碌鳩長與High Culture——羅浮宮啤一啤

 

正值法國五月藝術節,文化博物館策展了「羅浮宮的創想 — 從皇宮到博物館的八百年」的展覽。上年的「他鄉情韻 — 克勞德‧莫奈作品展」已吸引了一班打卡者到場。所以今年入場見到有「港系、pussy系」男生企在展覽門外的金字塔叫友人低炒、高炒、遠鏡拍照打卡已見怪不怪。而對他們來說,展覽內有什麼?who cares?今個月新聞老是常出現的馬克龍是誰?who cares?(梳~離咗地,香港人係唔會睇非娛樂性新聞)

而作為香港人,愛趕潮流、愛打卡、愛做文青、愛享受上流社會文化是少不免的。從資本主義角度,要表現得到對High Culture有品味,數百元一張藝術品拍賣會門票是配紅白酒的。那麼「廿蚊張」的文化博物館門票就只能配啤酒了。但既然是羅浮宮展,最起碼都要有象徵生活品味的手工啤(我知我知,博物館地下café都有隻「出名」嘅本地啤)。但啤酒就一定是Low Culture嗎?博物館藝術、羅浮宮歷史藝術就一定是High Culture?

在文化研究的角度中,High Culture可以被理解為高雅文化。通常是指皇帝、宮廷貴族、知識階層、上流階層、權貴所想像、所表現的美學價值。而學習高雅文化則被視為上流紳士的表現。而Low Culture(標題黨:碌鳩長)其實亦可以更準確地視為相對的Popular Culture通俗文化、大眾文化。

但其實High Culture與Low Culture的關鍵在於其時空性。有考古發現埃及王族權貴的陵墓中有啤酒釀造坊的模型陪葬,專家推測是埋葬者希望可以確保下一世可以有啤酒飲,要知道當時的平民是負擔不起墓室和陪葬品,所以啤酒在遠古是High Culture的產物。而之後的古希臘文明及後來的羅馬天主教會都主導了歐洲、小亞細亞地區的政治,他們所推崇的葡萄酒文化就成了High Culture的產物。而國界以北的外邦地區如現今的德國、比利時、英倫地區飲的啤酒就是蠻族文化(Barbarian/Low Culture)的產物。【咁啱得咁橋,原本Low Culture地區嘅人種碌鳩又真係好似長啲…】

 

 

另外,當時釀造啤酒並不會添加啤酒花但卻會添加一種叫Gruit的法定藥材,只有權貴、政府才擁有Gruitrecht(古魯特經營權)去供應啤酒的釀造材料,當時這種做法被視為在啤酒普及成popular culture的產物時的一種的經濟手段。

再將時間推至後工業時期,商業發行的Pale Lager成為了全球瘋行的Popular Culture的產物。最直白的例子莫過於被喻為「男人的浪漫」的青島啤酒。人人都可以去樓下誠哥超市買得,普及到可以一個人飲、一班人飲、節日飲、收工飲亦可,無須特別的身份地位,亦無須去學習考究就可以隨時隨地一支起三、四打止,充分體會到Popular Culture的廣泛性。

而只要你不是打卡客,參觀羅浮宮展覽其實亦可以視為Popular Culture的一種體現。細心留意展中的法國啟蒙時期思想家、哲學家兼作家德尼狄德羅(Denis Diderot)人像雕塑就會明白箇中原因。事緣當時狄德羅眼見皇宮(還未成為博物館)藏有海量歷代皇帝收藏的藝術品,每件都各有美態及特色,若果將當中的藝術展示給公眾參觀欣賞,令藝術普及豈不是更好?於是就有份促成將羅浮宮公眾化博物館化的槪念。不過最後還是要加上天時地利的法國大革命才能令羅浮宮在1793年革命期間正式開放成為羅浮宮國家博物館。

