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豐臣秀吉和櫻花

 

四月上旬,日本大阪城。我悠悠越過夾道開滿吉野櫻的梅林,來到宏偉的天守閣。天守閣於1583年初建,為知名統領者豐臣秀吉的皇宮,歲月一點一點侵蝕,日本人便於90年前重建,樓高8層的天守閣除了最高一層為瞭望台,其餘都是博物館,展現豐臣秀吉的一生。

 

↑一望無際、連綿不斷的櫻花海

 

↑置身花海中的天守閣富麗華美,是大阪必遊景點之一 (圖片來源:背包客棧)

 

天守閣內展示了豐臣秀吉麾下一名部將的馬鞍,上面的金色漆花斑駁,圖案早已不復見,但依其他展品和這個圖案的大小推斷,當時這個馬鞍必然價值不菲,反映主人的顯赫地位,部將之物尚且如此,何況…… 我好生葡萄心,不禁輕蔑笑言:「看!當時有錢又怎樣?現在不過成了一塊廢鐵!」Crystal說:「那時的人怎會想到呢?」怎會不呢?潮起潮落,陰晴圓缺,生老病死,宇宙萬物有甚麼能逃得過?豐臣秀吉一生征戰沙場,輝煌卻一朝收入德川家康所擁,他佇立守天閣塔頂,俯瞰著這個城市,把落櫻之淒美盡收眼底,慧黠如他,怎會不明白縱然生如櫻花之燦爛,終有一天落入泥土?
博物館內有日文和英文介紹,這件展品給收藏家寫了評語,日本漢字好熟悉:「諸行無常」在旁的英文翻譯:「All is transient, nothing is permanent.」我莞爾一笑,形容得太好了。我不惑,為甚麼有人窮極一生追求璀璨?但這個問題,我在步出守天閣後就頓時恍然大悟。

大阪城公園遊人如鯽,不少人在排隊進入守天閣參觀,這座曾是日本第一名城的建築物如此富有吸引力,豐臣秀吉的形象深入民心,時刻提醒國民必須具備堅毅和勇氣的特質,我嘲笑自己的膚淺,居然把人的肉身和財產看得重要,一旦失去就推翻所有曾經努力過的意義,事實上永恆的不是身外物,而是長存的精神文化,前人所做的一點一滴,正裝點著我們生活,所謂「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即使金漆剝落、肉身腐爛,精神和所建立的完整政治制度依然影響著日本人。

遊日一星期,目睹春櫻爛漫到片片花瓣墜落,心生憐惜,但從這刻起,我欣賞清風吹起一場花瓣雨,輕柔的粉櫻落在賞心悅目的便當上,落在少女綰起的髮髻上,落在濕潤的泥土上,正蘊釀著,正蘊釀著,成就百花綻放的春天。

 

↑奈良公園:櫻花下的小鹿

 

可是,人終究是追求塵世內的永恆,就讓我用相機留下櫻花之美吧。我又撿起一片櫻花花瓣,想將這份美麗送給遠在香港的你,你可明白我的心意?人生匆匆,我只想和你活在當下。大概你是收不到了,我苦惱地看著這片花瓣,她的壽命該捱不到抵達彼岸的那天,而你只能看到一顆萎縮的塵埃。

幸好Crystal 在雜貨店發現了一卷櫻花紙膠帶,我一片一片地撕下栩栩如生的花瓣,在明信片上砌成朵朵絕美的櫻花,那防水的貼紙,不就是永恆的櫻花嗎?回港後,你說這種膠帶香港也有,我噘嘴,所以你認為我在日本寄給你的櫻花沒有意義嗎?

「不,你所做的,對我都很有意義。」你擁我入懷。

 

作者:樂樂

樂樂
生活很簡單,摻入一點複雜,點綴數分不平凡。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8354
Date: 2017-04-26 23:06:53
Generated at: 2022-01-19 07:24: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4/26/158354/永恆的豐臣秀吉和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