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丹麥的第三百六十五天,我學會了為自己的生活加甜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nnis Bohn)

 

離開丹麥的第三百六十五天,浸沒在都市煩囂的窘困中,才又懷緬那裏的自由偷快的氛圍。人總要待什麼什麼過去了以後,方能用鳥瞰角度去觀望同一件事,就像失戀的人,失戀那一夜哭崩天和地,過了無數個難熬的夜晚後,終於不聽那首讓自己沉淪的失戀悲歌,終於承認前度的過客身份;回望過去,如煙,卻讓自己的生命裏氤氳著一種淡然的氣質。

因為工作關係,需要研究快樂這個課題,網上對於如何讓自己快樂有無數個提案,奈何無一能成功把自己將緊張焦慮的情緒收起,疏理好零碎的資料後,發覺苦中作樂,反而是其中態度的精萃。於是,我需要先承認自己的不安情緒,再為生活加甜,才是一條出路。

有些安慰傷心者的人會說只要用另一個角度看待同一件事,事情會變得不一樣,試問有多少個被安慰的人能從這個解說中逃脫出傷悲?今天被上司恨恨罵了一頓,別人告訴你他這樣做必能讓你成長,下次便不會重覆犯錯,你深明這個道理,但情感上又能否即時抺去今天劃下的那道傷痕?所以,我們根本不能強迫自己接受這個說法,就像是吃心太軟時,你發現裏面不是流心的,而整個心太軟也是凍的,顯然並不新鮮,你心裏知道這個事實,你總不能夠告訴自己這道甜品真的很好吃,因為自己都無法成功游說自己。

那麼,作為平凡的人,到底有什麼方法在不如意中找到快樂的感覺?長期於世界快樂指數居高不下的丹麥生活,或許能給我們一些啟示。記得在丹麥打工換宿期間,我在丹麥的一個小島Samsø裏找到一份務農的工作,主要負責收割、除草、包裝等,如此消耗體力的工作,也教稍有運動習慣的都市人手足無措。幸好,我遇上當地的環境和同事身教快樂。其中一天,我被委派到士多啤梨田裏除草,眼底下盡是士多啤梨,沒有吃的份,反而要將士多啤梨旁長滿刺的草除去,怕傷害果實本身,真的是踏上這無盡旅途,花了兩個小時,沒有純熟的技巧,我仍然好像在原地裹足不前,膝頭倒是跪累了;放眼下去,仍然是那沒完沒了的士多啤梨田,

於是,我乾脆躺在田野間,以天為被,以地為床,休息了一會,頓時感覺大自然的美好,自己的渺小,大自然給我來了大大的擁抱,於是又爬了起來,重新起動。大自然總有療癒的力量,如果這週覺得累了,花點決心,出走大自然一趟,心情真的會好起來,這是丹麥教會我的事。

田野間總能帶給城市人很多小驚喜,例如一隻色彩鮮艷的小甲蟲冒了出來,非常奪目可愛。而這一次,我遇見了其貌不揚的蚯蚓,為了顧全自己能夠適應不同環境的形象,我強行收起快要從喉嚨破口而出的尖叫聲,只打了一個冷震,丹麥女孩見狀,問道:「你還好嗎?」我算是包裝了一下地說出事實:「我很好,只是看見蚯蚓蠕動的身軀很不習慣。那你呢?你害怕蚯蚓嗎?」率直開朗的她以一貫明快的口吻說著:「我很愛牠們,因為牠們能幫助大自然,我們的農作物也得靠牠。」然後隨即在土壤裏取起一條捧在手心,二話不說就親了下去,我一下子楞住了 ,下一秒,發覺這女孩教懂我何謂感恩。

在丹麥,不是很多機會吃到有機中國大白菜,於是擁有大白菜田的主人得意洋洋地和我說他能為這裏的餐廳提供罕有的有機食材,字裏行間盡是熱情,說着說着,連帶他的發展大計也告訴了我。丹麥人就是能從普遍人認為重覆乏味的事中看到希望,下雨令農作物失收並不可怕,因為他們能夠在腦內幻想到自己成功的畫面,已經教人感到興奮,然後,我在他們的起居室裏發現了一個透明的花瓶,插著的不是富貴竹或鮮花,而是一棵長得很翠綠的大白菜。

時光機帶我回到一年前的生活,跑了一趟丹麥,再回到現實,看清楚自己破爛的生活,發覺為自己尋找快樂的方法可以是致苦原周邊的一切,可以離開一下工作間,呼吸清新的空氣,容讓大自然治療心裏面的缺角,可以是感謝在無助的歲月裏仍然有朋友願意聆聽你大吐苦水,又可以是看遠一點,再幻想一下自己將來希望發生的景象,會心微笑,有多好。

面對那個確實不好吃的心太軟怎麼辦?可能旁邊的軟雪糕也相當滑溜可口,可能這家餐廳的情調很好,可能今天和朋友的傾談內容充滿養份。人,至少要懂得為自己的生活加甜。

 

作者:旅人甲

一年有多少天,就想出走多少天。職場上卑微的螻蟻,只為賺取明天的旅費,認為人生最不爽的事是上司不批假。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8730
Date: 2017-04-30 17:36:48
Generated at: 2022-01-19 06:31:0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4/30/158730/離開丹麥的第三百六十五天,我學會了為自己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