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之禪讓

 

 

由於原文較長,本篇只抄寫必要引用的部份,請讀者前往以下網站閱讀《五帝本紀》原文

按《五帝本紀》,黃帝、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根本係一家人。

其實一家人做天子係無問題,中史書點解要吹到「禪讓」咁高尚呢?禪讓咪就只係皇族寡頭選老頂、坐館(坐館同坐天下差唔多)咁,要講出身系譜、要講能力勢力。唔係禪讓俾你就有得做架。

喺講禪讓之前,講下帝顓頊同帝嚳兩個中史書只提帝號唔講生平嘅天子。

 

帝顓頊︰

『帝顓頊高陽者,黃帝之孫而昌意之子也。靜淵以有謀,疏通而知事;養材以任地,載時以象天,依鬼神以剬義,治氣以教化,絜誠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阯,西至于流沙,東至于蟠木。動靜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屬。顓頊生子曰窮蟬。顓頊崩,而玄囂之孫高辛立,是爲帝嚳。』

帝嚳︰

『帝嚳高辛者,黃帝之曾孫也。高辛父曰蟜極,蟜極父曰玄囂,玄囂父曰黃帝。自玄囂與蟜極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於顓頊爲族子。

高辛生而神靈,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於其身。聰以知遠,明以察微。順天之義,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脩身而天下服。取地之財而節用之,撫教萬民而利誨之,歷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郁郁,其德嶷嶷。其動也時,其服也士。帝嚳溉執中而徧天下,日月所照,風雨所至,莫不從服。

帝嚳娶陳鋒氏女,生放勛。娶娵訾氏女,生摯。帝嚳崩,而摯代立。帝摯立,不善,崩。而弟放勛立,是爲帝堯。』

太史公記嗰啲個人能力叻叻豬都屬於吹水,係對於仁君賢主嘅嚮往。上面兩位天子傳值得一提嘅係,帝顓頊仍然係一個征服者,繼續開疆拓土︰「靜淵以有謀,疏通而知事」係帶兵嘅格,而佢去得比黃帝更遠︰「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阯,西至于流沙,東至于蟠木。」所以要寫一次。而去到帝嚳呢,就無講去咗邊度,反而講︰「脩身而天下服。」同「撫教萬民而利誨之,歷日月而迎送之」,看來第三位天子嘅時候,征服戰爭大體完成,要來文治坐天下了,講迎送外交了。

而帝嚳嘅傳承就係直接傳位俾大仔帝摰。但帝摰做得唔好,歷史就只有三個字俾佢︰「不善,崩」。歷史評價可以咁簡單咁俾人唱足幾千年。

跟住就係帝堯做天子。史記用咗好多字嚟講堯同佢個下莊舜,呢篇唔講治國住,講傳承先。

帝顓頊傳位俾帝嚳係父傳子,「高辛於顓頊爲族子」即係帝顓頊認咗帝嚳係仔,咁古代過繼兄弟嘅兒子係平常事。而帝嚳又好正常咁傳位俾個仔帝摰。帝摰「不善,崩」,有兩個可能性︰不善但做到善終,評價不高所以五帝就唔包佢。更大可能係做得唔好被人推翻殺埋。不論如何,下一個天子就係猛人帝堯。

帝堯應該係年青人繼位,佢原本係打算傳位俾個仔丹朱,但佢似乎唔係好滿意個仔。佢要搞治水呢個大工程,有臣下推舉過佢個仔︰

『放齊曰:「嗣子丹朱開明。」堯曰:「吁!頑凶,不用。」』

而堯做咗七十年天子先放棄咗傳位於子嘅諗法。首先,佢要搵到其他人做。

『堯曰:「嗟!四嶽:朕在位七十載,汝能庸命,踐朕位?」嶽應曰:「鄙德忝帝位。」堯曰:「悉舉貴戚,及疏遠隱匿者。」眾皆言於堯曰:「有矜在民間,曰虞舜。」堯曰:「然,朕聞之。其何如?」嶽曰:「盲者子。父頑,母嚚,弟傲,能和以孝,烝烝治,不至姦。」堯曰:「吾其試哉。」於是堯妻之二女,觀其德於二女。舜飭下二女於嬀汭,如婦禮。』

搵到舜之後,佢又講︰

『堯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於是乃權授舜。授舜,則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則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堯曰:「終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舜以天下。』

