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東京不太熱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rhayata)

 

首先我係唔知以下句子嘅作者係邊個嘅。

「吃一輩子三流文學
雙眼睜到最大也
看不見空氣」

朦朧詩,新詩,好多時都中意將一啲貌似南轅北轍,無咩邏輯關係嘅詞語或者意象組合起嚟,撞出一種新鮮嘅感覺,或者營造一種獨特嘅節奏感。例如顧城著名嘅「一代人」: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按照「要解得通」嘅觀點,「黑夜」點樣予人「黑色的眼睛」呢?黑夜又唔係人。喺呢到,黑夜就係同光明作對比,兩者都分別象徵咗一啲嘢,係啲乜嘢,讀者可以自行解讀。而「黑色的眼睛」本身跡近廢話(亞裔人普遍都係黑或深色眼瞳),但加埋「黑夜給了」就可以加深呢種「黑」嘅印象,與「光明」對比。

其實就好似當年黃霑話「如果東京不快樂」解唔通一樣,新詩型嘅語句,係嘗試將一啲字詞用「貌似」無邏輯嘅方式接合,但係你探究之後,就會搵到其實係將一啲尋常字詞借代或做象徵,直接取代背後想描述嘅心情,形成一種較有深度嘅寫法。「如果東京不快樂」,有讀者就認為係因為作者本身不快樂,所以即使去邊度都覺得個地方唔快樂,云云。呢個就係解讀。解讀唔同「權威讀法」,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解法,不過就唔一定有「權威解讀」,即使係作者自己,佢講法亦只係「一家之言」。就住同一文本(其實唔止文字,音樂,舞蹈,繪畫都係咁)大家可以有唔同嘅解讀,「言之成理」即可,可以帶畀讀者一種藝術感受即可。

但係文首嘅句子,可唔可以達到呢種「藝術感受」呢?「雙眼睜到最大也/ 看不見空氣」實在,平實到唔似一句詩句。放喺段首,亦欠缺對比,亦唔係咩破題嘅有力句子。因為大家的確點睇都睇唔到空氣,呢句可以話只係一句普通嘅常識。等如話「太陽/ 從東邊升起」,可以帶出乜嘢藝術觀感呢?呢首作品下兩句係:

「馬路與馬路之間的橫街
中年人的早晨
拖鞋、抽煙、啤酒罐
因為長久游(編按:游?)蕩
已經把自己走成陰影的一部份」

我反而覺得文氣比較順暢。「馬路與馬路之間的橫街/ 中年人的早晨/ 拖鞋、抽煙、啤酒罐」嘅意象比較連貫,不過「拖鞋」「啤酒罐」都係名詞,對返如「煙蒂」甚至「煙癮」都似乎比「抽煙」好。

喺網上睇到嘅節錄裡面,只睇到作品嘅一部份,但似乎都係用呢種排比嘅手法將意象臚列,缺乏推進或視點嘅變換,令成首作品感覺似吟吟噚噚,而且缺乏內在(句與句,詞與詞)之間深層次嘅推進同關係。

 

 

作者: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欲自成一家自成一經。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9266
Date: 2017-05-09 15:53:09
Generated at: 2020-08-15 06:59:3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5/09/159266/如果東京不太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