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公諫厲王弭謗》:從前有個國王玩全國禁言,三年後,佢被流放

《國語。周語上》
厲王虐,國人謗王。邵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衛巫,使監謗者,以告,則殺之。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邵公曰:「吾能弭謗矣,乃不敢言。」邵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聽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獻詩,瞽獻曲,史獻書,師箴,瞍賦,矇誦,百工諫,庶人傳語,近臣盡規,親戚補察,瞽、史教誨,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猶土之有山川也,財用于是乎出,猶其原隰之有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敗于是乎興,行善而備敗,其所以阜財用、衣食者也。夫民慮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與能幾何?」王不聽,于是國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讀中史,通常用的是統治者的角度講解治亂興衰,假設臣民都要為君主謀。但同樣一段歷史,站在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解法。
周厲王呢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故事,歷來正解都係話君主要開放言路,禁止人民說話就同築堤壩來防洪一樣,人民的不滿日積月累,幾高幾堅的河堤都會崩潰,而越高的河堤,崩潰的時候破壞力越大。邵公對厲王的告戒,就係天子要聽晒所有人嘅意見,真係咩人都有︰公卿、列士、音樂家、史家、占卜、盲嘅、蠢嘅、百工、庶人、近臣、親戚、老嘅、少艾,聽晒先「斟酌焉」,做真諮詢,先至有政策,先至「事行而不悖」,即係政通人和。人人都有把口講野,常識在權貴腦袋唔係咁常見,厲王咁把炮去封晒班人把口。下場?咁就係大家唔講嘢,三年後被流放去彘。

我地睇番件事嘅開頭︰

「厲王虐,國人謗王。邵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衛巫,使監謗者,以告,則殺之。」

厲王做衰嘢,俾人民唱,佢要殺呢班多口嘅異見「國人」,佢無搵翻鎬京嘅本土人嘅做,係搵外人嚟搞事︰衛巫,衛國嚟嘅外來人,佢地無本地聯繫,權勢就依靠厲王,搞文字獄就唔會手軟。
「以告,則殺之」的情況,厲王唔使用洗頭艇嘅,直接殺之可也。中国同香港的政權對異見人士已經有很大的進步,劉曉波都有得保外就醫,香港就只係拉黃之鋒十幾個鐘就放人。

咁另一個角度係咩呢?就係將重點放喺呢度︰
「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咁嘅時勢,國人係咪繼續公開講嘢,公民抗命?國人有無主動行出嚟話要和理非非抗爭?無,佢地選擇收聲。佢地只係「我哋會點下頭,問候一下,然後已經唔知講乜嘢好。」
咁佢地有無做嘢?呢篇嘢無講。作者只係講咗個結果︰「于是國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唔講嘢係唔犯法嘅。當然,睇住厲王去跳海吊頸唔出聲都唔係犯法嘅。呢班「國人」就係無同厲王再多講,等候機會,等咗三年,佢地發動暴亂,史記話佢地「乃相與畔,襲厲王」,直情係去劈佢。厲王無死到,佢被趕出都城,去咗彘,就無再返去。

國語呢篇故事就結束咗。我就延伸閱讀講埋「流王于彘」之後係咩事。

《史記。周本紀》
召公、周公二相行政,號曰「共和」。共和十四年,厲王死于彘。太子靜長於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為王,是為宣王。宣王即位,二相輔之,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遺風,諸侯復宗周。十二年,魯武公來朝。

「共和」首次出現於歷史,早在周厲王被放逐之後,朝廷沒有王凡十四年。所謂「結束帝制」,其實唔係二十世紀嘅創新。
這次「共和」,唔知算唔算民主政體。應該可以確認,召公、周公可孚眾望,先至無人走去利用厲王這個合法天子去挑戰共和。而「共和」呢種政體,在那個年代係權宜之計,未可以自上而下推及諸侯各國,所以,玩咗十四年,厲王死咗,就要立個新王,返回舊制。而新王就係由召公教養嘅宣王,「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遺風,諸侯復宗周。」良政持續靠傳承。

國人含忍三年,積累力量,無膠做,無硬碰。謗王嘅嘢,唔一定要出嚟喺街度大聲講,俾位暴君入嚟大開殺戒。靜靜地起革命,睇住權貴倒行逆施,三年咋,機會就到。

 

作者: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3369
Date: 2017-07-03 05:53:38
Generated at: 2021-12-09 06:45:2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7/03/163369/《邵公諫厲王弭謗》:從前有個國王玩全國禁言,