上面寫得清楚︰「乃權授舜」,即係權宜,傳位於舜唔係正常嘅做法(甚至唔合法,古代傳統即法律),乃權授舜即係叫舜做住先。

堯傳位嘅過程就花好長時間︰「舜年二十以孝聞,年三十堯舉之,年五十攝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堯崩,年六十一代堯踐帝位。」舜被推薦之後做咗二十年高官,「乃使舜慎和五典,能從。乃徧入百官,百官時序。賓於四門,四門穆穆,諸侯遠方賓客皆敬。」五典係掌管文書典籍(刑審同行政都係靠檔案同案例行事),百官就管人員銓敍,賓於四門就管外交,當國就係呢幾瓣。

 

跟住發生一件古古怪怪嘅事︰

『堯使舜入山林川澤,暴風雷雨,舜行不迷,堯以爲聖。』

無端端叫一個四十九歲嘅老嘢「入山林川澤,暴風雷雨」?我諗,最後一個TASK唔應該係一個人玩Survivor,而係帶兵入山,暴風雷雨係打仗打到嘭嘭聲,當時仲有好多山賊蠻夷可以打也。「舜行不迷」即係佢仲做得掂統帥嘅角色。

跟住堯就話要傳天下位俾舜︰

『召舜曰:「女謀事至而言可績,三年矣。女登帝位。」舜讓於德不懌。』

禪,係堯要辭職唔做,俾舜做。讓,係舜唔接受天子之位。但係又發生咗

『正月上日,舜受終於文祖。文祖者,堯大祖也。』

明明舜係禮讓自謙,但又突然話「舜受終於文祖。」文祖係堯大祖太廟,咁去太廟可以受咩嘢呢?唯一就係天子之位,即係舜在「讓」之後又願意在堯死後繼位,仲要去祖先面前發埋毒誓添。然後太史公又話︰

『於是帝堯老,命舜攝行天子之政,以觀天命。舜乃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遂類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辯於羣神。輯五瑞,擇吉月日,見四嶽諸牧,班瑞。歲二月,東巡狩,至於岱宗,祡,望秩於山川。遂見東方君長,合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脩五禮五玉三帛二生一死爲摯,如五器,卒乃復。』

咁舜就做咗攝政,「遂類于上帝」即係做晒天子/帝所做嘅事,最重要嘅就係祭祀,係天下先可以做嘅,跟住就係見地方官、巡視各地、接見外國君主、立法。「合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仲勁過秦始皇。

『堯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攝行天子之政,薦之於天。堯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堯崩,三年之喪畢,舜讓辟丹朱於南河之南。』

舜攝政八年之後堯先駕崩,全國守喪三年,舜又「讓」一次俾丹朱,避走南河之南,但今次就諸侯同人民就用腳投票俾舜︰

『諸侯朝覲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獄訟者不之丹朱而之舜,謳歌者不謳歌丹朱而謳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後之中國踐天子位焉,是爲帝舜。』

外交、司法(即係行政)同傳媒都投票俾舜,唔騷丹朱,舜就老實不客氣咁話係天意,就正式登位做天子。

注意,「中國」一詞在此處已經出現,三家註話「帝王所都為中,故曰中國」,「國」在古代只係一座城,基本上,所有「國」都只係城邦。中國,解「中間嗰座城」即係皇城,就係得咁多。

 

言歸正傳,舜做咗八年攝政,有晒先王背書,都走去「讓辟丹朱」,似乎有啲假同矯情。所以,除咗上面嘅正解直解,亦要諗下Alternative facts,因為太史公都可能會托古諷金,美化堯舜故事,以吸引後人彷效。《三家註》引《竹書紀年》就話「昔堯德衰,為舜所囚」、「舜囚堯,復偃塞丹朱,使不與父相見也。」講到舜好似楊廣咁奸詐。

所謂「禪讓」,其實係一個選賢與能嘅過程,亦係權力鬥爭的過程。而傳承嘅學問,係屬於權貴,平民百姓,食下花生就好了。

 

下一篇,講下堯同舜嘅治國情況,睇下當時佢地點樣組織政府,同埋啲高層搞咩嘢。

 

作者: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8872
Date: 2017-05-21 18:27:33
Generated at: 2021-12-09 06:51:1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5/21/158872/真實之禪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