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倆在蘭桂坊的相遇。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hris)

 

他們相識的原因跟一般的蘭桂坊式有趣得多。

太陽馬上就要出來,他與友人走到蘭桂坊那24小時營業的茶餐廳:經過整晚夜場狂歡,他們實在需要一杯奶茶提一提神,順道吃個早餐安慰一下滿載酒精的胃。踏進門口,經過樓梯直上二樓,他們在一個無人的卡位坐下來,某人叫來侍應點了熱奶茶配沙嗲牛麵,其餘的人也懶得細想,結果同一份早餐點了四次。侍應沒走多遠,他站起來到洗手間解決尿意,同時洗個臉讓自己清醒一下。抬起頭時看著雙眼佈滿紅筋的自己,想不起自己作晚到底喝下多少杯酒,也許現在他最需要的不是奶茶,而是一張能讓自己睡到天昏地暗的大床。推開洗手間那扇門,他左搖右擺走回卡位處坐下,看到眼前放著杯子隨手拿起奶茶就喝起來,結果喝了兩口就見底,明顯這杯奶茶早就被人喝一半了。

「奶茶好喝嗎?」一把女性的聲音從對面傳過來,他抬頭一看,面前坐著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女生。那個女生留著一把烏黑長髮,高挑的身材最少也有著一米七上下,標緻的五官也是他喜歡的類型。只是他無暇欣賞這一位美女,不但是他坐到另一個卡位去,更重要的是他就這樣喝掉別人的奶茶,配著身後朋友坐在卡位的大笑不止,那尷尬感讓他馬上清醒起來。他走到身後拿起剛被侍應放下,真正屬於他的奶茶放到那位女生面前。她拿起飲管在杯裡攪伴了好一陣子,把奶茶喝掉一半,然後將杯子推回他面前,再說了一句「無數」。

「我能坐在你這邊吃早餐嗎?」他問道。
「不用陪你的朋友嗎?」
「坐回去被他們笑嗎?不了。」
「你肯定我不會笑你?」她盯著他問了起來。
「一個總比三個好。」他停頓了一下。「而且被你笑我也心甘情願。」

打蛇除棍上是他的拿手好戲。

「那好吧。」她用手掩住了口,可是這也藏不住那甜美的笑容。
「只有你一個人吃早餐嗎?」他把自己的沙嗲牛麵搬過來時問。
「我朋友今天早更,趕著回家梳洗上班。」她微微移開自己的早餐,好讓他的麵與炒蛋能夠放下。
「還好我比你朋友多了一個吃早餐的時間。」

在蘭桂坊結識異性很平常,只是透過奶茶而認識的他們也許是第一對。經過一個愉快的早餐時光,他們交換了電話號碼,約定了下星期到夜場一同暢玩。往後的日子他們成了一對最佳的夜蒲拍檔,看到一個人的出現就知道另一個肯定在不遠處,也許是結伴而來,也許是時找朋友喝幾杯然後會合,即使當晚他們跟朋友各自在不同夜場,早餐時間也總要見一見面,不然那一晚的蘭桂坊之旅就沒能算是完滿: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四個月。一次他看到她被一個陌生男子苦苦相纏,他馬上走到舞池攬著她的蛇腰狠狠的盯著那個男人,說了一句「別再對我的女朋友毛手毛腳」。趕走了那個男人,拉著她離開舞池,他臉上還帶著剛才的怒氣。

「我是你女朋友嗎?」她問道。
「那個情況只應這樣說吧。」他仍緊緊的拖著她。「剛剛你怎麼不避開那個男人?」
「你生氣了?」
「有一點,看著你被人騷擾就有種無名火起的感覺。」
「我知道你總是會及時出現,反而放心得很。」她笑著說。
「萬一我走漏眼,或者是趕不及又怎辦?」他依然是不放心。
「那你說怎樣才好?」
「別再來了。」
「你說這間Club嗎?」
「不,我是說蘭桂坊。」他接著說下去。「我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繼續留在這裡,好嗎?」
「我等你說這句四個月了。」這次她笑得更燦爛。「為甚麼到現在才說呢?傻瓜。」

他彎下腰,把嘴緊緊貼在她的唇上。

這一晚蘭桂坊失去了一對夜蒲拍檔,卻撮合了一對戀人。他們自此沒有再出現在蘭桂坊,卻過得比以往紙醉金迷的夜生活還要快樂。唯一不變的習慣是他們不時還會走到茶餐廳吃著奶茶配沙嗲牛麵這個早餐組合。

原因?因為平凡,簡單,卻如此值得珍惜。

 

作者: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1020
Date: 2017-06-03 15:40:49
Generated at: 2021-05-13 18:23: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6/03/161020/我倆在蘭桂坊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