看守,步行過橋便輕鬆到達平壤市中心。

第一天剛從瀋陽飛抵平壤,參觀完金日成、金正日銅像,我們就在這間略舊的酒店安頓下來。匆匆梳洗過後,晚上八點多,我和K便拿起背包,下去酒店大堂,準備開始大計。心中有默契要低調點,慢慢踏進旋轉門,再輕輕走到外面的迷離世界。四周全是漆黑樹林,中間大路兩旁有些昏暗路燈,我們小心地在行人路靠邊走,怕被人喝停叫回去。忽然有輛旅遊巴迎面駛來,車頭燈快把我們照盲了!幸好他們只是一批回酒店的旅客。

 

 

疑幻似真夜平壤

呼,終於逃離酒店,踏進平壤市中心!那種心驚膽跳的感覺實在很刺激,而我們也不忘拿出相機拍照。夜晚路上仍有很多人在騎單車,可能剛下班回家。雖然都是亞洲人,但我們的髮型、衣著,明顯跟當地人非常不同,無法掩飾,不過他們都沒多理會。甚至有穿制服、戴軍帽的人民軍經過,也沒有多看我們一眼。

晚上八、九點街上頗熱鬧,很多單車穿梭,間中有的士、巴士駛過,而江邊建築很多都有亮燈,這個封閉國度的都市夜景有點疑幻似真的美。高樓大廈燈火璀璨,倒影炫麗,彷似懸浮半空的海市蜃樓。

我對K說:「導遊跟我們說不要離開酒店太遠、不要跟當地人談話,但這些規矩其實可能只對遊客說,當地人未必知道呢,所以他們才不太在意我們。」當然這只是無從證實的想法。

 

 

未來科學家大道

在夏末涼夜裡,我們越走越大膽,繃緊的身軀也開始放鬆起來。走到一條極寬敞的六車道大街,一幢幢新簇簇的公寓樓拔地而起。抬頭仰望,整條街都是示範單位,一塵不染,每幢大廈不同顏色,建築設計充滿曲線美。後來才知道這是「未來科學家大道」,是在兩年前竣工的一個新式住宅區,據說專供教育和科研工作者入住,但晚上儼如鬼城。

走了個多小時,人有三急,便走入一間餐廳借廁所。本來想先問裡面的掃地阿伯,但他假裝看不見我們,那我們便不客氣了。後來看見旁邊有個小食櫃枱,拿出人民幣打算購物,但店員拒絕做生意。樓上還有卡拉OK室、酒吧,傳出吵鬧的歌聲,原來平壤也有放縱狂歡的一面。

晚上十點、十一點,科學家大道上的巴士站有些人在候車、低頭玩電話,但我們走近查看,卻看不見任何路線牌,應該只有當地人才知道。

或許我們走進了新發展的街區,很多大廈都未完全住滿,給人一種了無生氣的感覺。

 

 

胡亂影相遭活捉

離開未來科學家大道後,我和K打算沿著大同江,走到遠一點的主體思想塔。塔頂火炬在黑夜中十分耀眼,一直跟著走不就到了嗎?但我們越走越遠,好像有點迷路。

這時,經過一間類似軍營的建築,我發現裡面有巨幅金正日畫像,以為鐵閘沒有守衛,便拿出相機拍照。不料閃光燈一拍,更亭內竟有把女聲喝住我們!當然走為上著,馬上急步逃離現場,以為沒事。走了幾步,對面卻突然迎來兩個手持電筒的男人照著我們。唉⋯⋯這次大鑊了。

這兩個男人把我們帶回那幢建築物前面,要求查看我們的護照簽證。證件已給導遊收起保管,幸好我早前有拍下,拿給他們看,他們從外套裡掏出筆記簿抄低資料。這時女更員走了出來,在鐵閘外向軍人模擬我們的拍照動作,重演事發經過。

我們當然是「雞同鴨講」,K更在情急下嘗試用英文跟他們溝通,但發現是行不通的。眼前這幾個軍人只說韓語,間中會幾個普通話單詞。我們只懂不停說「羊角島」的韓語「Yang-gak-do」,並指著對岸那間高大的酒店,懇求他們饒命,讓我們自行回去。但「肉隨砧板上」,這裡是北韓呢,會這麼輕易放我們一馬嗎?

 

 

軍官詭異的微笑

被捉後十多分鐘,高峰期時有六、七個人員「食花生」似的圍著我們,七嘴八舌談個不停,又在輪流打電話不知向誰報告,難道這事驚動了全平壤的警察?難道金正恩也知道了?

