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大「山鳴」嘅聲明,簡單講兩句。

 

首先在聲明中,中大學生會所批評同杯葛嘅,並不是六四天安門大屠殺這件事,而是飯民支聯會所舉辦的維園集會流於形式化。他們亦明確指出了,他們沒有阻止人們繼續悼念,亦不會遺忘和停止抗爭,就只是他們(中大學生會)不會再參與和舉辦有關六四的紀念活動,希望人們更加聚焦在香港本土的問題而已。也就是說,其實要組織悼念的人是可以自己舉行或參予,他們並沒有如遮革時期的糾察一樣圍起人鍵阻人衝,亦沒有指責任何的參與者。

至於是否應該繼續「在維園點起燭光」,我是這樣看的。

如果說參與支聯會維園燭光晚會,係為咗悼念死難者,那為什麼會有參與者會笑着打卡自拍?
你會在一個喪禮上打卡拍照嗎?為什麼李卓人會說「下年再見」?這是一個慶祝活動嗎?

 

 

如果說參與支聯會維園晚會,係為咗令更多人了解天安門大屠殺,那為什麼在28年後的今日,「廣場學生有槍有軍火拎石頭掟死士兵」、「學生係美國喺背後操縱」、「王維林只係買外賣經過」、「六四死的只有士兵」呢啲垃撚柒圾的五毛聲音愈來愈多人同意同散播?如果是為了支援「天安門母親」,那為什麼支聯會常委又會指責「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是「斯德哥爾摩症後群」,就因為丁子霖不同意支聯會「愛國」的口號?

如果說參與係為咗道德感召,係為咗令「国人」參與抗爭,那為什麼柴玲會說她「已經原諒了中共」
為什麼微博會有這麼多「我們沒有要求你們平反」、「我們只要賺錢就好」嘅聲音?

這些當然是中共滅聲的手段,那支聯會之流又有什麼應對之法呢?似乎沒有,除了墨守成規地繼續在同一個地方攪同一個形式的晚會外。

沒有人嘗試過其他方法嗎?前幾年就有不同組織嘗試在其他地方舉辦天安門大屠殺嘅紀念活動,「遍地開花」,結果如何呢?被飯民黃絲屌鳩佢哋係共諜,政治漫畫家批評那些組織是想幫中共消滅六四,「時事評論員」指責佢哋係「笨到無以服加」、威脅「不用再對佢哋客氣」。然後今日,那些有份指責他們的人,大大聲說這些學生們「沒有提出其他抗爭方式」。難道終止形式化的活動消耗民氣又不是一種方式嗎?

如果說支聯會嘅燭光晚會係為咗對中共示威,那為什麼不是「對準政權」在天安門舉行?他們都被發還回鄉證了不是嗎?如果支聯會嘅燭光晚會能威脅到中共,那什麼他們叫咗28年「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国」,但中共殺人政權仍然不倒如山,對香港嘅侵略殖民有增無減?

 

 

香港的年輕人,不是對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感到冷漠,而是對多年以來行禮如儀的形式化活動感到厭煩。

有回應中大學生會聲明的人說,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就等於隔離有人殺人,而我們如果對此無動於衷則枉為人。

但請別忘了最重要的一點:那些在隔離屋殺人的人,而家正在你的家中。他們搶劫略奪你的資源,綁架你的家人,侵佔你的土地,日服一日地恐嚇威脅你,等待機會把你趕走甚至殺害。

當你處於一個泥菩薩過江的情況自顧不暇時,要求先關注我們自己家的情況,要求先保衛自己的家園,這又有什麼錯?

正如你的親人和隔壁的人一同掉進河裡,你優先救自己的親人,這在我看來是人之常情,這又有多冷血無情,有多枉為人?

我要再重申一次,對於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對於中共慘無人道的罪行,所謂的「毋忘六四」,為的不是什麼「建設民主中国」、「平反」,我們必需認知的一個事實是:中共這個殺人政權從來不會對你仁慈,所以為了防止中共有一天以同樣手段殺害我們,香港必備獨立脫共。這個才是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對香港人的啓示和教訓。

 

作者:小妤

生平無大志,只想吃喝玩樂的港女,卻身不由己地關心着政治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1161
Date: 2017-06-05 14:47:26
Generated at: 2020-06-03 02:15:3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6/05/161161/關於中大「山鳴」嘅聲明,簡單講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