除了狄德羅像,觀眾亦可以欣賞展覽中的靜物畫(Still Life Painting)及開放成博物館後的寫生畫。前者的意義在於見證啟蒙時期將一向只有「宗教、神話、宮廷」為畫作題材的局限打破,令其他類型、題材的畫作都能帶入沙龍(salon,即是在某空間舉行的文藝聚會);而後者在於紀錄了當時未有相機出現前唯一視覺上紀錄羅浮宮成為國家博物館後的初期盛況。當然,展內亦有不少巴洛克(Baroque)、洛可可(Rococo)風格的畫作及另一個專門陳列古文明文物的展館(從殖民時期搶/買回來)都值得細心欣賞。不過,始終該展覽都是屬於國外展出,若你有幸已到訪過法國的真‧羅浮宮,千萬不要期望將整個原原本本的搬來香港,因為只要你在進入第一個展館時有留意有關羅浮宮興建歷史的動畫,你就會知道當地園區是大到無法想像。的確,香港人對室內的大空間是比較缺乏經驗和想像的。

 

 

若果行完口淡淡而又雅興大發想平平地幾十蚊買支Champagne扮吓法國中產,不妨試下用Champagne Yeast發酵嘅Hops on Pointe呢罐「普通味」啤酒,因為幾十蚊又要有生活品味嘅係夠買手工啤咋!James!

這罐Hops on Pointe是一款德式皮爾森(German Pils),Pils就是常人眼中金黃色、輕身、少少苦、少少「麥味」、清清爽爽的普通味啤酒類型。而Hops on Pointe就是新西蘭酒廠Garage Project專為新西蘭皇家芭蕾舞團而釀的。象徵High Culture的芭蕾舞與香檳酵母結合成「Low Culture」的啤酒實在將本文內容表現得栩栩如生。

一倒入杯中,淺金黃的酒色配合那迷人、豐厚、綿滿且持久的純白色酒帽首先進入眼簾。從外觀來說,由於特別使用Champagne Yeast的關係,不妨再講究一點以修身的香檳杯品飲,令小酒泡像Ale Yeast發酵般從杯底源源不絕地升到杯頂。輕輕一聞,Noble Hops鮮明的藥草、花香、香料氣味四散,如蜜糖般的輕盈麥芽香亦同樣出色,背景亦帶有淺淺的粟米甜香(所用的Pils Malt關係)和傳統German Pils會出現的硫磺味(釀造German Pils的水是有較高成份的Sulfury)。入口一酌,鮮明的啤酒花甘苦直搗黃龍,口腔同時亦帶少許穀麥的香甜,配合中等口感及強勁的氣泡感,整體風味乾淨清爽。

可能文化博物館不同於西九有林鄭照住咁好命水,展館場地只佔一層,沒有想像中大,但細心觀賞的話1.5-2.5小時都可以參觀完。而且筆者參觀時正好有講解中的導賞團,於是做了隻「菠蘿雞」令了解更深入。建議可參加館內的免費導賞。另外,館內亦同時設有李振藩展及查良鏞展(其實你一定知乜水),花大半日了解香港文化是絕無難度的。最後,館內有很多年輕大專囡囡參觀,「乾乾地」的男文青不妨去多幾次參觀交流。

 

題外話:今年法國五月的主題正好是Champagne,有興趣不妨買支真‧香檳慶節。

 

作者:在亂世嚼一杯

在亂世嚼一杯
舉杯之人意有所思,遲遲未釂,只能嚼杯。皆因在亂世,心不只在酒。精釀啤酒愛好者。除了用眼、鼻、口去感受啤酒,更想將感觀放大到歷史、社會、文化、政治、藝術等人文範疇。從啤酒世界看人生,不獨醉,求眾樂。簡單嚟講,就係一個中二病發作嘅麻甩佬,飲酒鳩噏。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beerinchao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0070
Date: 2017-05-21 05:07:40
Generated at: 2020-10-25 10:09:4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5/21/160070/碌鳩長與high-culture-羅浮宮啤一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