冷風在漆黑中走遍全身,內心充滿未知後果的恐懼,㥬惶無力感湧上心頭。網上聽聞的那些北韓恐怖傳言一一浮現腦海,更令我透不過氣。此刻我只想平安離開這個國家,我後悔了⋯⋯不會突然來一輛警車,把我們押去警局,或捉去勞改營吧?
又驚又凍,正在發抖冒汗之際,女更員竟拿出兩張椅子給我們坐下。甚麼,被抓到的人也有如此好的待遇?我們推讓幾下後就不客氣了。這時情況緩和了下來,有幾個軍官都回去休息了。我突然想起在瀋陽機場買的三包煙,是要在碰到麻煩時息事寧人的,想不到現在竟派上用場。

我從背包拿出一包「中南海」、一包「人參煙」,軍官微笑一下,還借我們打火機,讓我們一起抽。我不太懂得抽煙,只在「打煙炮」,走遠幾步免得給他們笑。跟軍官一起抽煙,感覺好奇特,他露出奇怪的笑容,彷彿是想我們放鬆點,又似是暗笑我們「死定了」⋯⋯真猜不透他腦袋裡在想甚麼!當我仍在胡思亂想之際,軍官已把我給他的那包煙放進褲袋了。

 

 

導遊解圍,黑面質問

苦等、煎熬,在漆黑的平壤街頭,捱過漫長的一小時,一輛旅遊巴突然駛至,就是我們旅行團那輛。男導遊朴導、女導遊阿香從車上下來,他們的臉色黑得冒煙,跟軍人交談幾句後便接我們上車。整程車我和K都不敢出聲。下車時,阿香叫我們每人給司機一百元人民幣,慰勞他半夜三更還出車接我們回酒店。

回到酒店,已是凌晨一點多,阿香和我們在大堂談話,似是要審問我們。原來她在我們入住酒店後,於晚上八、九點打過電話給每個房間,但打了很多次來我們房間都打不通,便心生疑惑,還說整晚在酒店大堂等我們。

阿香要求看我們的相機,並告訴我們那間其實是食品加工廠。奇怪的是,她看過照片後,只要求刪除工廠門外拍的那些,沒有理會其他。北韓其實是否那麼恐怖呢?我猜某程度上是外人自行添加想像吧!現在我大概明白,是那些人民軍看見我們兩個遊客在晚上傻傻亂走,便要確保我們平安返回酒店。

我問阿香:「是不是因為我們是中國臉孔,所以才有這樣的善待,又給椅子我們坐,還請我們抽煙?」阿香否認:「當然不是,你們沒犯甚麼事情,他們擔心你們的安全,所以打給酒店要送你們回來。」這刻我在幻想,倘若流連街上、胡亂拍照的是兩個西方人的話,或許會有截然不同的結局。

回到房間後,我和K相對無言,大家找些東西去做,洗澡、看電視、摺衣服,只想分散注意力,儘快把事情從記憶中抺走。

 

 

事後檢討

第二天早上,導遊在旅遊巴上的第一句便是向全體團友警告:「昨晚有人偷走出去惹上麻煩,我已經跟你們說過了,有甚麼需要的都要找我們!你想看的我們帶你去看!」

晚上,旅行社社長來酒店瞭解事件經過,他安慰我們:「不用擔心,只是一件小事,出來玩最重要是開心,畢竟你們是客人啊。導遊叫你們不要走遠,是因為你們身上沒有證件護照,萬一人民軍要檢查的話就麻煩了。」

沉澱思緒後,回想起來,其實街道上有很多穿軍裝的人擦身而過,也沒有截停我們,如果我們沒有對那工廠拍照,應可平安返回酒店的。老實說,在黑夜街頭苦等,最擔心的是給導遊和旅行社帶來甚麼麻煩,實在為自己的魯莽行為感到抱歉。大家若去北韓旅遊的話,記著要遵守規矩,畢竟不是每次都能僥倖脫險。

 

(本文已刊於2017年4月9、10日澳門《華僑報》)

 

作者:林君

英國國際關係學生,在越來越多人旅行出走的時代也想了解這舉動背後的含義。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8159
Date: 2017-04-25 06:29:41
Generated at: 2022-01-19 05:55:5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4/25/158159/北韓軍官在黑夜街頭為我點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